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旧家书二 (阅读308次)



旧家书二
与妻书:

黑,我的亲亲,我们啊,真是世界上最傻瓜,最愚蠢,最混账,最没有人性的两个人。你将你的全部给了我,我将我的全部给了你。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青年到中年,全部的无私的把一切一切都给予了对方。但是,我们对此却熟视无睹。我们永远揪住的是对方的小缺点小失误最多也就是一些小错误,甚至有时不过就是几句闲话甚至还是一个眼神。于是,我们便整天往死里掐,掐来掐去,掐来掐去。再放眼看看身边其他的人,人家似乎全部都不这样,人家永远看到的是对方的付出,人家永远看到的是对方的优秀。因此,人家全部都那么怜惜对方,人家全部都那么疼爱对方,人家全部都那么赏识对方,人家全部都那么推崇对方,人家全部都那么照顾对方。我常常想,我们怎么就那么傻那么蠢那么混那么没有人性,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第一,不是双方家庭的错,我们双方家庭都是勤劳善良人家,双方父母都是老实本分之人。问题的根和源不在这儿。第二,不是两个个体的错,我们两人不是作奸犯科之人更不是杀人放火之辈,说庸俗一点,我们都还是单位的先进,甚至在一些人眼里我们还是社会上的成功人士。那么,问题出在了哪儿?答案只有一个,我们的生活出问题了。我们的生活就像一台电脑一样死机了,被各种各样的垃圾搞得死机了,无法正常运行。各种各样正确的信息根本无法正常输入也根本无法正常输出。我们都很郁闷,很烦躁,甚至整天抓狂。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会把我们搞死的,会把我们惨淡经营的家庭毁掉的,甚至也会葬送我们的事业,我们会在这样一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中结束一切的一切的。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让我们的生活就像一台电脑一样从新安装一次,尽快让我们的生活像一台电脑一样正常运行起来。让我们一起来迎接我们新的生活,“禽里还人静由敬出,死中求生淡极乐生” (曾国藩),黑,我的亲亲,你说呢?
独化
2013年1月5日
 
致小女:
丫丫,首先请允许我这样叫你。记得你小时候,我给你读过你桑子叔叔的一首诗,名字就叫《家信》吧?里面有一句诗你还记得吗?对,就是那句——“晚儿,我的棉袄,我的命”。或许,你当时不是很理解吧?或许,你会疑问我为何读那首诗会潸然泪下吧?现在,你该理解了吧?其实,桑子的诗完全可以写作“丫丫,我的棉袄,我的命”,只不过作者的署名却应该是独化。好的诗歌就是这样,它写的是“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我对你唯有一腔赤诚的爱,你是我的棉袄,我的命,和你桑子叔叔爱他的女儿晚儿一样一样的。或许你还不懂?其实,你的妈妈和我爱你也一样一样的,你也是妈妈的棉袄,妈妈的命。或许,这些,你都懂。甚至,在你小小的心灵中,爸爸妈妈也是你的棉袄,你的命?甚至甚至,爸爸,也是妈妈的棉袄,妈妈的命;妈妈,也是爸爸的棉袄,爸爸的命。或许,这些,爸爸也懂,妈妈也懂。但是,我们仨,糟糕的,却都“心里挂着,嘴上犟着”,甚至,心里明明是这样,嘴上却常常是那样。我们对对方都是那样严厉。“严字当头”。我们互相都盯的太紧了,不允许对方出一点错。我们对对方都要求太繁复了,对对方留的空间太过狭隘。因此,我们常常激烈,我们常常偏激。有时,我想,这恐怕恰恰是太爱了吧?太在意了吧?但是,爸爸今天给你写信,只是想告诉你事情的真相,我们的激烈我们的偏激那都是事情的假相,我们的赤诚的爱那才是事情的真相呢。只要我们大家都能真正认识及此,一切的一切,都会涣然冰释。爸爸依然是你的110,偶然没有打通,那也只是当时线路忙而已,110还是110,坚信这一点吧。妈妈是你的119,妈妈是你的120,也请同时坚信这一点吧。妈妈中午做韭菜盒子,回家吃饭如何?                    
父亲手示
2011年4月20日
另,我们今后可以多做一些书信交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