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嘎丽娅 (阅读420次)



在山石乌秃秃的盲视里
岩缝、冰屑、枝丛间的迎春花
与踏过其面部的生命
同样是虚幻不实的
 
但手指吸向更柔嫩的花枝
带着花瓣、花芯、花英、花粉
从攥紧的指缝间
滴出它们的清液
 
就像年轻军官菲多尔琴科的荣耀
在山谷巨大的静默里
闪耀为他与混血姑娘
嘎丽娅的距离
 
轻掠发绺时,他嗅着
混合皂香的她腋窝的气味
后面的士兵是闻不到的
他和她起伏于最先放大出的部分
 
他屏息于那恍惚——
是另一个姑娘丽达
他看她在母牛的胯下
往木桶里挤牛奶
 
母牛、他和发绺分开的她的脖颈
驯顺于不驯顺的乳头
驯顺于不驯顺的手指
乳浆喷溅,溢出桶沿
 
而今,他化入一枚勋章
她变成城市中的一座雕像
恍惚着的是别一个高龄的菲多尔琴科
其尊严在头上张开一只复眼
 
因而牛仔裤裹出的胯形
意味一头懵懂的返身的狍子
生着乳绒的胸口
是嘎丽娅们无辜的神性
 
小时候他管一种蜻蜒叫“红辣椒”
另一种蜻蜓叫“黄毛子”
他和貌似无备的它
静定于其抖颤的蒙着霜粉的尾尖
 
尾部划过指缝
印上了他的指纹
“黄毛子”在抡过的气流中打旋
它的翅翼和胸脯是不能触的
 
这些美丽的身体被穿在毛毛狗的细茎上
如同铁丝穿起逃犯们的手臂
残忍或爱——那侵凌
乃至神圣的战争
 
智慧深埋在废墟里
树根裂开乱石和岩层
分离出杀戮者和被杀戮者的骨头
光滑洁白进入化石
 
难以想像的美——他断定那是少女的胫骨
花深处,樱桃或松子迸裂
春水击溅松针、松塔和软泥
她们系腰带时在私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