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黄金明诗集《陌生人诗篇》(中国戏剧出版社2010年版)之十六 (阅读217次)



我们的祖先

 

他从泥土中脱胎而出,或从兽类中脱颖而出

这只是传教士或进化论者的假设

他的诞生始终是一个谜,没有奇妙的镜子

让后裔得以目睹他的面容

即使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

他带着上帝的孤独

而不知道何谓上帝。他带着野兽的孤独

而还来不及为百兽命名。他独自在荒野行走

从生到死,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同类

他从狮子的利爪感受到力的迸发

从麋鹿濒死的泪光中看到悲悯

他是文明和野蛮的混合物

而主要是野蛮。他独自在荒野行走

他像云朵在风中移动,像青草蔓延到天涯

仿佛成熟的蒲公英,即使没有风

也在自我吹送。他没有快乐

没有悲伤,没有感觉,没有意识

他什么都没有,他的心

空旷如无边荒野,长满了青草和野花

以及似是如非的梦幻。风吹过他

犹如吹过洪荒的河谷或熟透的果壳

他是一个空心人,他的心像大海

容纳每一条争吵不休的河流

而覆盖以盐的味道和天蓝的色彩

他像陶罐承装着雨水,而不知道雨水从哪而来

他抚摸着大海的波涛

而不知道波涛为何而涌动,他在黑蓝夜晚

瞅着月亮发光而不知道月亮的光来自何方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

自己是谁。他看到了一切

而又无法说出。他在荒野盲目地奔走

不知道要到达何方,不知道要为何而奔走

他是第一个人。他是惟一的一个

他的头发像旗帜在荒原上飘扬

他的双脚走过了每一寸土地

山川、河谷和平原,他目睹着潮水涨落

昼夜更替,他目睹着灿烂朝霞

宛若鲜花在天地间散发着芬芳

而晚霞像熔化的黄金覆盖着天空

而最终在黑夜中退隐。他惊奇于缓慢生长的肌肉

和膀臂上生长的力气,他注视着万物

并脱口而出:“火,气,水,土……”

