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种游戏 (阅读321次)





     一种游戏 
 
 
深夜 恐龙在几秒钟长大
开始顶撞实验室 它们的长脖子全都探出窗户
寻找出路 石柱的脚超出立交桥的脖子 越扬越高

它一奔跑就破坏  城市翻过了身子
警察的呼喊帮忙了科技  我们唯一的家
在哪  大街广场  路口蹲在梧桐树叉上

嗓子嗓子 我们的嗓子在哪  灯光的西番莲被压住
逃亡与摇晃  一座空城
到处倒下的烟 裸露的钢筋扎烂虚假的扎烂

直升机似乎有绳子 悠荡绝望与峭壁
垂下阳台又悬起 不幸的我们万幸坐上了假飞机  
盘旋铁  去洪水的范围打工

颠簸的一块石头 对准他  也对准你   
可怕的距离  被一种可怕的速度分解
城市要毁灭 命运要撞击 那就闭上眼睛吧

你与你过不去的一秒 还是有偏离 
一根头发的偏离 一条可能性的大道
擦过前额  那些人为的水泥

在我们身后倒下再倒下 这时你才看清了烟雾
在楼角  那个可怜的小勇士
拐角也不能留住他的 半截呼吸 他已来不及死 

牙齿排列的黑洞吞没了一切
汽笛划伤我们深深的心 在深渊的设计中
继续下沉 不过 还是应该谢谢你这口头误导者——

一个乱世英雄 在普遍的慌乱中划一条出路
让我们拿走拆开的翅膀倒退  一直退到游戏的入口和出口
踏上白花花的阳光真好  它比一个县城的大地还坚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