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黄金明诗集《陌生人诗篇》(中国戏剧出版社2010年版)之十三 (阅读162次)



5、惟有幸福的事物突如其来……

风吹过村庄的侧面

水井反映着群星

那穿过记忆的井绳

像蛇咬了她一口

风吹过客厅和卧室

家具上的油漆在剥落

苦楝树开花了

灶头上的咸鱼和菜籽

散发出时光的味道

这个村庄

跟别的村庄没有什么两样

她遭受的屈辱

也是一个村庄的屈辱

但她的厄运像开花的竹子①

比别人的屋顶高出了一半

1920

她的头脑只有泪水和噩梦

1940

她的四肢只有疾病和劳动

1960

她的胃里只有树皮和草根

风吹过围墙和阡陌

草叶在倾斜并倒伏

果树在衰败并下坠

一生辛劳的农妇

在风暴中收拢细小的谷粒

千百年来,我看见她们

像尘土一样吹向地球的表面

她的手像一件农具

被汗水洗亮

她的脸是一幅中国农妇的肖像

忍受着命运的摧残和侮辱

不幸的事情习以为常

惟有幸福的事物突如其来……

大儿子穿州过府走南闯北

二儿子考起了省城的大学

小儿子长大成人娶妻生子

她松了一口气

她终于咬紧牙关完成了这一切

她嫁过两个丈夫

却无人跟她白头偕老

她生过六个孩子

却没花过儿孙的一分钱

她在晚年拾穗、种菜和养鹅

死后还留下不少谷物和禽畜

1976年,她在弥留之际

最放不下的是最有出息的儿子

她问我的父亲:“你是金振吗?”

“不是,他在北京。”

“那你是谁呢?”

“我是大海。”……

农妇陈高英是我的祖母

她去世时我只有两岁

我没有想到会成为诗人

我没有想过要写这首诗。

①在粤西乡下,传说竹子开花是一种不好的兆头。

               

 

 

给女儿的摇篮曲

 