他命名看见的每一样草木虫鱼

呼唤着每一只飞禽走兽

而禽兽毫不理会,草木没有应答

他在山坡上坐下,注视着哗哗流淌的河水

他将自己命名为“人”并具有了意识

一股强烈的喜悦像泉水迸溅而出

他因存在的狂喜而大声哭泣

他采集着草木的清香,矿石的质地

云霞的颜色,塑造着自己的面容和身躯

他向老虎学习奔跑,向猛禽学习飞翔

而最终失败。他向榆树学习安静

向梨树学习孕育而没有成功

他采撷风的飘逸,山的凝重,海的宽广

以塑造自己的内心和灵魂

他注视着太阳,阳光如此明亮

几乎将他的双眼刺瞎。他在夜晚学会沉思

月亮像清澈的湖泊,像湖泊的模型

像一滴水,注入他的梦境

并在遥远的岁月发出幽深的回声

他站在阳光之下,像一具日晷

他的阴影使时间显现。他像一根时针

标出时间的刻度。他在河流涌动

和花瓣凋落的声音中听见时光的消逝

他在额头皱纹扩展的声音中

感到衰老的恐惧。他观察着星辰的浮沉

和潮水的涨落,利用掌心的纹路

归纳出了不可知的命运也自有规律

他孤零零地伫立在苍穹下面

感受到北风吹彻他的身体,霜雪覆盖他的前额

而主要是他感受到作为一个人的孤独

于是,他注定要遭遇女人

并饱尝爱情的甜蜜和苦痛。在上帝的笔记本中

他被抽出一条肋骨并制造了他的伴侣

历史就是遗忘的那一部分

无从挖掘。他忘记了上帝的面容

但他看到了光辉的少女,惟一的少女

他从少女朝霞般的面容看到了五十亿子孙

在这个蓝色星球上相遇或远离

欢聚或杀戮。他们在一棵巨大的橡树四周

成熟的橡子在地上滚落

繁衍或死亡。少女赤裸而圣洁

她像山谷一样神秘,像平原一样丰腴

像河流一样波动,在他所看过的任何事物之中

飞禽或走兽,果树或花卉

她是最奇异而美丽的。他的胸口

在隐隐作痛,他依稀觉得那纯美的少女

是身体的一部分,是灵与肉的一部分

她就是第一面镜子,古老而熠熠生辉

映照出他作为一个人的不完整

那是万物生长的春天,灿烂的野花

像火焰在原野上吹拂,花瓣发出的火光

照亮了天空,遥远的雪山闪着蓝光

犹如巨大的宝石,轻盈少女

在草叶上行走,踩碎露珠,脸露微笑

作为人类的母亲,夏娃或女娲

她走向他并委身于他,犹如河流委身于大地。

 

 

 

老虎,老虎(或黑暗之诗)

 

