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草原》(组章) (阅读260次)



《在草原》(组章)

《草原上空的白云》

屏住呼吸,草开始彬彬有礼地倾诉着什么。
那些细碎,那些洁净,那些卑微的温度,胶合在一起,在悄悄弥漫。

在草之上,有神灵的白云。咫尺之间,温暖的白,棉絮的白,幽静的白,天庭的白,自由自在的,走出山川。
由远及近,它转了雪的基因。
不落下来,也不迅速膨胀,而用一种慢,在幻化。

或者在天地相接处,云亲吻了草。
那场爱情,非常壮观。

像一次穿越。
白云在词语的拐弯处,深陷狂欢之后的孤独。

《山那边》

我确信我爬了很高的山,足以把山那边全部收入视角。
此刻我不想做白云了,我想做一片洁净的蓝。
哪怕是一小片,刚好遮住山那边那些裸露的事物。

那里没有纷争,没有恶斗,没有丑陋的习俗,那里散发着古老村落的气息,有独有的风,有独有的声,还有独有的快乐。
一举一动都在荡漾里,四季如春,一应俱全。

山那边,有时纯属某种既定的概念。
我们可以眺望,可以想象,可以在虚实之间打开心扉。

此处还不是山顶,我们继续向上。
山那边,就像一幅画,徐徐打开了。

《亲近草的味道》

亲近,不是亲吻。
虽不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但是亲近也配得上尊敬和颂扬。

草,千里之外的草,别样的草,别样的味道。
正深入倒叙的细节。

如果不嫌弃,够胆,就嚼一嚼吧,草就是食粮了。
在白天和夜晚,草从不争辩。即使被连根拨起,打碎了童话,我只视草为一个词儿,是我不可或缺的风景。

再细嚼一嚼吧,或许就治愈了多年的相思。
唯有草原上的草,无邪。
无回报。

《奔跑》

马。
跑起来,像一阵风。我迎上去,就是不能张口说话。

远方延伸着光明。
继续,奔跑就是草原的封面,是王。
太完整。

现实中的色彩,光阴不等。
也无法弥补。
跑过去,允许归队。

我陷入恐惧了。
奔跑让马的身体,达到了美的极限,和万丈豪情。


《风》

风多么清,都是有影子的。
我不是为了寻找,而匍匐在地,等待。
我让风小碎步的,从我的身上踏过。

风一定收了脚步。我感觉到的是一种缠绵,或轻。
而不是践踏。

我的身下是草原的草啊,那是一张大的床,无需夸张。
风来去自由。

在马背上,风会跑得更快,跑得更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