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会纪事+诗会语丝 (阅读371次)



 诗会纪事
独化
诗会纪事一
迎进,让座,沏茶,添水,“对不起,今天董事长忙,明天吧。”
迎进,让座,沏茶,添水,“对不起,今天董事长忙,明天吧。”
迎进,让座,沏茶,添水,“对不起,今天董事长忙,明天吧。”
……
诗会纪事二
中国•平凉新世纪诗典崆峒山诗会如期举行。
诗会纪事三
银河大厅等人接人间隙,我口述,日月念念敲字,漠风打印,主持词新鲜出炉。
诗会纪事四
伊沙到了,伊沙下榻宾馆第一件事居然是《新世纪诗典》推荐工作。
诗会纪事五
12日欢迎晚宴我致完欢迎词,伊沙起身说,你明天谷熟来禽的主持工作我可以放心了。
诗会纪事六
伊沙说他被门口巨幅海报震撼了。报到的诗人们纷纷在巨幅海报上签名留念,在巨幅海报前摄影留念。
诗会纪事七
看着沈浩波的背影,我想到孟子一句话:虽千万人,吾往矣。
诗会纪事八
深夜老还非来了,我和杨桂晔坐雷天海车去接站,接到银河212(崆峒山诗会会务办),坐下即谈诗,直至凌晨三时许。一边谈诗一边品茗,香茗是老还非从福建带过来的铁观音,茶香,诗香,凡参与者无不沉醉。
诗会纪事九
观伊沙行事,完全是《周易》乾卦境界,遍地黄花,吉祥止止。
诗会纪事十
观独化做事,完全是《周易》坤卦境界,战战競競,如履薄冰。
诗会纪事十一
伊沙诗中有黄金,伊沙书法中有黄金,伊沙朗诵主持中同样有黄金,或问:在哪儿?答曰:在尔等心中。
诗会纪事十二
沈浩波通过主持朗诵搞清了每个诗人出生年月,秦巴子通过主持朗诵搞清了每个诗人生活地界。
诗会纪事十三
独禽诗会前脚烫伤了。诗会期间只好一点一点地服务。
诗会纪事十四
崆峒山诗会财务总管杨桂晔会议期间请假休息,说我必须休息一下了。
诗会纪事十五
崆峒山诗会事务总管北浪日日挑着一幅苍白瘦削的脸,几乎24小时不知疲倦地奔跑,安排,强调。(写到这句独化泪奔,真的。)
诗会纪事十六
玄涛、蓝毒、鱼浪三个年轻人做事及时高效。后与其交谈,印证:行动来自思想。三个年轻人对此次诗会都有极其正确的思想。
诗会纪事十七
诗会前我极其严厉批评了一甘肃诗人,我说你以为你是谁?!后来我又无情地揶揄了此一诗人:马航找到了,xxx失联了。但是,当此人将一本精美的《谷熟来禽》民刊递到我手中,将一册册精美至极书法册页呈献给一个个获奖成员时,我像一个伟人一样拍着他的肩膀说:一功抵十过。前嫌尽释。这个甘肃平凉静宁诗人的名字叫李振羽。
诗会纪事十八
刘桂香看到我忙,于是她领沈浩波等去了一下圆通寺,领图雅等去了一下柳湖。
诗会纪事十九
女儿们到会了。她们分别是独化的女儿,独禽的女儿,振羽的女儿,念念的女儿。
诗会纪事二十
被我严厉批评过的左右,见到我很不自在。兄弟,送你两句话:付自己于命运,付他人于不屑。
诗会纪事二十一
鬼石前半夜接人,后半夜接人,且曰鬼石,问汝何时休息?
