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3年诗集 (阅读371次)




等人的空闲,看一本诗刊《抵达》2013-11-27
 
 
这样的一个上午,时间安静在一本杂志里
我总习惯性的翻开一些沉睡的书页
突然,一两句诗行蹦出来
扯着光亮的尾巴
 
人来了,泡一杯淡茶
委屈了那一身清翠、舞姿翩翩的好茶
投身在一只快餐时代的纸杯里
于客人的唇齿间
毫无意趣的吮吸
委琐的客气,空荡着消费时光
 
人去了,我有些不忍地收拾
心神不宁,窗外的冷嗖嗖的风声
抵近窗玻璃,尖刻干干地
小城在树高的楼层上越发寒冷
 
重新坐下,捧起《抵达》
墨娘的诗歌,独具风味的打开了一扇窗
我在窗下拾起一些过冬的柴火
一些名字堆高了火焰
 
与老年摄影协会摄影家们一道拍塔川秋色有感 (2013-11-27 13:32:43)
 
夕阳西下时,我们赶到了塔川
到处是拿相机的人,到处是取景框里的秋色
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拍摄点
闪烁着不同的兴奋
 
风吹乌桕树,乌桕树红了
风吹着黄昏、山川、人和事
炊烟飘起来了
风吹着我们,有些忘情,有些眷恋和不舍
 
我们能留住什么,能带走什么
夕光下的塔川
没有回答,只有原野的呼吸
和快门的心跳
 
远处,炊烟正在为出彩的机会
升起温暖,一群不肯离去的摄影人
也在为内心的出彩寻找聚集点
塔川和一群乐观的人进入镜头
成为一道出彩的风景,成为我镜头里的火
 
在秋原里静静的焚烧
 
同题:今天(2013-10-08 19:23:03)
 
今天
我埋头在云层里面
等待闪电的刀锋
直到傍晚
没有一句话
结束一天,走出所在楼层
回到地面
行色匆匆的路人
脸上找不到色彩
路灯亮处
谁在寻找故乡和佳人
 
十七的月亮(2013-09-21 20:32:33)
 
今夜,十七的月亮
她已不再那么圆满
望着天空,秋天更加深沉
夜晚也沉默了许多
 
为捕住这一年即将走远的月色
为捉住这一年
还没有捉到的一缕清辉
我带着十二点过后的寂寞
携一壶酿过的文字出门
来到秋霜冷露的桥上
 
文字不胜酒力,很快醉倒
秋风豪兴
饮一河水的流逝,它却伸手扶摸着
月光有些苍老的青丝
 
还能被月光点亮
就尽情的享受燃烧
打开一些诗行
月光散落一地
趁着还没有老去
爱吧,把你的魂留下
埋进醉了的文字深处
 
夜晚,走过西环路边的工地(2013-09-18 15:42:45)
当一个小山包靠近一个旺盛的大市场
他的靠近注定凶险无比
生命易逝
山也不例外
还有波光荡漾的池塘也不例外
 
投子山下西环路边
每天散步的小山包和山包下的池塘
在夜晚的掩埋里
成了一片黑的平坦
 
我喜欢的山包、池塘
山包上的香樟
池塘边的青草
还有绿色的空气
都在推土机的沉默里沉默
都在暗淡的灯光里暗淡
 
靠近中秋的日子,至月圆(2013-09-04 17:17:04)
 
1977年那是一个秋天
一颗稻子成熟落地的声音
让田野更加迷人
 
一组数字代表一组流淌
记住这个比记住秋天容易
熟悉这个比熟悉某个人某张脸容易
 
靠近中秋的日子想起月圆
成为某个不可或缺的密码
 
输对了才能打开某个至关重要的宝库
或者成为某个秘密植入
体内的病毒
 
陷到离心脏最近的血管
癌细胞扩散了一样不能自拔
外面的风很大,吹不走
外面的雨很大,淋不走
有人借来一把手术刀
剜不走
因为疼到骨头里,他咬紧牙关
一忍十年
忍住一切
 
听西环路的车声(2013-08-31 22:22:03)
 
我有时候突然冒出奇怪的念头
担心宽敞的路再宽敞下去
会摔了跤
担心急驰而过的车声
会骨了折
担心耳朵有一天不听我的
把声音的门关上
 
我喜欢的宁静
像门外的过客
这个世界越来越匆忙
每一种声音都把嗓门撑得很大
路修直了,声音快马加鞭
我担心那声音掉下来骨折
道也会站不起来
 
也写致青春(2013-08-28 16:09:32)
 
