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登塔子山 (阅读305次)



秋天 有着好腿脚的人全都上山了
留下一条拐杖  在汽车里闷着头喝水
 
可是我们依然同情你  但诗歌背不动你
好哥们儿  真的有点对不起
 
(城外有水壕啊 城里有碉堡 
反动派说大话  四平打不了……)
 
那是一首早已脱落了牙齿的老歌
从下午突然开阔的胸腔升起
 
其实  伟大的胜利来源于伟大的失败
这漫山的荒草地  山里红怎么红得有点黑
 
谁都不想折断一把鲁冰花
强硬塞进别人的手里  当然
 
也别去追问塔子山 有塔没塔都没有关系 
如果塔已埋进很多负离子的空气
 
扯远了 我们继续爬山
流汗 喘粗气  都知道你是个喜欢熬夜的人
 
不容易戒烟  什么打火机上有个蚂蚱
又在咳嗽  这种时刻 你怎么还敢吸
 
在火焰蒙羞的遗址上  任何赞歌都显得背离
草叶滑过一条蛇  有人吓了一跳
 
它怎么游动都蹭不掉一身潮湿的光
阴郁与驱动力  扯起的波浪线滑过旧战场
 
战士遗留的风  总是从红松林中跃起
对准虚无  那是一尊老式小钢炮的架子
 
仍蹲在塔子山顶点  它的任务是它的形式
发射或永不发射  而敌人已带来九月天空的洪水
 
淹没我们 它们在淹没我们的时候
好象从来就没有淹没我们一样 究竟有 什么
 
漫过我们头顶  人们全都上来了
在鲁冰花环绕的时刻  让我们照个合影相吧
 
吴海中的长头发几乎紧挨着周兴安的上衣
一两面黑头发红旗  飘动秋风的高地
 
              ——赠兴安、芳宇、海中、宏安、志发、铁军等梨树诗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