诗会纪事二十二
司机小雷、小曹,被我命名曰会务办主任,副主任。会议期间我喊他们雷主任,曹主任,居然全部回头应声。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在会议期间居然忠实履行起了办公室主任之职责。
诗会纪事二十三
新世纪诗典朗诵会上伊沙点评独化《我是荷》说“这是一首名作”,点评独化《我主持圆通寺一个下午》说“这是一首更有名的的名作”。
诗会纪事二十四
为了下午谷熟来禽颁奖典礼的主持工作,我和紫蝶,孙溪,小雷四人到我的办公室整整忙活了一中午。做成课件三,一曰:神奇的北纬35度;二曰:关于谷熟来禽;三曰谷熟来禽颁奖仪式。
诗会纪事二十五
深夜夜宵摊上见到我俩同事,他们不约而同迸出一句: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诗会纪事二十六
莫渡的诗品不错,但真正令我讶异的有三,一曰莫渡的感言写的好;二曰莫渡普通话说得好;三曰莫渡有娴熟的照相技术。莫渡是一个奇迹。
诗会纪事二十七
湘莲子是一个医师。但诗会期间的ppt却出自湘莲子之手,自然,ppt的播放也只能是她了。
诗会纪事二十八
记得伊沙说过新诗典诗人没有一个相貌委缩的,诗会期间我也没有发现一例行事龉龊的。例如没有一个诗人向我怨及食宿等问题的。
诗会纪事二十九
博,大,精,深,伊沙,独化,浩波,巴子关于你们四人的主持风格各自选取其中一字吧。
诗会纪事三十
泾水文明奠中华千秋基业,泾水文明育美利坚肥土劲俗,成熟几穗谷类,招睐几只猛禽,小可之间也。
诗会纪事三十一
备好“订货”的“货”了吗?你准备让谁给你写字?N0,我唯愿天佑赤子,我唯愿诗会安全顺利成功圆满。我甚至为此诗会前诵经一卷。
诗会纪事三十二
凡到会65人几乎全部去登崆峒山了,我和杨桂晔、独禽留守中台,我们要为下山人众准备好中午饮食。其实,我尚另有一私念,我要为胞弟独禽看看诗。至为可惜的我和还非兄为其精心挑选的诗作他只选读了一首,另外所读我们毫不知晓。
诗会纪事三十三
还非帮杨桂晔选诗,雷喑帮玄涛选诗,独化帮独禽选诗,……
诗会纪事三十四
沈浩波的犀利一望而知,沈浩波的深情却深藏其里。读沈浩波的诗骂沈浩波的人者,必是那全无心肝者也。
诗会纪事三十五
“他还让道士摸他手臂上的毛呢”,西毒何殇说维马丁,带着一脸的坏笑。诗会其间何殇常常一脸坏笑讲各式笑话。何殇的文字其实是冷峻的,尤其评论文字。
诗会纪事三十六
维马丁离平之时,从平凉宾馆来到银河宾馆,来到212,前来辞行,听马丁说出“谢谢,辛苦”四个字,我,桂晔,北浪,独禽都被深深感动,遂全体起身为其送行。
诗会纪事三十七
14日下午,单位有会,会议长达数小时。伊沙为了等我,将晚宴拉长。等我回到宾馆,众诗人正在边联欢边等我。多么好的诗人啊!
诗会纪事三十八
苏不归说他诗会期间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说他全无睡意,说他每天都很兴奋,说他每天都很幸福。我望着这个上海诗人单纯的笑容,我听着这个上海诗人真切的话语,我也很兴奋,我也很幸福。
诗会纪事三十九
15日晨,大多数诗人都离平而去。剩不多几个诗人留在宾馆。我继续留守,等待送行。我注意到左右买了一个篮球,和王有尾、苏不归等在宾馆后院打。这是一筹阳光男孩。
诗会纪事四十
黄海是安静的。黄海是沉静的。
诗会纪事四十一
诗人们绝尘而去。我独自一人跌坐在212沙发上。我决定主持银河一个下午,从下午三时许开始,我开始整理一个东西,名曰《诗会语丝》。我听到笔在纸上沙沙的响声,直至晚上八时许,刘桂香打电话喊我去喝茶为止。用时五个小时,整理成句共四十又四。
诗会纪事四十二
母亲问我:成了?我说:成了。
妻子问我:完了?我说:完了。
诗会纪事四十三
交待一下,此诗会纪事从平凉写到了静宁,从大姐家写到了小妹家。写作其间得到了伊沙,沈浩波,张明宇,莫渡,北浪,紫蝶等诗人的肯定与鼓励,一并致谢。
诗会纪事四十四
或问,独化,办个诗会有何意义?打个比方吧,恰如一间屋子,从无门窗,破天荒地,打开了一扇门窗。于是,阳光进来了,新鲜的空气进来了,全部的意义正在于此。夫复何求?