早晨起来,这一天又开始
我想伸手拉住时间
站一会,聊聊天
时间丢给我一个黑头发的背影
 
中午从四楼的椅子上站起来
我想在关闭电脑前从屏里
拽出时间,时间掉进电脑的深井
连个回声都没有
 
晚上打开一本书
时间躬身在字里行间
挖着一个一个小坑
我想种点什么
时间长出了三千丈白发
梦中土地一片荒芜
 
一天,一年,年年岁岁人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时间
是一把弯刀,把岁月割得像一丛丛矮草
 
 
清晨,写给自己(2013-08-22 08:33:24)
 
我拉开半扇窗户,让大风进来
大风扑扑
快速穿过四楼的空间
从北面窗子进来,向南面的门急走
 
我站在窗前回想往事
我常常这样,看着远处的山尖
和渺远的天的轮廓
沉浸于某段记忆
 
大风迅急,像是谁手里
舞着的一把岁月的大刀
刀锋闪着冷光
我和我的影子
被某种力撕扯着,切割着
 
窗外天空阴沉
风云激荡
我知道这一年的秋天
终于在漫长燠热的夏天后面
走上前台
就像我知道影子属于春天
而我心属秋天
 
大风无法将我和影子切割开带走
那我只能与影子互拥
或者像这样在每个清晨或黄昏
站在窗前隔着季节相望
 
风吹过桥(2013-08-10 22:09:48)
 
风吹过桥时
有雨点和凉风走在我前面
雨点离我很远了
像你离开我的这么多年
我追上去对雨点耳语
桥那边的风景真好
 
说这话我还在桥上
凉风扭头看了我一眼
我感到身体里有热度的地方
都被某个眼神罩住
桥上的人早走了
 
风吹过桥
一片落叶卷走尘埃
一句歌词卷走夏天
 
走过落水桥,致一位诗人(2013-08-10 21:35:13)
 
有许多声音走过落水桥
我喜欢那声音
我摸过那声音的温度
和那声音的醉态
那声音被一辆自行车的速度测试过
被掉到落水桥下的草丛测试过
被年轻的激情和胆量测试过
那个躺倒在落水桥下面草丛里的声音
一定带着呐喊
躺倒的声音一定很大气、执着、兴奋
那时的河中铺满石子
我喜欢有血痕和泪水的声音
 
今夜我经过这里
有一道闪电在前面
我靠在闪电的光线里
对桥下的流水满怀眷恋
那个从诗人家喝酒出来的场景
一遍一遍的播放
让新修的拱桥在灯光下暗然失色
而预制板的落水桥
越发温暖和闪亮
 
无题(2013-08-10 16:44:14)
 
一切都在发生
不因我在椅子上小憩
一本《时间简史》
沉浸于空调的语言
一股冷风
沉浸于时空的语言
叩一扇没有关闭的门
知道宇宙有没有边界
投一个小石子到草丛中
知道世界有没有变化
过去的时间能否找回
过去的空间是否还是你站在那里
原子可以用光线的刀子切割
心用什么丈量,光线告诉我
看见的是物质,看不见是反质物
总有一样东西与你对应
爱被唤醒,必然有爱被湮灭
我在一粒正电荷里拒不拥抱负电荷
翻书的声响好多年一直如此
其实
一遍又一遍中早已面目全非
 
老剑回来了(2013-08-07 22:12:16)
 
老剑回来了
我的诗句突然明亮
神往的高原、雪山
神性的西藏、青海
在老剑的摩托车轮下
有了更多的内容和可读性
像唐僧手上的一本经书
尘埃落定
石头不语
阳光更加沉着
老剑明天迎你
用龙眠的山和河
用伫立或者流淌
用秋天刚刚到来的脚步
 
今儿立秋(2013-08-07 09:47:22)
 
立秋了,楼道里
一位同事笑着告诉我
仿佛秋天的阳光笑着
向夏日挥手
从今天开始
凉爽来到椅子上
桌上的一杯茶更加宁静
而书本会更加入迷
在时间的步履里
成熟稳重
风会常常不请自到
位于四楼的窗户
远处的龙眠山
气定神闲
用一些清淡的云彩
招手,那里会有红枫和更多的风景
等待你探访
会有更多的色彩铺在你走过的路上
而现在必须回首
看着属于明年的夏天
打量着炎热、激情、疯狂留下的烙印
 
