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黄金明诗集《陌生人诗篇》(中国戏剧出版社2010年版)之十九 (阅读318次)



洞穴

 

1

那是一个人在地上挖掘,他弓着脊背

双手挥动着铁锹

他把头脑中关于洞穴的观念通过手上的铁锹

有力地传递到泥土中去。从他挖下第一锹起

洞穴开始现身并露出幽暗的面目

那个敢于挖掘的人,在前进中弯下了腰

泥土在不断抛起,洞越来越深

那个挖洞的人已深陷其中

蓝天越来越远,那个洞穴似永无穷尽之日

他扔掉了铁锹,我看见他的头发在洞口飘动。

 

2

洞穴并非出自某人的发现,更不是某人的创造

它本来就存在于泥土中

只要把多余的泥土搬走,它就会显露出来

然而那挖出来的泥土,无论放在哪里

对别的洞穴来说都是一种多余之物

那个持着铁锹挖洞的人

苦恼于新挖出来的泥土,已经填满了原先的洞穴。

 

3

那个持锹挖洞的人,他首先得腾出身体中的位置

并把头脑里的杂物清理一空

以便堆放那些挖出来的泥土。那些泥土越堆越高

缩小了地面跟天空的距离

但有些东西却无法抛弃,譬如月亮的碎片

那是爱情的矿渣在少女的胸膛熔化并浇灌

事实上,没有谁可以把记忆的钉子全部拔除

它们像山冈上遥远而黯淡的群星

尖锐而锈蚀,跟闪电般划过的铁锹擦出了火星。

 

4

那个持着铁锹挖洞的人,忽然停顿下来

他侧耳倾听着阵阵从身体传来的挖掘声

大惊失色。他知道有人在他的双眼中向外眺望

并屏住了呼吸。但他无法反过来

看清那个人的模样。他感到有一锹锹泥土被抛出体外

并进入了现实中的世界。那个酷似深渊的洞穴

仍在不断加深,他感到身躯正在被一把铁锹掏空

并变成一个洞穴的圆形内壁,而自己却在虚空中下坠。

 

5

瓶子,坛子,甚至口袋

这些都是洞穴在生活中的模型

你可以把一个较小的瓶子

塞进一个较大的瓶子中

却不能把一个较小的洞穴

放入一个较大的洞穴里

如果所有的洞穴不是同一个

那么它只能是一个虚无

但那么多真实的洞穴

在泥土的减法中加深

你无法把一个洞穴

像萝卜那样拔离地面

它依赖于那遮蔽它的一切

洞穴不过是一个虚空

但它需要坚实的四壁

在萝卜离去的地方

世界在泥土中凹陷

尽管下陷的尺寸微不足道

但那是一个人的观念

像晾晒的布袋那样翻转过来。

 

6

那是一个人持着铁锹在地面上挖掘

那是一个人搬走了心中多余的东西

那是一个完美的洞穴在缓慢地成形

一个人像一架掘土机在跟大地搏斗

他仿佛要把越来越深入的洞穴挖穿

但搏斗的结果是扩大了洞穴的辽阔。

 

7

一个人持着铁锹在地上挖掘

他小心翼翼的样子

仿佛在出土一件无形的古董

在去年,我曾见到一个人

在挖好的洞里种上树苗

并填上泥土用脚踩实

那个洞仿佛从来就没出现过

却长久地停留在我的记忆中

他终于挖好了这个洞

我不知他挖这个洞有什么用

他正挖着的可能是一个树坑

可能是一个阴险的陷阱

也许,他根本就不是在挖洞

而是在掘取地下的东西

譬如埋藏在岁月深处的地雷

譬如一个时代的肖像和勋章。

 

8

他要亲手挖一个洞穴

这就是悲剧的叙事之初

向下挖,向下挖。挖洞的人

感到洞穴越来越深

他甚至看到了神秘的泉源

但他终于放下手中的铁锹

他发现自己早已置身于洞底中

一直在对着洞口反向挖掘

仿佛在一棵树木的根部往前挖

一直挖下去就是树冠

每一根枝条都指向新的歧路

每一根枝条都蘖生新的枝条

他在无数个方向中迷失了自己

树冠前面是天空,辽阔的蓝天

犹如没有边界的洞穴

让他深感绝望。他多年来的努力

只不过是在别人的洞中

盲目地挖掘而不自知

他所触及的并不是真正的洞壁

而是另一个洞穴的边界

把他跟别人的梦境隔开

与其说他在挖掘中丢失了洞穴

毋宁说他在梦中抱紧了现实

他几乎看见了脱胎于泥土的上帝

其实这是他在流水上弯曲的倒影

一个梦游者在雨夜回到了家乡

草木可以作证,这一次是真的

但他在无限靠拢而最终无法抵达。

 

9

仿佛不是他挖下了永恒之洞

而是这个洞带着他走向永恒

他担心一直挖下去

能否再回到地面。他就是一把梯子

无数人在他的耳中往外攀登

而洞穴仍在无限生长,它犹如猛犸

在饥饿中吞食着时光和空间

他终于完成这个洞穴

犹如荷马完成了他的史诗

洞穴的深度让他眩晕

他把铁锹投了进去,听不见回声

他把自己投了进去,看不见影子

最后,他把地球也投了进去

一颗蓝色的泥丸在碗底滚动而无人觉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