(完)
诗会语丝
独化
语丝一:诗是有格的。(伊沙语)
语丝二:神奇的北纬35度。(独化语)
语丝三:会开得很成功嘛。(银河经理李仕诚语)
语丝四:诗人们,请全体起立,让我们为天津的死难者默哀十秒钟。(沈浩波语)
语丝五:读独化《沉香》,三个词语, 有道骨,有慧根,有法度。(赵立宏语)
语丝六:谢谢,辛苦。(维马丁语)
语丝七:伊沙有帅才,独化有将才。(独化语)
语丝八:苏不归有洋范儿,我们要呵护。(伊沙语)
语丝九:说伊沙匹夫之勇者,其人必是一匹夫。(独化语)
语丝十:独化多年没来西安了吧?(朱剑语)
语丝十一:暴行和邪说面前,你又一次选择了,俯首而过。(独化语)
语丝十二:谷未熟,禽已来;谷必熟,禽再来。(独化语)
语丝十三:《骨子里》骨子里很狠。(秦巴子语)
语丝十四:怎么都是女儿?(沈浩波语)
语丝十五:请将苹果都卖了,补充会务资金缺口。(蒋涛语)
语丝十六:除了前行,我別无选择。(伊沙语)
语丝十七:考试及格了。(独化语)
语丝十八:诗是通宇宙的。(司机雷天海语)
语丝十九:独化老师请躺下休息一会儿。(一服务员语)
语丝二十:“破”的时代过去了,“立”的时代到来了。(独化语)
语丝二十一:独化老师,能给我写一幅字吗?(银河宾馆一保安语)
语丝二十二:我赞助作家们出书,已经将一辆价值二百万的豪车花出去了。(黄海语)
语丝二十三:独化把玩的这块玉是真的。(起子语)
语丝二十四:难道我要把这个 (指送其巨幅海报) 带去奥地利吗?(维马丁语)
语丝二十五:维马丁的普通话说得比还非好。(忘记谁说的了)
语丝二十六:诸多赞誉,诸多问候,些许谩骂。我的选择,一笑而过。(独化语)
语丝二十七:独化,明天上山的事都安排下去了。放心。(崆峒区常务副区长张栓会语)
语丝二十八:独化哥,我手心的汗这会儿才干了。从11号开始,我就捏了两把汗。(司机雷天海语)
语丝二十九:你要那么多钱干啥?日日吃喝嫖赌也用不完,你要那么多钱干啥?!想想吧,我走了!(寻求赞助的独化语)
语丝三十:“有事弟子服其劳”。老师的事就是我的事。(正硕老总张琦语)
语丝三十一:张琦就是独化的“子贡”。(杨光祖语)
语丝三十二:真正付出了,瞎子也能看见,聋子也能听到。(独化语)
语丝三十三:诗人们朗诵诗的时候,我小睡了一会儿。(独化语)
语丝三十四:老爷子的字比我的字高三十层。(伊沙语)
语丝三十五:赞助拉到了吗?(独化母亲语)
语丝三十六:天磨铁汉。(独化父亲语)
语丝三十七:独化,将你的诗发30首给我。(西娃语)
语丝三十八:独化,等着,我去给你搞一碗面,搞两个莱,我们轻松一下。(同学经理李仕诚语)
语丝三十九:独化哥,好好主持。药已冲好,服务员会端到主席台上来。(司机雷天海语)
语丝四十:下面请口若悬河的沈浩波致受奖词。(伊沙语)
语丝四十一:服务员的面容一天比一天和谐,保安的态度一天比一天客气。(独化语)
语丝四十二:诗歌是有重量的。(伊沙语)
语丝四十三:很有幸福感。(苏不归语)
语丝四十四:两个书呆子将事干成了!很成功,很圆满。(伊沙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