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名烈士》 (阅读210次)



《无名烈士》

没有名,但依旧用记忆里的痛,独守光阴。
那一段历史,是惨烈的,是血腥的,也是沉重和值得记忆一生的。我们纪念,我们上酒,我们歌唱,我们所有的词语都是红的,都是凝结的,都是敞开了胸襟的。

多少年了,我们再不能唤醒你。
但是我们在你的墓前,庄严地站着,用诗人的臆想把语气变得深沉,心思变得缜密。
并逐渐成为一种常态。

耳畔的枪炮声,响自遥远,那是在提醒耻辱。
回过身来,又不加节制,面对敬仰。

保持内心足够的平静,和深刻。
无名烈士,你无名,我无眠。

风依旧,碎了日月。
敬礼,我用诗歌和你在一起,活着。

《狼牙山五壮士》

庄严的一跳,就成就了永恒的信仰。
山底也是一个怀抱,想家的人归思凶猛。

这是一种发现,众多的数据可以被忽略。
也是一壮举,必须得到应有的尊敬和荣誉。

面对入侵者,毫无畏惧。子弹打完了,仇恨还在。枪支摔散了,怒火还在燃烧。不做被俘者,就选择了飞翔。
可是你们的翅膀打开了吗?

还有一些羽翼。
在隐忍着,在窒息中,在缺氧的夹层。

被赋予了高贵,或者简单的命名
那个动作。
就好像是盛开一样。

狼牙山,天很蓝。
入戏很深。
听从了召唤,就不会错过本应有的春天。

《地道战》

地道战,让日本鬼子,着实吃尽了苦头。
也唯有地道,道道相通,四通八达。分散,集中,把一些丢失的时光遮掩,把一些色彩搞得凌乱而模糊。

地道战,虚虚实实,出口或者入口。
进攻,或者撤退。

地道战,以逸待劳,事半功倍。
黑里来,黑里去。
黑,是软兵器。让鬼子在进退两难之间,失了分寸。

地道里,不仅仅可以藏人,还可以藏粮食,牲畜,枪支弹药。
喊一嗓子,四通八达,就会灌满。

如果没有战争,武工队员可以在这里过着隐居的生活。
世外桃源般,在岁月深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