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杂咏九章》 (阅读2044次)




  杂咏九章
 
 
 
《群树婆娑》
 
 
最美的旋律是雨点击打
正在枯萎的事物
一切浓淡恰到好处
时间流速得以观测
 
秋天风大
幻听让我筋疲力尽
 
而树影,仍在湖面涂抹
胜过所有丹青妙手
还有暮云低垂
令淤泥和寺顶融为一体
 
万事万物体内戒律如此沁凉
不容我们滚烫的泪水涌出
 
世间伟大的艺术早已完成
写作的耻辱为何仍循环不息……
 
 
《膝上牡丹花》
 
 
年轻值班医生对我耳语
灯下那女人体内
胎儿早已死去
她在牡丹花布下拱起的腹部已是
一座孤坟
 
她轻嚼口香糖,出神盯着
帘后穿窗的飞鸟
夕光在窗玻璃上正冷却——
医生想写下什么
提着笔又沉吟不定
 
我也曾是一座孤坟压在
母亲腰间
那令我活下来的到底是些什么
年年膝上花开,细雨中
牡丹的容颜难以言尽
今年三月我手提锃亮的
大砍刀上山
把老父坟前草木砍了个干干净净
 
必须写下几句来
分担此刻的缄默
呛人的青草和黏土味
即便到了我们这个年纪
即便牡丹的根在那些洗白了并
永不再穿上的布衣中
已扎得那么深
 
 
 
《死者的仪器》
 
 
一些朋友在实验室里
用精密仪器,钻研死后的世界
 
比如一个人消逝后
会变成什么
 
我常去看我的父亲
在虬松郁郁的孤坟
 
坟上野花比盆栽的花更红一点
我相信是死者嗅过
 
坟边栎树,比附近的树更加粗壮
我相信是死者在根部用力
 
但我投掷于虚空的
相信
在任何一台仪器上都得不到证明
 
人世被迫造出了
更精密的仪器,造出了蝴蝶
 
我依然不知父亲死后
变成了什么
但我知道,我们都在急剧地减少
那些
 
灰色的
消极的
不需要被铭记的
 
正如久坐于这里的我
被坐在别处的我
深深地怀疑过
 
 
《渐老如匕》
 
 
旧电线孤而直
它统领下面的化工厂,烟囱林立
铁塔在傍晚显出疲倦
众鸟归巢
闪光的线条经久不散
 
白鹤来时
我正年幼激越如蓬松之羽
那时我趴在一个人的肩头
向外张望
旧电线摇晃
雨水浇灌桉树与银杏的树顶
 
如今我孤而直地立于
同一扇窗口
看着高压电线从岭头茫然入云
衰老如匕扎入桌面
容貌在木纹中扩散
而窗外景物仿佛几经催眠
 
我孤而直。在宽大房间来回走动
房间始终被哀鹤般
两个人的呼吸塞满
 
 
《梨子的侧面》
 
 
一阵风把我的眼球吹裂成
眼前这些紫色的葡萄
白的花,黑的鸟,蓝色的河流
画架上
布满砂粒的火焰
我球状的视觉均分在诸物的静穆里
 
窗外黛青的远山
也被久立的画家一笔取走
 
我看着她
——保持饥饿感真好
我保持着欲望、饮食、语言上的三重饥饿
体内仿佛空出一大块地方
这种空很大
可以塞进44个师的
轻骑兵
我在我体内晃动着
我站在每一个涌入我体内的物体上出汗
在她的每一笔中
 
只有爱与被爱依然是一个困境
一阵风吹过殡仪馆的
下午
我搂过她的腰、肩膀、脚踝
她的颤抖
她的神经质
正在烧成一把灰
 
我安静地垂着头。而她生命中全部的灰
正在赶往那一天
我们刚刚认识
我伸出手说
“你好”……
风吹着素描中一只梨子的侧面
 
 
《滨湖柳》
 
 
语言如何作用于一件
简单的东西
比如,一株杨柳
 
当它试图捕捉柳梢变幻的瞬间
我的小石凳正被
下降的湖水推远
 
黄昏。结构性的静谧
一种轻度的沮丧到来
语言甚至无法将
杨柳的碧绿从
被无数树种滥用的碧绿中,分离出来
 
语言中柳树只有瞬间
当它垂下
垂到波浪缓慢雕刻着的
湖水之下
当它轻拂
它几乎碰到了曾被我们放弃的
所有东西
 
 
《身如密钥》
 
 
我生活中最头疼的东西
是来自各种密码的拒绝
我天生对数字迟钝
好在湖水没有密码——
但毕加索说游泳时身体没
溶化掉
也算是一个奇迹
 
餐后。散步。植物的记忆力总是惊人
野兰花记得
百年之后
她将开什么颜色、什么形状的花
 
沟边野鸭
把脑袋深深钻进石缝
像一个人不计后果地
将头插入锁孔
叭嗒叭嗒扭动着
 
我的手在你体内茫然搅动
中年之后我需要
一具身体安静
再安静
像在早被忘掉的种子中空室以待
 
 
《葵叶的别离》
 
 
露珠快速滑下葵叶
坠入地面的污秽中
我知道
她们在地层深处
将完成一次分离
明天凌晨将一身剔透再次登上葵叶
 
在对第二次的向往中
我们老去
但我们不知道第二只脚印能否
精确嵌入昨天的
 
永不知疲倦的鲁迅
在哪里
恺撒呢
 
摇篮前晃动的花
下一秒用于葬礼
那些空空的名字
比陨石更具耐心
我听见歌声涌出
 
天空中蓬松的鸟羽、机舱的残骸
混乱的
相互穿插的风和
我们永难捉摸的去向
 
----为什么?
 
葵叶在脚下滚动
我们活在物溢出它自身的
那部分中。词活在奔向对应物的途中
 
 
《古老的信封》
 
 
星光在干灰中呈锯齿状
而台灯被拧得接近消失
我对深夜写在废纸上又
旋即烧去的
那几句话入迷
 
有些声音终是难以入耳
夜间石榴悄悄爆裂
从未被树下屏息相拥的
两个人听见
堤坝上熬过了一个夏季的
芦苇枯去之声如白光衰减
接近干竭的河水磨着卵石
而我喜欢沿滩涂走得更远
在较为陡峭之处听听
最后一缕河水跌下时
那微微撕裂的声音
 
我深夜写下几句总源于
不知寄给谁的古老冲动
在余烬的唇上翕动的词语
正是让我陷于永默的帮凶
 
 
2015年9月写,2016年9月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