每一个人都囚禁着一只老虎,或遮掩着

自己的黑暗。犹如入睡的老虎

在林莽间隐藏着利爪。我的黑暗并不大

刚好遮蔽双眼。我的黑暗

是对黑夜的亵渎,是对明月

轻微的嘲讽,你瞧,那个白色的圆形之物

它的阴影犹如环形的塌陷

它的光亮足够暴露它的幽暗

我的心灵小于茂密的丛林

而大于空旷的山冈。老虎在我的身体沉睡

而又旁逸而出,仿佛钟表里的时间

岑寂无声而依然不会停步

老虎消失了,就像我无法忆起的梦幻

我静坐于漆黑的房间,我的身体

像一面凸透镜,凝聚着夜晚

最浓重的黑暗并发光。黑暗是最大的障碍

我伸出手去,无法推动

那面沉重的铁门。我是我自己的居所

也是牢狱。我是我自己的峰巅

也是深渊。我把守着自己

犹如虎奴管束着老虎。然而,我不是

自己的主人。这就是我堆积了三十年的漆黑

从血肉上撕掉的爱情,那些无法完成的诗

悔恨的石头和忧郁的河流

几乎堆满我体内的深渊。纸上无法清理的黑暗

涌上我的眼睛并化为滚烫的泪水

老虎犹如红日,从我的身躯跃出

它斑斓的毛皮犹如灿烂的朝霞

而我每天持着扫帚,在黄昏下的庭院

收集晚霞。那些年迈的云朵

那些腐朽的光线,像大鸟掉落的羽毛

已经无法参与真正的翱翔

每一只铁笼都是老虎的障碍

正如每一个女人都是卡夫卡的障碍

那个脸容忧郁的人,肯定窥见

女人的黑暗或神的面目

而忍不住战栗。他颤抖的手

在纸上写下了人类的黑暗之诗

一滴墨渍那么大的黑暗,隐藏着神模糊的面容

即使是神自己也会感到恐惧

晚年的弥尔顿或博尔赫斯

从流逝的河水中触摸到了黑暗的镜子

而没有悲伤,他们从劈柴上

窥见那些永恒的灰烬。一轮闪光的明月

在每一个庭院升起,它并不能发光

但却照耀着辽阔的大地和卑微的草木

如此,黑暗的清除是必要的,但积雪的覆盖

显得脆弱无力。我清除着内心的积郁

仿佛用泥刀刮着铁桶上的厚漆

那个悲伤的少年,收集着村庄的忧郁

并据为己有。梦中的天鹅

盗取着泉水和火焰,它的躯体因为被神占用

而留下浓重的阴影,每一根羽毛

都飘动着情欲。海伦是每一个战士的障碍

神的阴影在她的身上残留,特洛伊城

转眼化为废墟。哦,我的海伦

毛皮斑斓的雌虎,她是每一个美人

她焚烧每一个时代,使每一个男人顷刻成灰

如此,爱情是心底的黑暗

还有更深切的恐惧。渴望自由的老虎

被关入了牢笼。再也没有老虎了

这就是每一片森林共同的悲伤

共同的黑暗,一个茂密森林的黑暗

大于每一棵树木黑暗的总和

树木的每一片叶子都像流泪的眼睛

老虎从我的身体跃出,只剩下我的躯壳

老虎从它的心脏跃出,只剩下斑斓的毛皮

再也没有老虎了。这就是我的悲伤

一个属虎的人,在幽深林莽跟老虎

交换了身体,而来不及交换灵魂

铺设椅子的皮褥不是老虎,浸泡药酒的骨头

不是老虎,在马戏团敬畏于少女的驯兽

不是老虎。我隔着冰冷的铁栅

打量着昏昏欲睡的老虎。一只老虎

有无数种活着的形式,但只有惟一的死亡

我在人群中寻觅老虎,我在麻木的脸庞

寻找虎额的“王”字。哦,我在寻找自己的同类

而一声不吭。我堆积多年的黑暗

宛若火药将被老虎引爆,那些火,那些光亮

如此猛烈。无数只老虎从朝霞中涌出

它们就是那些朝霞,孕育着雨水和闪电

无数只老虎构成了斑斓虎皮的梦境

关于生命和自由,迄今没有找到

栖身的躯体。关于光亮和安宁

迄今没有找到对应的灯盏。我在漆黑的夜晚

看见金黄的老虎一闪即逝,我匆匆写下

这首关于老虎的诗,并不奢望能清除这片黑暗。   

      

 

 

反田园诗

 

1

三十年后,我从繁华城市回到出生地

笼罩在霞光和死寂中的村庄,像刀片割伤我的记忆

村巷上空无一人,田园面目全非

村庄仿佛一艘搁浅多年的大船

在沉寂中缓慢地磨损、朽坏

我注视着坍塌的戏台、崩裂的晒坪

仿佛在另一个星球的荒郊上行走。我屏住呼吸

惟恐惊飞了苦楝树上的灰色麻雀。

 

2

苔藓侵占了住宅。屋瓦上长满了杂草

青壮年远走他乡,只剩下老人和小孩

不养鸡,不养狗,老牛走在草叶吹拂的田埂上

它的嘴像一部小型割草机在发动

三个孩子在晒坪上奔跑和嬉戏

一架飞机在乡村上空呼啸而过

它雪白的机翼像半截镰刀割开了云层

那些密密匝匝的白云像往事在脑海里堆积

在一瞬间,我出现了时光倒流的幻觉——

除了颓败的山冈和裸露的河床

除了辉煌的落日就要在黑黢黢的树林中下沉。

 

3

河床淤积,河水停滞。河湾上漂浮着农药瓶和塑料袋

人们污染了河流和土地,但还没有污染天空

那个纯蓝而辽阔的穹顶,仿佛蓝色和无边的忧郁在扩散

那密集的云朵,蓄满了乡村少年仰望天空的泪水

当天晚上,我所目睹的星星依然稠密而明亮

它们曾经反复闪耀在不同的夜晚

圆月从废弃的谷仓上升起,像银币一样闪光和冷漠。

 

4

河湾仿佛在呜咽。它取消了波浪

和声音。它不再像新嫁娘的圆镜子

反射天空、云朵和树影。它在变黑、发臭

仿佛垂死的野兽在饮泣。岸边的老樟树

像鲁莽的山猪一脚踩进了淤泥,它的枯枝和败叶

它空心的树干和树梢上的黑鸟

就像一条走向天空的河流被迫停顿、凝固

那些被损坏、被撕裂的风景

犹如一只玻璃瓶在我的头脑里砸碎

暮色渐浓,我在幽暗的河湾上垂钓

一对鸭子像抹布在河面上来回抹动,但越抹越脏

鱼水落花皆成往事。我就是那个鱼钩——

细小,锐利,深陷于孤独的泥淖

我不是在钓鱼,而是在写一首挽歌。

 

5

竹林依然青翠,竹笋仍在破土而出。风吹过林梢

竹林中仍然有看不见的精灵在走动

被竹虫凿穿的空竹发出悦耳之声

但蝉声不再清脆。绿蝉从被污染的泥土中爬出

拼命振动着羽翼,打开被污染的嗓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