 
终于来了一场雨(2013-08-03 17:15:04)
 
内心干枯多日
所有的心思
爱、向往
被长久的倾注激情的夏日
烤焦
心向严寒的洗礼
如果可以像绕地球飞行一周一样
绕你的心脏飞行一周
夏天会马上走近成熟的秋凉
其实一场雨来得及时
我把一个雨滴
捧在心中
当作圣明
 
 
诗歌日记:7月24日(2013-07-24 19:38:54)
 
大通是江边的一个古镇
曾是与芜湖齐名的水运码头
黄皮肤的长江用一朵浪花
打湿了它的辉煌
在渐渐衰落的老街
我想找到长江丢弃在这里的曾经的喧闹
寻找一条鱼跳上岸的归途
22日中午的阳光躺在云层后面
像个坐等愿者上钩的钓翁
光线的金丝时不时闪烁着钩人的诱惑
 
过客的路总被青山和江水缠绕
行船过渡的过去和现在
是我踏着石板街的绊脚石
我常常在一些易逝或物是人非的事物面前
心意彷徨,当我举起相机想留下一些什么
其实我的心已离它十万八千里
同行的摄影前辈、大师
他们已多次来过这里
对路径的熟悉、对老街上的人熟悉
与理发店的老师傅拉着家常
痛快的修面、理发,充当着模特的角色
给每只饥饿的相机一顿饱餐
 
从街头走到街尾
破败的房屋和紧闭的门
屋顶的黑瓦和马头墙的尖角
老者的对弈、见人也不吠出声的狗
摆在街头的日杂百货以鱼网居多
几个老妇坐在门前悠然分捡着大堆菱角菜
显出江边的特色
 
突如其来的大雨
将我们困在了一家百货店的雨棚里
看着对面挂着蛛网的老房子
在风雨中飘摇,一颗敏感的心发出奇想
谁能撑一把大伞立于此
与江流同老
而我终是过客
 
诗歌日记:7月23日(2013-07-23 21:19:18)
 
从7月19到7月23
诗歌停在时间的小房间里
闭门睡觉
有人将门窗关紧
或许缺氧、或许做梦
诗歌不愿醒来
没有诗歌翅膀
时光独自发呆
 
而你并未停下
相机端着一路奔驰
20日从桐城到芜湖
高速公路收留了你的出发和抵达
思想一直在路上
江水在向东流去时
你已从江北跨到江南
 
陶辛有雨的下午
一行人进入已有千年的
千亩的荷塘
只为读懂那荷的心思
于一瞬
凝住它千姿百态中
最让你感动的那一种风韵
或娇媚
 
雨声敲打了一夜的荷塘
你的月色站在岸上
音乐声起
你的脚步踏着泥泞也踩着荷香
 
当晨光还未醒来
你的心已在荷塘边发颤
小船经过处
所有的荷花都无声敬礼
一千亩荷塘
因你的观赏而盛满绽放
 
21日上午6点至9点的香湖岛
所有的阡陌、亭台水榭、创意小路
在卡嚓卡嚓的快感中
捡拾着快乐易逝的时光
 
一个下午、一个晚上、一个上午
碎片化的镜头串在一起
是荷花亭亭荷叶田田的水韵江南
 
《写给荷》或《陶辛,抵达一个人中年的荷塘》 (2013-07-23 09:13:23)
 
在一片碧绿之中,通透得像一团玉雕的火
像婴儿的笑脸,像流向心脏前被幸福过滤的血液
像你回眸一笑的眼神落进我内心的深井
 
我的心总在梦醒之后的清晨微微发颤
帮我涉过河水的小船,迷雾中如箭
河水分开,像迎宾也像让路
 
在早晨第一缕阳光之前,我已早早抵达
相机是我张开的温暖的双臂
以夏天的名义,拥抱你的清雅和通透的绽放
 
用一个人的中年时光默默静静地陪伴
远观、近赏
用一千亩荷塘,装下你的荷香
 
诗歌日记:7月19(2013-07-19 20:06:33)
 
今天是周五
一周平静如水的流去
根据堡冬先生谈的时空理论
宇宙膨胀到一定边界
会压缩回来
那时我们会从死的那时开始
往生之时回溯
我们不是从婴儿活到老年
而是从老年活到婴儿
也就是说我们从周五向周四活去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
向民国、清朝、明、元、宋、唐活去
 
