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黄金明诗集《陌生人诗篇》(中国戏剧出版社2010年版)之十一 (阅读224次)



漫游者札记

 

他居无定所。他像成熟的蒲公英。他匿身于人群中

没有吭声。他在寻找某个特定的人

而没有结果。他注意天边有一颗星在闪耀

它也许是某人的面孔而太过模糊。他能体会它的孤单

而不能猜想更多。也许,有人一直在将他找寻

当他惘然回头,只看到一张张陌生而冷漠的脸

他通过不同的路径进入一座山。每一棵树木

都是一张椅子。在空寂的山林里,树叶在变黄、飘坠

他注意到去年堆积的落叶已被清除

仿佛天地间挥舞着一把看不见的大扫帚。树林是惟一的客厅

最值得等待的是那个深居简出的人。鸟鸣像明亮的光线

覆盖了树林——那是对生活素无所求的人

发出的歌声。在山谷的暗影中,生长着一片白桦林

他拥抱着一棵桦树,像抱着一个按他模样雕刻的木像

而向阳坡挺立着一棵松树,它仿佛是刚从地狱回来的人

他注意到松果和星球在表面上的相似处

也没有忽视种子萌芽和闪电的一致性

哦,那闪光而麻木的星辰,人们对其一无所知

而粗暴地将它譬喻成拙劣的灯盏

并只能照亮更大的黑暗。在夜晚的天穹之上

有一排空着的座椅,但始终无人光临

他常常从高山上往海面眺望——波涛像一排蓝色的马头

鸥鸟像他不断掷出的石头。正午的大海像过于耀眼的魔镜

经得起一次次击碎而保持完整。梦中人

在每一只船上和他相遇而像浪花一样虚幻

他也是一道走廊,喧闹的人群,通过他走向虚空

为了观察大海,他在海边旅馆住过一个夏天

高大椰树像带着神秘星球的女人,而他苦恼于

无法区分两朵浪花的差异。遥远的海面上

海岛像大船在白雾中航行。要完整描述大海的面貌

得动用同样多的墨水。海滩像沙子织成的地毯

一直铺向海底。他曾经代表土地诅咒化学家

也代表过大海宽恕任性的河流。他回到了城市

每天忍受着废气、噪声和灰尘,就像大海忍受着污染的河流。

 

 

 

制作沙漏的人

 

几乎没有什么不是玩具。沙漏只是其中的一种

沙子被填充、密封并流动。那单调的声音

给人带来了孤寂和恐惧。几乎没有谁不是玩偶

那个制作沙漏的人,当他停下来并倾听

心底传来细沙流动的微响

却无能为力。他像一只老式的机械表

指针逐渐锈蚀,而仍为一股神秘的力推动

那些沙子不知所从何来

却遗忘了回家的路。几乎没有什么不能捕捉时间

而纯粹是狂想。譬如沙漏、日晷和塔钟

甚至河水也呈现出光阴的皱纹

而那个孩子从未衰老。甚至月亮也凸现出

一朵浪花的两个侧面。一排排浪花在耸起并落下

河水在流动中保持神秘。一棵树也以新芽

和枯枝暗示着时间的本质

那个制作沙漏的人,他四周是无边无际的沙漠

他仿佛是一个沙子做成的人

在飞快地流失……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他却逐渐枯萎成躯壳。几乎没有一个人

不是沙子,冷漠,孤单,在星空下抱成一团

而格格不入。他也是一粒沙子

在不可避免地往下坠落

跟别的沙子具有相同的命运

而融入广漠无垠的沙漠。沙子在繁殖,在扩展

它像蒲公英的儿孙在风中蔓延

摧毁了村庄和田亩。天穹黑暗而威严

像一只沙漏,无数颗星星像沙子

在下沉。而明月像一只气球

飘过了低矮的围墙。哦,夜空中有一架巨大的研磨机

在将石头磨成沙粒,将豆子磨成齑粉

巨人或小丑,将通过同一条路进入磨盘

弯月如时光的镰刀,在刷刷地收割

星空下麦田丰熟而黑暗。他砍下的柴薪

已投入炉膛。他吟咏的诗篇

已被人遗忘,像晨光中的漫天白雾

在逐渐飘散。他走过的路被更大的路覆盖

或掩埋于荒草。他曾像树木朝着天空拼命生长

而具有一把扫帚的形状。他打扫着落叶和浮云

并在每一个细小的果子中

触摸到了惟一的根。他曾像一条河流

无法抑止奔向大海的冲动

而驱动每一滴水往同一个地方流去

他曾像犯人被囚禁在一个形如古堡的沙漏里

沿着内心锥体的坡度,飞快地倾泻着沙粒

他曾抛弃两岸而投身于大海

没有失去一滴河水,反而触及深刻的源头。

 

 

钉子的隐喻

 

1、一枚钉子在木头中弯曲

通常,钉子都是尖锐的

但这枚钉子老掉了牙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才进入一段木头

木头在奔跑

它曾经是一把绿色的扫帚

打扫着空中楼阁

如今是一只木马

带走了天涯

鞍形的时光被钉子刺穿

贝多芬沉睡在一切耳朵之上

木马上的童年

像金色的星星在紫云英上盛开

那无声的四蹄

那成长的扇形记忆

你瞧,是木头在奔跑

钉子给木头带来的痛楚已经消失

而钉子在木头中缓慢地弯曲。

     

2、钉子的几种形态

通常,钉子是铁打的

可以钉入坚硬的木头

但我要说的钉子不是这些

譬如,北斗七星

像锃亮的图钉按入了黯淡的星空

锤子使钉子敲入一切墙壁

钳子把木板上弯曲的钉子拔掉

有多少锈蚀的花朵被从春天的肉上拔除?

