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世说新语选读 (阅读230次)



尤悔第三十三

(1)魏文帝忌弟任城王骁壮。①因在卞太后阁共围棋,并啖枣,文帝以毒置诸枣蒂中,自选可食者而进②;王弗悟,遂杂进之。既中毒,太后索水救之;帝预敕左右毁瓶罐,太后徒跳趋井,无以汲,须臾遂卒。复欲害东阿③,太后曰:“汝已杀我任城,不得复杀我东阿!”
【注释】①任城王:曹彰,字子文,卞太后第二子,封任城王。骁壮:勇猛、刚强。②卞太后:魏文帝曹丕的母亲,曹丕登位时尊为太后。
③东阿:曹植,字子建,卞太后第四子,封东阿王。按:曹植封东阿王是曹丕死后之事。
【译文】魏文帝曹丕猜忌他的弟弟任城王曹彰勇猛刚强。趁在卞太后的住房里一起下围棋并吃枣的机会,文帝先把毒药放在枣蒂里,自己挑那些没放毒的吃;任城王没有察觉,就把有毒、没毒的混着吃了。中毒以后,卞太后要找水来解救他;可是文帝事先命令手下的人把装水的瓶罐都打碎了,卞太后匆忙间光着脚赶到井边,却没有东西打水,不久任城王就死了。魏文帝又要害死东阿王,卞太后说:“你已经害死了我的任城王,不能再害我的东阿王了!”
(3)陆平原河桥败,为卢志所谗,被诛①。临刑叹曰:“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②!”
【注释】①“陆平原”句:陆平原,即陆机。在西晋八王之乱中,成都王司马颖任陆机为平原内史。大安初年,司马颖起兵讨伐长沙王司马义,又任陆机代理河北大都督。陆机进兵洛阳,在河桥大败。于是被司马颖的左长史卢志诬为将要谋反,终于被杀害。
②华亭鹤唳:华亭,今上海市松辽县西平原村,有华亭谷、华亭水,是陆机故居。其地出鹤,当地人谓之鹤窠。后来用“华亭鹤唳”表示怀念故上而感慨生平,悔入仕途。唳,鸣叫。
【译文】平原内史陆机在河桥兵败后,受到卢志的谗害,终于被杀。临刑时叹息说:“想听一听故乡的鹤鸣,还能听得到吗!”
(13)桓公卧语曰:“作此寂寂,将为文、景所笑①。”既而屈起坐曰②:“既不能流芳后世,亦不足复遗臭万载邪!”
【注释】①寂寂:形容冷落凄清,比喻不能做一番事业、登上帝位。文、景:指晋文帝司马昭和晋景帝司马师。这两人都曾废旧主,立新君,为子孙篡位打下了基础。
②屈起:崛起;起来。
【译文】桓温躺在床上和他的亲信说道:“做这种寂寂无闻的事,将会被文帝、景帝所耻笑。”接着一下坐起来说:“既不能流芳百世,难道也不值得遗臭万年吗!”
(15)简文见田稻,不识,问是何草,左右答是稻。简文还,三日不出,云:“宁有赖其末,而不识其本①!”
【注释】①“宁有”句:意指依靠谷米生活而不识其根本。末,指谷穗。本,指禾苗。简文帝因不识稻子而自责。
【译文】简文帝看见田里的稻子,不认识,问是什么草,近侍回答是稻子。简文帝回到宫里,三天没有出门,说:“哪里有依靠它的末梢活命,而不识其根本的呢!”
(选自刘义庆撰《世说新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