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仓库 (阅读472次)





问题
 
 
 

世上有只蜜蜂正独自在飞
它危险的蓝色蜂尾,正
安全降落于南方的
 
北枝。在越来越暴燥的棉田
许多温柔,要出来。
 
而侵略者仍在近距离的
远方撩拨,用模糊的
高清晰尖锥,划出残缺的
 
完美圆形界域。中心那个真切的破溃
连最边缘的虚幻都留不住吗
 
 
 
                    阿伍,2015/12/2






殊途 
 

 
 
燕子望着天空中的道路。条条通向
任性
 
永远直行的那条路,通向太阳系B612的
猴面包树和弯脚杆
 
不断旋转的那条路,通向三千小世界的
大晴天
 
它拥有越来越膨胀
但不会掉落之菠之萝之密
 
身体,
左闪。
 
 
 
                    阿伍,2015/12/3






海上

     为津渡生日而作
 
 

我吃到了酸橘子。如那片平静海
跃起海豚
 
眯眼的瞬间,第一个细纹来了。上海的
海上,我们感觉到了危险,脱掉
 
面相和四肢,穿上
蓝色鱼鳍和声纳装备,跳向大海
 
我们开始跃进。有毒的水母
一直在我们身边盘旋
 
今夜,你身边的那一只
像一枚闪烁着烛光的生日蛋糕
 
我身边的那一只,它的脏腑
清晰,显示着明日线路
 
而那些深褐水草,正用长臂按下
好梦的开始键——
 
我们将穿过更深更深的波动,我们将抵达
放松之味蕾。

 
 
                   阿伍,2015/12/3
 





旅途
 
 
 
 
你低到尘埃,开出草原的
第一至第一百万朵花
 
我低到尘埃。开始我
又软又烂
 
后来无数蹄子踩过我,让我在睛朗的日子
扭曲,蛇行
 
在训鹰俯冲之后
未被提起,滑向
 
自己的尽头。那是一片从未涉足的草原
什么样的结果,都将低到尘埃里
 
 
 
                      阿伍,2015/12/25
 






花小生
 
 
 
 
我们吊在根须上,将从低矮的泥土荡向
高处的泪点
 
我们还不知道复杂叵测的风声。没有给世界安装
简单明了的耳朵
 
听到的天空,没有一朵云与另一朵云的
磨蹭与磨擦
 
听到的村庄,没有一条阡陌的深入与
一片田地的浅出
 
我们还在轨迹的低端。太阳吊在露珠上,正从第一片叶子来到
第二个故事:我们在糊里有了形状,在暗地里有了
 
明亮的洁癖。一生将只与你
隔着薄膜对望
 
而你也将逐渐变得更重。某一天之后,你将不断
从远方而来
 
 
 
                      阿伍,2016/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