你的诞生证实了有神论

你的天真弥补了神的缺陷

你走过的道路我也走过但全已遗忘

你是神的结晶但没有什么神秘

你触及源泉但也看到了荒诞

你来到了这个星球而不是其他

你走的是这一条路而不是另一条

你恰好是你而不是另一个

你笑得畅快但时而忧愁

尽管那么多花园在坍塌

你的到来仍巩固了世界的完整

犹如植物开花,蚌珠滚动,星辰闪烁

那些灿烂的事物捍卫了光明

但仍表达了对幽暗以及幽暗事物的尊重

孩子,你要尊重你的同类——生者和死者

他们共同守护着伟大的火焰

你要尊重飞禽走兽,草木虫鱼

甚至石头和流水,也在星空之下

安静地呼吸——一只黑蚂蚁的脸上

也带着神的表情。你要尊重它们

传说的凤凰和麒麟,消失的恐龙和猛犸

濒临灭绝的熊猫和老虎

甚至朝生暮死的虫豸,岁岁枯荣的野草

冷漠的沙子,孤独的波浪

那短暂如绳子的雨水,那吹来吹去的风

那恒久不变的岩石和星辰

那活泼或沉寂的,那有形或无形的

你和它们构成了神的脸庞而不能目睹

你和它们分享了神的灵魂而没有意识

你要热爱那些已有和未知的事物

那些存活下来的蝾螈和银杏

那些暂时没有变成事实的飞碟和物种

它们代表着最古老的智慧和最崭新的思想

草木的芬芳是你的芬芳

你不要攀折草木,并将枝条上的蓓蕾据为己有

还有另一种芬芳,譬如晚风吹来泉水的气息

它使牲畜和草木得到滋润

飞鸟的飞翔是你的飞翔

你不要惊动小鸟,并将它捉住关入笼子

还有另一种飞翔,譬如蝴蝶的飞翔

不是为了到达远方,而是为了取悦自己

你不要将天空压低,并将它的朵朵白云摘走

你不要将大海推开,并将它的朵朵波浪抹掉

孩子,你要注意到天空和大海

共同的蔚蓝并从中提炼最甜美的水晶

以作为美好心灵的象征

你要注意到天空和大海是同一张纸

星星和云彩,鱼类和水草

那么多神奇的字迹而不可辨认

在天空和大海之间,大地是一张更质朴的纸

野花和浆果在涂抹,奔马和麋鹿在划写

但你要注意到铧犁也会磨损

土地也会衰老,正如白云也会变黑

也会飘逝,甚至变成雨水融入野地

波浪也会拆散,也会平息

甚至变成石头沉入海底

但你要注意云彩和波浪被大风所吹动

而没有痕迹。风的自由

就是你的自由。你不要压抑它

并将它捆缚而放入布袋。在夏天你也会酷热

但不必求助于风扇,更不必安装空调

就走向野外吧,像一株梨树或桃树

在大自然中跟轻风融为一体

在冬天你也会寒冷,但不必为了貂裘和皮帽

而从野兽的身上剥取兽皮

可求助于棉袄和炉火,外加一册诗集

犹如一册薄雪映照你酡红的脸

在晨昏或正午,你也会饥渴并啜饮

犹如溪畔饮水的仙鹤或林间觅食的松鼠

但不要污染水源并砍伐森林

在子夜或黎明,你也会恐惧并哭泣

但浓重的黑暗或过于耀眼的光亮

并不能持久,阴天仿佛是晴天打下的影子

而具有相同的长度并交替进行

孩子,冬去春来,你慢慢长大

并懂得更大的喜悦但也会有悲伤

正如那些被神创造而又毁灭的生物

构成了神的阴影而无法消除

神的荒诞笼罩了每一个人每一样事物的荒诞

无论有多么沮丧,我们都必须承认这一点

我们要通过宽恕神的缺陷

而宽恕自己。最大的荒诞莫过于神创造我们

而无法证实。我们也在创造而洋洋自得

无论有多么喜悦,我们都必须看到这一点

我们要通过创造物接近神的灵魂

但始终渺小并从渺小窥见了神的伟大

这是每一个人的荒诞

我们惟一的出路就在于对抗荒诞

战胜虚无。孩子,你的诞生就是神存在的论据

你的出现使神变得更完美

而使我们得以容忍人的不完美

孩子,你要像农民或工蜂在大地上劳作

并更善于创造。你要像草原上的花朵在怒放

而不看重结果。你要像山冈的月亮在升起

而不在乎照耀,你要像果园里的苹果树满心欢喜

而不夸耀枝头的果实,也不担心果实的掉落。

 

 

 

建筑物

 

1

一个人的成长是一回事,一座建筑物的成长

是另一回事。无数人像郊区的烂尾楼

还没完工就已放弃,每一条路上

都有这些奔跑着的废墟。他们的身体

晃荡着硬币,犹如一个个钱袋

在互相碰撞。而我看见一个少年

捏紧了拳头,他要花一生的光阴

将自己砌成一座大楼。在推土机驶来之前

荒僻的土地,戴着蝴蝶的头饰

和菊花的镣铐。我透过他的瞳孔

看到了林间空地的湖水,像一面镜子

反映着一座建筑物的倒影。他就像

一张图纸被反复修改。家长拿着

直尺和圆规,教师拿着铅笔和橡皮

终于可以开工了,掘土机

伸缩着铁臂,打桩机冒着浓烟

少年听着体内传来的轰响,一阵晕眩

那些鲁莽的工人,他们可能惊动了

一座古建筑的魂灵。他感到一阵焦渴

他痛饮万物的汁液,犹如搅拌机

吞食着沙砾和水泥。工地凌乱不堪

噪声无处不在。有多少个工人

在日夜忙碌?他们在夯实的地基上砌墙

往他的身体倾倒物质的混凝土

贯注思想的钢铁。一座大楼拔地而起

但这还不够,还要贴上美学的瓷砖

接通音乐的水管,铺设情感的电线

一座建筑物终于宣告完工。他注视着自己

就这样被分隔成一个个单元,每个单元

又分隔成客厅、卧室、厨房和洗手间

每一个部分都尽善尽美。作为大楼

它只缺少一间物业管理公司

作为业主,他只缺少一个未来的女主人。

 

2

他触摸着高大的墙壁,眼前一团漆黑

窗户是首要的,他透过前额上的一排窗口

眺望着嘈杂的街巷。聒噪的人群

犹如拥挤的建筑,线条僵硬

面无表情。人啊,都是永恒的孤岛

海水在身边环绕,他们像纷飞的鳞片

脱离了更深刻的联结。保卫不可缺少

门口的石狮,门上的门神

雕像般静穆的门卫,它们为世界

提供了双重的保护。但这还不够

还要在每一个单元,安装防盗门

和报警器。他的脸装着纱窗

双眼垂着窗帘,耳朵堆放着童年的遗迹

——这些乐器、木偶和小人书

犹如分手多年的恋人,相见不如不见

哦,那轻盈的少女,在明亮的午后

穿过了曲折的回廊,她的胸脯

像两座高耸的教堂。越是稀罕的事物

越容易丧失。譬如青春的保险柜

爱情的古董和理想的现钞。光阴的强盗

像一枚钥匙吹入了他的锁孔

哦,那荒凉的童年,那起伏如沙丘的岁月

已被夷为平地。鸟儿洁白的羽毛

四处飘坠。一座建筑物拔地而起

它遗忘了自由吹拂的风,它的地基

深埋着记忆的酒桶,犹如淤泥封着

喑哑的鱼嘴。它金碧辉煌的屋顶

在夕光中对应着废墟的预言。他矗立着

因自身的高度而晕眩。他离萧瑟的暮年

仍太遥远。北风吹拂着树梢和花朵

还没有触及泥土中纠缠的树根。

 

3

他身上横亘着墙壁、密布着管道

还得忍受来自内部的敲打。他越来越拥挤

堆满了家具、电器和衣物。他越来越复杂

既是住宅又是商铺,既是写字楼

又是出租屋。他的头顶飘着气球

他的前额挂着招牌,一队叽叽喳喳的少女

在他的舌尖兜售内衣和爱情

一台收款机在“嚓嚓”地打印

仿佛只有纸条上的数字

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价值

他像一个巨大的蜂巢,人群犹如蜜蜂

在嗡嗡乱撞。电梯在升降

人们进进出出。没有一个人

会顺着古老的木梯,走进他的内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