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他们始终无法追上自己的灵魂 (阅读265次)





    他们始终无法追上自己的灵魂
 
 
 
在紧张而拥挤的时代  哪儿的土地
能像函谷关这样
拥有一贯的
一溜闲空儿
而在旅游的或人为的一系列节日中
走函谷的愿望
最为盛大   古城门打开的钟表 
从关楼飞檐上翘起
      黑瓦顶住上午
         九点钟
               属于白炽色
 
本地领导神情专注
典礼上的讲话  伴有气球的不稳定
即兴带出的美意
遥遥欲飞  高台相对的下巴
       掀起一百零一千个
              盾牌
        被撑开的天堂伞
               弹回或吸收
 
武士一身金光 
人头马急着站起   旋而被鸣叫勒住
紧挽右臂的左臂
撞击声中没有人能找到喊杀的硬木片
大门一打开  就暴露出一窄条
     南北朝的天啊   天蓝蓝

蓝过白云的蓝
地峡收缩  关令伸出的手
递过假文牒  
昨夜就签罢了  请吧
大地要向白云错过的黄土口袋   借个有声望高的入口
剩下来的喉咙   只顾吞咽
数千年前 和数千年后  某个民族模糊的一场血战
去看一个小个子
亲手立下后人的无字碑

没办法抑制自己   他们不能不找到你
否则等于白来   跟上移动的
带着自身的   累赘
不了的水壶   他们始终无法追上自己的灵魂
这些山谷潜行的幽灵
任汗水 一滴一滴   粘附在汗水滑落的朝拜者的身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