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黑夜》 (阅读206次)



《黑夜》

黑默不作声。在一旁,黑没有影子。
或者有,像随意丢下的种子。
不一定发芽,不一定开花,不一定结果。

风把星星吹走了。
灯盏也渐次熄灭。

此刻,我是前世的债主,或者仇人。我在某种重复中,接连容忍,接连碎裂,接连窒息。
更多的不确定因素大肆的出现,孤独成为一种高贵的姿态。

错过了白天的喧嚣,黑夜的黑,醉了我。
黑是不会用旧的记忆,不曾离开,就会得到应有的尊重。

《父亲的心事》

父亲的心事,越来越少,越来越单一。
过去我一直在猜,往往猜对的时候不多。
现在我一直去做,有时一步就是最后的谜底。

父亲老了,我相信了时间是多么的忠贞不渝。那个过程是按部就班的,不可逾越,不可断,更没有理由忽略,或者轻蔑。
父亲有很多旧物,天气好的时候就会拿出来,在阳光下晾晒一下,那些合乎情理的七情六欲,不可亵渎,不可懈怠。
没有水分,如果有,也是没完没了的温柔。

父亲习惯了召唤。一家人,就在属于家的地方,吃一顿团圆饭。然后静静感受,说说话。一杯茶水淡了,已是深夜时分。
我渐渐领悟,父亲的心事其实就这样简单。
我懂。我只能尽量去做。

《窗外》

打开窗,窗可有可无。
而窗外,一些符号开始跳跃。

阳光在舞蹈。
风把记忆调成了振动。
鸟雀,用飞翔搞乱异乡的天空。
花开,治愈了相思。
花落,让等待有了真诚的指引。

一个人走过去,窗外,早已空无一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