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寒江帖九章 (阅读580次)




  寒江帖九章
 
 
 
《寒江帖》
 
 
笔头烂去
谈什么万古愁
 
也不必谈什么峭壁的逻辑
都不如迎头一棒
 
我们渺小
但仍会颤栗
这颤栗穿过雪中城镇、松林、田埂一路绵延而来
这颤栗让我们得以与江水并立
 
在大水上绘下往昔的雪山和狮子。在大水上
绘下今日的我们:
一群弃婴和
浪花一样无声卷起的舌头
在大水上胡乱写几个斗大字
 
随它散去
浩浩荡荡
 
 
《秋江帖》
 
 
去年八月,江边废弃的小学
荒凉的味道那么好闻
野蒿壮如幼蟒
垃圾像兽类的残骸堆积
随手一拍,旧桌子便随着
浮尘掩面而起
 
窗外正是江水的一处大拐弯
落日充血的巨型圆盘
恰好嵌在了凹处
几根枯枝和
挖掘机长长黑臂探入盘内
——仿佛生来如此
我想,在世界任何一处
此景不复再现
 
 
阒寂如泥
涂了满面
但世界的冲动依然难以遏止:
灰鸥在江上俯冲
黑孩子用石块攻击我的窗户
 
孩子们为何总是不能击中?
他们那么接近我的原型
他们有更凶悍的部队和无限的石块
潜伏于江水深处
 
我知道数十年后
他们之中,定有一人将侵占
我此刻的位置
他将继承这个破损的窗口,继承窗外
又聋又哑的好世界
这独一无二的好世界
 
 
《江右村帖》
 
 
黝黑巨树上红杮子
像几个孤儿,挂在那里
 
初冬的天空灰白
缺乏弹性
村里没一人肯接纳我
我朝着燃烧红蜡烛的窗下走
慢慢靠近一场婚宴
 
大醉之后站在渠边
村头村尾奇异地安静
积水和星光中只有
我双耳加速旋转的微声
 
又回到黝黑巨树之下
树上那几个孤儿
过几天
就会成熟
 
 
《春江帖》
 
 
红杜鹃连根拔起
在五月江面疾行
追逐着前面小兽的尸体、人的尸体
 
父亲跃入江中
捞起被山洪剥皮的圆木
和棺材的散板
 
那些黑暗的和嘶哑的
都会重见天日
都会在我的旧课堂上歇一歇
 
父亲去江底追逐一根乌木
已有多年。我抱着他的脏衣服在岸上
不断告诫自己:再等等!
 
世上最刻毒的无神论者安东尼·傅卢
最终向神跪下了
身边人难免嘲讽:“他会回来的”
 
父亲也终将浮出江面
一切都会回来,我
告诉自己,再等等——
 
当傅卢说:“必须跟着证据走
无论它领你到何方”
新的红杜鹃顺着江水正汹涌而来
 
 
《空白帖》
 
 
越用力容器就越满
你生前坐的椅子
越擦就越空不掉
那些空各有面目
 
像一场大火席卷之后
旷野仍是塞满的
但我不知道这些满
是些什么
 
我曾像马远一样渴望
一种千锤百炼的空白
可为何总也放不下
这可恶的锤炼?
 
或许有一天我好像记得
一切。又好像全然
忘记了
包括你眼神的那种空荡荡
 
到达沃尔科特说的,你的死
像我们友谊的重新开始
 
 
《汉女帖》
 
 
白炽灯下她是
一个单薄又
炙热的少女
她来自湖北
天亮后她将是什么
天亮后我将携她踏遍此城偏街小巷
随时随地豪饮
 
她推开窗户说
夜间的湖面善如冷粥
在黑龙江时爱过
一个少年
赤裸相对时却
怎么也无法为他张开双腿
两段喘息一前一后
 
我记下了
这几句
我为什么会记下这几句
 
她的衣饰灰白
她的欲望透明
她的淋漓尽致时而令人厌烦
她不像是生于
汉水之滨
更不像一个食堂承包商的女儿
 
豪饮姑且欠下
行走中杯子空掉
不可言说的江水在上涨
 
 
《寒江二帖》
 
 
在过江甲板上
莫问他人名姓
邈远大风将刮走我们的身份
待至大雪封江
两岸茫茫,足以让人耳目一新
 
有一年冬至日
在无为县江堤的乱坟岗上
我第一次看见黑压压人群列着队
跪向江水大哭
 
那一刻我们正横穿江面
船上有一车车运往对岸城市
宰杀的各种禽畜
我知道凡有瞳孔
皆有均等的灵魂
它们听到的哭声是否也一模一样?
 
雪停了。无声时体内更为空旷
可埋进更多的人
 
 
《江右村二帖》
 
 
草木也会侵入人的肢体
他将三根断指留在了
珠三角的工厂
入殓前,亲人们用桦枝削成新的手指——
据说几年前
人们用杉木做成脑袋为
另一个人送葬
 
语言并不能为这些草木器官
提供更深的疲倦
田垄上,更多幼枝被沉甸甸的
无人采摘的瓜果压垮
 
我们总为不灭的炉膛所累
草木在火中
噼啪作响
那些断指的、无头的人
正在赶回
母亲的米饭已在天边煮熟
 
 
《坝上松》
 
 
夜间松林暗火飘荡
那些火远看上去
是冰冷的
 
但仍像有些什么
在林中复活
 
更隐蔽的响声来自盗伐者
他们砍倒巨松却只
带走它们苍老的根部
 
他们顺江而下。据说在苏州一带
把一张张琴从
这根部取出来
 
古时候他们还会取出绞刑架
而那些凝结的
松脂芳香四溢,在另一些
小镇上被熬成长明灯
 
家乡的工匠们只从松树上
得到轻的、不值钱的东西
比如提线木偶
 
只有我享受了最轻又最好的——
十一、二岁,正午在林间空地
当我长睡而醒
温暖松针在全身覆盖了厚厚一层
 
 
2015年10月写,2016年10月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