还有一种奇想
将诗歌做成一只飞船
以超过或等于光速在太空飞行
我们在太空写一首诗的功夫
等于在地球活了一百年
那样的诗句是否更耐得住时间的剥蚀
而倾向于不朽
 
桌上放着3本书
且介亭杂文第十五页
写碑之心:开头读读、中间读读、结尾读读
文本:从岳西归来,也是没头没尾的读着
很有些时空错乱的味道
 
搞网站上网发发帖子是我的工作
上午搜“桐城”,论坛在百度排名在第二页末
下午再搜,在第三页首
人气、人气、人气
我搞摄影大赛、搞漂流第一季、第二季
真想成为笑傲江湖里的大侠,招数变幻无穷
 
写诗是我的生活里味精,有时清汤寡水
电视剧《寻路》已放结束
晚上的时光无所挂牵
 
明天跟随摄协的色友去芜湖陶辛
拍荷花,听说还要住一晚
不知能否来个艳遇,月光下
找到“出污泥而不染”的荷塘
 
同题酒,致诗人永峰(2013-07-18 23:02:17)
 
酒的翅膀在飞出酒瓶之后
在你的胃里飞翔
在我的血液里飞翔
天空的胃让山脉陶醉
今晚的胃让你我陶醉
加一杯再加一杯
血脉里流淌着酒液
其实都跟流淌着河水一样
桐城的小巷
北街的小巷
用清风命名的清风市
当我踉踉跄跄走出状元阁
是否有清风吹醒我
走近夜的咀嚼
走近夜的回味
 
诗歌日记:7月18日与诗人论战(2013-07-18 22:40:46)
 
其实我是不喜欢论战的
静静的写
写所喜写所爱足已
因为我已过了追名逐利的年龄
 
诗歌到底应该怎样写
我没有发言权
但我喜欢读诗和写诗
有些诗歌让我读后难以忘怀
比如楚衣的《船》
那种阅读的快感是很少有的
我就转
 
还有不管你在哪儿发了多少多少
我从来不问
如果我看你一本书
找不到让我感动的句子
我何必读
读了也白读
 
在安徽你能像公刘、严阵、刘祖慈
梁小斌那样有影响、出名
在小地方桐城
你能成为陈老师之后
 
哎呀,写你所喜写你所爱
不拾人雅慧就行了
比如我喜欢李白、王维的诗
不喜欢杜甫、韩愈的诗
你奈我何
 
也写瞬间致诗人们(2013-07-18 08:28:13)
 
早啊,瞬间
一颗种子
在我的问候声中
扑进了泥土的怀抱
 
在泥土黝黑的胸膛上
种子安营扎寨
 
它用清风筑墙
用清晨的阳光和雨露盖屋
用泥土的清香装修房间
 
在种子干净清洁的内心住居
地宽天大
 
打开种子的窗户
春风扑面
 
 
诗歌日记:7月17日(2013-07-17 19:32:48)
 
去计生委商谈举办
关爱女孩网爱心晚会
商谈时间、节目、表现方式
还有大环境:别开生面而不铺张
 
一场晚会的阳光穿过上午九点半的光阴
抵达计生委四楼的窗户
一群讨论的声音鱼贯而出
在夏天小城少有的绿荫间和光同尘
我们这些执行者
策划的光线在某个细节的完善上
闪闪发亮
 
十点赶回办公室
打理热线,回帖
看政务通上文件
一边打开学习网学习选修课
必修课要考试放到后头
先易后难
 
那条在体内盘居近两周的小蛇
因为体内酒精的滋养
越发精神
抵抗着雄黄、干扰素的打击
而我只把戒酒挂在口头
 
电视里台风“苏力”已不见身影
日韩大水滔天
斯诺登被俄罗斯特工明星一样保护
在韩国却有三名中国工人遇难
安倍又拿钓鱼岛说事
真想给他一个“苏力”的巴掌
一天匆匆结束
在杨绛102岁的生日面前
我看到四个字:知足常乐
许多痴想也在黄昏的漫步中归于平静
 
诗歌日记:昨天中午 (2013-07-17 10:17:02)
 
