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鹿脸 (阅读325次)




        1
她的牙齿、手指、颈口
小孩缠在她胯间
她俯向他,他的嘴贴向她的耳
手绕入她的脖子
 
母亲可曾这样柔媚?
他记忆中的手摸索在她身体的凹陷里
丘陵的体下
他不能抽动他的脚
        2
她笑眼看他
几天前他带一女子来
她就这样笑眼看他
她说她是她的母亲
他辨识这母胚中明眸皓齿的小母亲
 
她居然与他同龄
她和他混入共谋
她品评他的女伴
他闪烁其词
因为她女儿的耳朵在倾听
         3
圣歌响起的时候
她迷茫的侧脸
清逸于一片晦暗的面孔
他们虔敬而愧疚
 
鹿在林中竖起头的一刻
 
他大胆地把手放到她的大腿上
他触抚她的头发
她避开他
他从另一侧触抚她的腰
向上移
她甩开他
4
为什么她分开发际
让他看那丑陋的内陷——
一桩“刨坑案”的罪证
 
“爱还是不爱
上帝或魔鬼
都是一种感觉
你并不知道它们何时附体
何时弃你而去“
 
他的语缝间挣扎着她们看不到的形象
           5
她种地的男人从乡下过来
坐在角落
寡言无语
她当他不在
 
他做了个梦
梦见她和她男人在床上
那老头像孩子
偎在她怀里
          6
他左转右转
转入那个小馆
面孔换成了别一些面孔
他定了定神
确定自已没走错地方
 
又一个狐狸洞
混入人流模糊的街头
          7
从一长溜卖快餐车的推车间
从拥挤混杂的面孔间
他看到她喊他的脸
她说他还那样年轻
他问她是不是和女儿轮班
眼前浮过她女儿的“女儿身”
          8
蛙形的大腿
新鲜泥土的土豆
归整好的大葱
就像在自家拥着火盆的炕头
或薅园子时停下来
她的头再次扭向他
 
菜摊是她妹妹的
他打量她年轻的妹妹
他想她是她和她女儿中间的那个女人
 
她说有一个三十几岁的小媳妇
可漂亮了,他看不看
 
他回到身边的女人
想像她身上
各种各样的小媳妇
         9
又是一个秋天
她说“我姐死了”
 
她就在那天她姐的位置
他盯着她
感觉她的面孔正游离骨形
 
她藏进了她妹妹和女儿的身体
 
随之,他感觉她就在身边
看着他和她有说有笑。
 
杨树的叶子在他们头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