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5年10月的一些东西 (阅读300次)





《在福州》
 
我想
其他的事情。
细碎的
浪花
消失在海岸之
后。那兰的
海浪又从
喧嚣的宁静里绽放
。那是艘
斑驳的铁壳船
。好像
月亮正在睡去。
 
 
《有人会记得星期五》
 
有人会记得
那是星期五。不记得的
也没什么。他们
照常能走到
电梯旁边。或出现或
再次出现。阳光像
一只黑鸟。风
如同绿颜色的树木
。因为玻璃
会缄默。地板
依旧在正午时分
发出
啪嗒啪嗒的
响声。有时朝有出口的
地方看过去。有时从
沉默中抬起头。又
低下头。
 
 
 
《最漫长的一天是一部二战电影》
 
那天早
。上
。离
。晚上。还有
。漫。长的一段
。时间。
后。来想想也是。
这样的
。没有
。什么能。阻
。止。任何
的。努
。力
。也只是
。白费。就像
他。从
。碗里拿出最后
。的
。那粒豆子
。就像
。她缓慢
。又
。坚定的。划
。亮
第一根
。火柴
。啊
 
 
 
 
《这个下午有点恍惚》
 
我把目光移到
远处点的
路面
 
确定
下雨了
然后我仔细的
听了听
 
真的
下雨是在下雨
 
 
 
《读王家新的<塔可夫斯基的树>》
 
在哥特兰
一棵枯死的树
又奇迹般
复活了
 
成片的松林
在风中起伏
 
 
 
《朝向》
 
当你朝那一边眺望。
哪一边?
不重要了。
当你向哪一边眺望。
 
 
 
 
10
 
 
《桃花潭》
 
桃花潭位于
安徽省泾县桃花潭镇
境内
在青弋江上游的某个地方
古时候去那个地方
只有两种方法
骑马或乘舟
有时候也可以让一种叫作
鸿雁的鸟
代步
那个地方经常下雨
雨水有时落在
桃花潭的水面上有时也会
落到一个人的梦里
那些好看的涟漪
晃了晃
就消失不见了
 
 
 
 
《桃花潭2》
 
李白和汪伦告别的时候
我不在那里
他们喝酒的时候
我也不在
这让我感到着急
我喊船家慢走
我又喊
酒保拿酒来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和“春风吹又生”这两句话放在一起是愤怒与无奈》
 
跪着。
又站起来。
再。
又在安抚中坐下。
 
 
 
 
《我看见回家的光线一点点地过来》
 
我把
把过的手把手
把了一次。
由于潮。湿上面
尽是粗颗粒的
锈。
走廊的外面
还在下雨。
里边
安静极了。
每一颗尘埃都
平时的干净。
 
 
 
《》
 
骨头虽硬 但岩石依旧会生满苔藓 因为它不必急于表达感受
嗯 这显然是东方式的表达 但 很哲学 也很贴切 。
 
 
 
《桂花香》
 
我的脑袋有点木
木木的
像一根空心的灌木
躺在世界的中央
它的周遍
轮廓
被一圈
光 包围着包括
我的耳朵
说穿了
耳轮
都充满了
抵触的
那种力量挖了
一条水沟
那个时候是
在乡间
偶尔会有青蛙跳到
水塘里去
我多半喜欢枕着
一个有温度的
东西
不是为了睡去而是为了
假寐 嗯 我看到月亮
穿白长裙的女人
以及在空气里
悄悄散播的
桂花香
 
 
 
 
10月3日
 
 
 
《几乎没有记忆》
 
戴维斯是个
好的文本家。觉得她好
是因为
根本不需要对她
进行模仿。
只要
在自己感到那么好时
目光再次转向
她。并觉得这样
是在向
某一天的夕阳下的
自己致敬。
 
 
 
《苟活》
 
一个城市
。不能
。同时。存在两。个
老虎。就。像
眺望大海。
其实是。
眺望地平线。
一个。记忆里。不能
存在透。视的光。
让那些存活
阴影里的
有喘息
。生养的机会。
 
 
 
《我这个词》
 
是个
为了确定
才出现的词
。它相对
与他
。是为了
区分的。是为了
强调
自己的存在
。有时候
想想
。我
这个词
。很弱势
。它是
为了
从群体里被
区分出来
悲壮的产生的
。是
一个大同体
里的
一个
异类
。是为了
对抗
才出现的。比如
我认为
。我想
。我反对
。我就这样了
。再
比如:
我是你爸!
 
 
 
 
《秋日抽一支紫云烟》
 
现在会出现
一个门廊。
阳光下
秋日的树木。
稀疏的。
白色房门的阴影
下边
一片枯黄
落叶
正在起飞
 
 
 
10月8号
 
 
《南越军营·1963》
 
我到任何地方
居住。生活
都会像我
父亲
待在他
越南的军营里。
并不孤独。
当我
从窗口朝外眺望
就看到了家乡。
 
 
 
 
《》
 
我在想我是洗澡睡觉去还是把这罐啤酒喝完去睡觉
 
 
 
 
《在秋日的阳光下》
 
那不是。灼。热
。反而。像。
烧红的
。铁。
放进冷水。
不是热。
而像。一种亲密的疼。
 
 
 
《那条横在友谊河那里的堤坝及一个朋友》
 
当我奔跑
那条
堤坝就
整个摇晃起来
 
还有我头顶上的
天空快速
我身边后移的
房子树木
 
这不是
我现在想
向你描述的
 
主要是我想到了
一个人
 
他在那条
堤坝的
下面
 
主要的是那条堤坝
有着我描绘不了
好看的颜色
 
 
 
 
 
《叙利亚》
 
伊斯兰音乐里
有种悲伤。仔细听
。来自历史
。像被诅咒。
 
 
 
 
《有个朋友让我描写下自己觉得活得最好的时光》
 
那个时刻
我一般都在喝酒。
我最好的朋友
在倾听
我的说话。整个房间
灯光暗下来
照耀着
我一个人。
 
 
 
《3:46》
 
从最远的地方
水雾
开始升起
然后是隐约的树木
和玻璃前的窗子
那种幽蓝的
光线当它
安静的降落在
茶几上
 
 
 
 
《缓冲地带》
 
我有时候  。
也许。
经常会。
意识到牙齿。
那种
向里面紧
缩。
的坚硬。
牢固的东西。
有时候又
有。拒止。
那个意思的。它
里边。好像。还
牵扯到了。
缓冲。
空白里的。漆
黑。
一般在我右边我
凝视的那个
位置。我
碰碰它
再用舌头舔了舔。
我说:磨损的。
还是崭新的。
 
2015.10.13
 
 
 
《一个楚人的愚见》
 
我对
阿拉伯。中东
。伊斯兰。这一
大片。焦黄。艰辛
和干燥
。有时
候是
扬起在灰蓝天空里
的细沙
。有时又
是粘稠的
黑。沥青。骨
灰的气味
。因为
经历了烈火
的缘故
。畏惧。又有
邪恶
。我不喜欢
他们的
骆驼
。黑头巾
。和
雪白
的裹尸布。
 
 
 
《桃花潭畔致李笠》
 
李白在
桃花潭畔
等车。
 
好吧。李白还吃了一碗
青椒肉丝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