昨天中午吃过饭后
突然想到小时候在双龙水库里搞柴
走过的一程又一程
那山、那水、那条双龙河
脑子里一片臆想
知道中午的午睡
肯定是睡不着了
就说:到乡下看看
从兴尔旺到吕亭
十多分钟
老家就在路边
捡柴的路是从老家的屋后山岗上开始的
在山梁和沟谷中游荡
车子只能从208国道双龙桥头向左
拐进一条很窄的乡间柏油路
路是沿河边修的
路两边长满茂盛的杂草
堆积着高大的林木和林荫
淹没了岁月蹉跎的痕迹
多好的柴草啊,想起小时候
背着大花篮早出晚归的小身影
四处寻找柴草那渴望的眼神
眼睛被小时候在河边休息的那
一朵蹦上岸来的水花溅湿
车子小心的向前开着
眼睛不停的张望
有些山水是无法改变的,有些早已模糊不清
凭着记忆,我努力的找寻过去的印痕
这条近些年才修的路一直通到水库大坝
上了大坝,才知道到水库后梢那个叫叶湾的老山里
也修通了柏油路
当年这里有驻军,我们天麻麻亮就赶过来
捡碎木屑,纸盒
有时也捡废弃在涵洞中的大木头
那就捡到宝贝了
夕阳西下,回家的路上
小身体背负的越沉重越开心
从叶湾转回来,我站在水库坝上拍了几张照片
是留一点到过这里找过曾经的见证
还是留一片本真的风景
车子回到208国道
我看了一下里程表
跑了近十公里
用时一个中午
 
漂流,漂流 (2013-07-16 09:28:30)
 
在水的眼神里
我像一团光一样
眩目
 
静止,一泓清盈的梦
静止,一只拿着桨举在半空的手
静止,一只在皮筏艇上踩着流淌的脚
 
缠绵悱恻的水蛇
它咬破了青山
在青山脚下缠绕
它咬破了我的夏天
在我的血脉里缠绕
 

致同一条皮筏艇上的龙溪茶庄、茶庄妹子、一抹浅香 (2013-07-14 07:37:45)
 
2013年7月13日中午2点至3点
短短一个小时的漂流
我们被无数张大嘴含住、咀嚼
 
皮筏艇的大嘴
伸到白马潭的岸上
将我们四人吞进它的肚里
时间被反复回味
 
天空热辣辣的红唇
无可躲避的给我们头发、皮肤
脸、脖子
每一处裸露
留下热烈的印记
 
河流的舌头
从遥不可知的大山之中伸来
将我们的笑声、叫喊声
全部卷进它的浪花
成为流淌的一部分
 
我们在河流的肚子里捣腾
像孙悟空
活蹦乱跳
每个人的脸上
水花四溢
 
诗歌也是一张嘴
含住诺亚方舟的幸福
咀嚼缘份
 
写给白马潭漂流 (2013-07-13 21:11:21)
 
七月我们来到天柱山下
这个叫水吼的小镇
 
五十位网友
目光热切,像这正午时分的阳光
刮来的热度
可以将任何一个漠然的眼神
晒得火辣辣的痛
 
在一朵水的流淌里
花开了,花香四溢
五十位网友五十朵花
随着夏天
随着皮划艇
盛开在一条河流上
流淌在一条河流上
 
终于找到一种状态叫忘川
终于找到一种快乐叫回到童年
 
打水仗多开心
我们多幸运
身后叫苏力的台风
已登陆,他们今夜将抵达这里
仿佛是专来为我们高兴或欢呼
 
我用我的激情战胜一切(2013-07-07 21:17:57)
 
上午参加企业传媒QQ群聚会
还一蹰一拐的
上周四送老剑去西藏晚上喝多
回来跌了一跤
当时并不痛
周五晚上发作
疼得一夜无眠
第二天亲人们都叫我到医院看一下
我到医院门口还是没下车
我去了单位
只是暗暗发誓再不喝酒
 
在群会上一说论坛和热线
又激动起来
忘了痛不欲生
又喝了一杯桐城老酒
 
晚上诗人的儿子考上桐中
那个酒更是必须喝的
两杯之后
我偷偷到外面看了一会夜色
暴雨之后的夜色
有些沉郁但清新宁静
像一首刚写好的诗
 
看来今生戒酒无望
只能用激情战胜一切了
 
与诗歌一同跌倒(2013-07-07 16:11:01)[
 
昨夜摔了一跤
痛和疼在身体内呼喊了一夜
 
中年还是守不住冲动
一杯一杯又一杯
酒杯总在相知面前忘乎所以
不是你要我喝的
红尘之中我需要自己拿些什么燃烧
 
一首还未诞生的诗
终于在回家的路上
跟我一同跌倒
疼和痛呼喊了一夜
失衡的文字呼喊了一夜
 
扭曲的脸被云南白药和火药止痛膏的气息
慢慢平息
第二天早晨一蹰一拐上班
才想起独自坐了一夜
守候着的诗歌还没醒来
 
与远航写同题《晨》,自语(2013-07-06 20:13:15)
 
