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月亮曾经在哪些水里捞过刀鱼 (阅读274次)



 

    月亮曾经在哪些水里捞过刀鱼

         
                                 ——回乡偶书之一
 
 

一个从来不喝酒的人终于喝了
大口大口白兰地  天空就要塌下来
墙豁子挤过干燥的风  开花的新树枝在空中忙活着
交换旧树枝 它要确定
瓦垄上的月亮是不是
月亮  它曾经在哪些水里捞过刀鱼  而轻铅笔
 
又是哪一年摘掉的帽子橡皮  要是樱桃花能开出来
一辆东方红拖拉机 那么信封的老住宅
就可以  转动门轴  
风化石的夹缝
蝎子就会找回来跳舞的火钳
小人书与红孩子
对立黑孩子
当我的蜡线收回一叠云彩的气味  母亲的母亲
会端上晚饭盆  胳膊弯刚刚放下
浆洗白被单 
一股熟悉的好味不须说出
可是我也没怎么在意  当然我更没在意一窝刚出生的耗子  
想多嚼一点烧焦的炉火铲 以便治疗牙周炎  
然后在老盐罐中营造棉花糖的新生活  当然这纯脆属于偶然现象

很多夏天都是如此 变黏的黑土生长出一种不良倾向 
杂木棵与鸟叫同时站起来 有意与上学之前的小脚丫过不去
野游不知道旅游 旧衣服刮坏了太多铁蒺藜
黑布鞋听不进我的话
硬要跟踪水蛤蟆  呱嗒呱嗒的上午 让我加倍想念我的家
那两条变凉的炉钎子
天空一打闪就想起炉钩子失败的滑雪
用难以靠近的云 去温暖减法
去睡眠加法  灯泡啊小灯泡  闪光完全等于零
黄昏的斜对门站着梳头的小哑巴  她转身了我(仿佛要飘出亚洲)
 
一排糖槭树必然因为自身的陷入而脱离
一连串不成熟的春天 曾经立下过誓言 用早晨的光砍去斜歪的血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