一棵高大的橡树

在黑暗中不断深入、推进

身后有一把看不见的锤子

在敲打着它

一棵橡树拥有一切钉子的记忆

那螺旋形的记忆几乎穿透了大地

尖锐是一切钉子的特征

譬如河流像箭矢呼啸着命中了海洋

喷泉走错了方向

它几乎追上了乌云中的水池

大海是一只强有力的胃

但它无法消化钢钉般的鱼群

沉睡的大鲸使大海过度膨胀

最后,我要说的是一代人

被教育成螺丝钉

按计划分布在一架机器的辽阔版图。

 

3、钉子的几种用法

通常,钉子连接着事物

它使分散的零件构成了整体

做一张小板凳

需要四枚长长的铁钉

把凳面和凳腿连接起来

要挂窗帘

就把两枚钉子敲入墙壁

并在它们之间拉上一根绳子

这些都是钉子简单的用法

但事情不可能这样简单

首先要有合适的钉子

要有一把趁手的锤子

下手时还要找到要害的部位

一枚弯曲的钉子

会使你的想法变形

你坐在高高的木凳上

眺望着远处的海面

肯定是鱼群

把大海的回忆录装订成册

连大海也被钉子般的记忆扎痛

你有过无数蔚蓝色的梦幻

如今像磨损的钉子散落了一地

一万枚钉子有着同样的命运

是同一把锤子

把它们敲入了一艘建造中的木船

你不知道你是哪一枚钉子

你不知道航行了多少个寒暑

你看见一枚拔不出的钉子

正在变成深渊。

 

 

 

说吧,玫瑰

 

1、在那时我不懂得……

在那时,我不懂得爱就是宽恕

那超越了纯粹绿色的草坪

咬紧了春天。城郊的月亮

不断受到磨损,直至成为一块肥皂

沾满了风尘和炊烟。玫瑰

在月光中,清洗着脚上的泥巴

并进入桌布上的图案。为什么

我不断记录着一座城镇的黄昏

却忽视了木棉树攥紧的花蕾?

到处是泉水,在白白地流淌

那被乌云压低的屋顶,像蝙蝠

翻转过来的翅膀遮蔽了星光

在那时,我不懂得爱就是奉献

那超越了季节的无花果

从无人的山谷上滚落

并成为久远的回声。辛酸的红酒

杯底的阴影从烛光中升起

唤醒了初恋的记忆。我的焦虑

清脆如鸟鸣,越过春天的树林

并淤塞着洞箫的鼻孔

在那时,我不懂得爱就是牺牲

那取之不尽的蓄水池

匿身于地下。春天到了

尖锐的小草,被狂奔的马蹄踩入了

织锦。春天的树木,被秋天缴除了

枪械。那林中空地的歌声

像溪水卷走了寂静。那溢出树木的花朵

能否在秋天成为甜蜜的果实?

亲爱的姑娘。在那时,我不懂得

爱情的滋味。我爱你,犹如一尾鱼

在激流之中爱着天鹅的影子

喑哑,忧伤,无处倾诉……      

 

2、巽寮:海边的记忆

教师节,我来到巽寮

这是惠州的一个海滨小镇

它提供了风景、海鲜和好天气

海岸向上耸起,形成了酒杯

度假村犹如一只精致的贝壳

大海的辽阔使我沉默,我看不到

它的边界。在白天我没有想你

在夜晚,你的脸庞却愈加清晰

同样清晰的事物,还有黑蓝的明月

它像海水缭绕着我的身体

同事们在舞厅里旋转。我独自一人

来到阒寂的海边。海风在吹拂

没有灯火,没有机动船发出的声音

只有大海的呼吸拍和着我的心跳

偶尔从深水中,传来鱼类翻身的响动

仿佛我的叹息。我的心具有了大海

同样的尺寸,却仍未赢得你的爱情

夜晚的海洋,漆黑一团,我的心里

却蔚蓝一片。啊,是爱情使我发光

并照亮了这个偏僻的小镇

我捡了一根树枝,在沙滩上一遍遍划写着

你的名字。潮水不停地冲洗

并涂抹。夜晚的海洋,星光黯淡

我心中滋生的思念,像一尾鱼长出的刺

我张开喉咙,对着大海背后的故乡

喊了一声。我在呼唤远方的姑娘

她不可能听见,但我竭尽全力在呼喊。

    

3、几乎察觉不到的爱

起风了。恋人的衣袖,夹杂着玫瑰的灰

落日在郊外的树林中下沉

那个迟疑的、落寞的年轻人

穿过凌乱的街角,仿佛一座旧旅馆的影子

擦过漫长旅途中的空白岁月

起风了。暮色笼罩着整齐的街道树

就算玫瑰已经腐烂

又怎能遗忘那双接过玫瑰的手

在轻轻颤抖并扰乱过无数个夜晚?

群星闪耀,并不比一盏灯

给人们带来更多光亮

我们躺卧在星光黯淡的山坡上

心中缓慢滋长了一种几乎察觉不到的爱。

  

4、对话

细雨的降落,犹如降落一场寂静

不必把屋顶上的月亮撕掉。不必阻止

蟋蟀的弹唱。一根电话线连接着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