当一个早晨从诗人的夜晚破壳而出
并且晨练或小跑
道路已经不重要了
投子寺没敲晓钟
已经不重要了
桐城八景变成桐城十景
也不重要了
如果有一天你站过的地方
生长一片晨光
它摇醒路边的树,河边的草
或者摇醒一座桥
说:时光真快
它又带来了一天
 
(我现在写诗坚守:一尽量写短诗,二尽量写有自己“在”的诗,三尽量写干净一点的诗,学不了李白,学学王维也不错,“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空地 空城(2013-07-05 09:01:59)
 
1、空地
脑血栓、脑溢血、脑震荡
脑残
城市只剩一只四处舞动的手
乡村一低头时
种子遇险
空地上
爱情无法抵达
春天已经走远
 
2、空城
在犹疑之间
一座空城已从喉咙里
滑入胃
城墙的裂纹
填满了贪婪和恐惧的胃液
唱空城计的风
旗开得胜
 
在犹疑之间
四肢开始麻木
虽是一座空城
但它真的进了一个人的心胸
还是将身体的欲望
撑得很大
表演淋漓尽致
 
昨夜(2013-07-04 09:16:19)
 
在与谁的电话声中
东作门亮起灯火的红唇
紫来桥下的水流向暗处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
那个样子
风一定好笑 电话里的声音
一定抓住了
尾巴和凉爽
 
手机的草稿里留下这样的句子
从此墙上的猫认识你一半
从此路边的草认识你一半
 
和无限水《碗》(2013-07-03 10:51:06)
 
那只碗行走江湖多年
一不小心,碎了
 
碎在诗人的笔下
 
碎片的牙齿
锐厉无比
咬得月色
散落一地
 
童话痛苦不堪
粮食开始饥寒交迫
 
也写荷(2013-07-02 21:07:00)
 
出发时
大家发现了
兴龙湖路边的池塘里
荷花玉立
我想停下奔走
 
在双港
一位同行人说
荷花就在这里
我想停下忙碌
 
因为一些尘事
跑了一天
等想陪荷坐一坐
却不知小城哪儿有荷的芳踪
 
打开电脑
谁的荷塘  婉拒尘俗
却泊满月色
花香四溢
 
雾 (2013-07-01 08:40:12)
 
(摄影作品选自桐城论坛)
 
晨光似醒未醒
花瓣散落一地
啪啪的棒槌声被谁收在掌心
乳白色的温暖
四溢
枝条安静
河流安静
楼群安静
桥一言不发
许多迷茫已被渡到彼岸
 
 
也写风吹过时(2013-06-28 08:24:52)
 
夜半三更,打开手机浏览夜色
风吹过时,衣袂飘飘
留不下任何痕迹
而风中,一个梦站了很久
上班后做的第一件事
打开电脑打开窗户
让阳光进来,让风吹过
 
 
我想做回瀑布(2013-06-23 14:12:13)
1、我想做回瀑布
 
跳下,不顾一切
跳下,义无返顾
我想在天地之间做回瀑布
从山岗之上
从天体之上
做自由落体运动
激情满怀
轰轰烈烈
如果这时照来一缕阳光
我会把她抱紧
让你看到
与我一起奔跑且逝去的
那道美丽的虹
 
2、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彩虹
 
我在水的面前总是无话可说
她扑向你的柔软
让你站到身边
她扑向你的猛烈
让你回到岸上
高度,落差,流速
出水量和厚度
阳光折射
这些专业的术语和具备的条件
成就了彩虹瀑布
成就了水的神话
而爱,想像力,诗句奔跑的速度
以及快门的捕捉
成就了一见倾心、相见恨晚
其实每个心中都有一道彩虹
它呈现在你放得下的时候
呈现在你无怨无悔摔下的一刻
 
3、我喜欢保鲜这个词
 
我想回到冰箱
回到冷的体内,做一回冷
但你让我热得大汗淋淋
还把我的汗滴一颗一颗摘去
串成珍珠状
因为有你
我想回到冰箱定型某种状态
定型汗珠挂在嘴角那热的深度
定型心动时血的流速
如果你不是用那首歌的针尖
戳破某种深处的皮
我会用冷冻的方式包裹一切
我喜欢保鲜这个词
因为它用冷保住了长久的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