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池沫树的诗歌评论 (阅读574次)



网络整理诗人、评论家对我作品的部分短论:

从童年的乡村到陌生的城市,从沉重的物质、混浊的气味,到轻盈如风的精神和词语,池沫树有一种内在的宽阔,他力图对于人们断裂、多变、不定形的复杂经验做出辨认与命名,由此,他为自己的诗确立了很高的难度指标,达到这样的指标需要更为艰苦的努力,他的成就已经构成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的一份诚挚的注解。
—— 李敬泽(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主编)
打工不易,在打工中写诗更难;而在写诗中闻外于雅士之林(忠实于农民、矿工血统及苦痛经验),更是难上加难!
在此,谨向《王大婶》的作者表示敬意和由衷的祝福!
——著名学者林贤治
“池沫树的诗歌《傍晚》、《流浪的词语》、《在车站》等一方面抒发现实困境中城乡裂缝下的孤独与困苦,人性异化的无奈和一地鸡毛的生活碎片让我们对底层生活的感慨动容。另一方面抒发人在旅途的故乡回望,在资本运作、人人逐利的当下,故乡的回忆温暖着异乡流浪者的冰冷和孤寂,浓浓的乡愁、漂泊的痛楚和人在异乡的执着追求在诗意的叙述中开始平淡,他的诗呈现着流浪者的人生叙事和底层苦难中坚韧生长的诗意生命。”
——龚奎林《珠三角诗歌论》(《中西诗歌》2010年第四期“广东诗歌专号”)
池沫树《穿裙子的云》:一直在关注着池沫树。最美丽的鲜花,总是开在最有毒的废墟上,最圣洁的诗人,也总是在污秽的世道里行走。在当下东莞的诗人群落里,诗人池沫树的表达和咏叹,悄然无声,深入心灵的内部,不留一丝喧哗的痕迹。他将母语的诗化,深藏于对黑暗机器的诉说中,将优雅的语词,流淌在车间流水线里,把别样的诗意,蕴含于对苦难的承担之中。
——郁葱(《诗选刊》主编)《2010年诗集阅读记》
主推1980年出生的诗人,因为他们是第一批“奔三”的人。并配发照片和详细简介。在这组作者里,基本上汇聚了国内一流80后诗人,如阿斐、熊焱、牛依河、罗雨、肖水、夏春花、成亮、池沫树、唐不遇等。其实这些人已经算是老80后了,有的成名较早。
——王西平《〈核诗歌〉——“中国80后诗歌大展”编辑手记》
“而1980年代出生的诗人,其地位在广东诗坛上也越来越突出,像AT、阿斐、唐不遇、郑小琼、池沫树、吕布布、乌鸟鸟等,大都被划归到先锋诗人的行列。他们在创作上奉行民间立场与自由精神,既注重对现实作深度批判,也在艺术性上不时地调整自己的眼光,以达到一种美学与思想的平衡。”
——刘波《喧嚣中的精神跋涉与自我觉醒——广东新世纪诗歌论》(《中西诗歌》2010年第四期“广东诗歌专号”)
亦有诗作解无情以「生活」,藉荒谬时刻,倒映人类迷丧爱憎情感的状态。沈嘉悦〈一分钟待命班〉:「拿二O机炮对准中国渔民/我站在旁边/像弹吉他一样/持枪警戒」;池沫树〈寄出〉:「一个少女/将自己的身子/贴上邮票,交给/看门的老汉/寄出。」
——谢三进《杨小滨的「好色」+「好诗」展演》台湾《联合报》2011/05/07 副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