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太古路笔记(组诗) (阅读366次)



1、
从我的窗外向南望去
第一眼是桃花,然后是金桂
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活的麻雀
但我的目光被那排六层的居民楼紧紧锁住
它像一个暮年的女子。迟疑着,挪揄着,9月就这样过去了
 
我看到铝合金武装的洗手间窗户,楼梯廊道上的小波浪格子
密密麻麻的不锈钢笼子、空调外机。悠闲的电线
像爬山虎一般穿越身体的表层。斑斓
外墙的色彩被风雨传染成中国画
那些活的麻雀走了又来
 
这一整个早晨,蝉没停止叫过
两个人却没有说过一句话
流云飞来飞去,雨下来下去,西瓜越来越便宜
省略了“恩”,省略了“好”,地板越来越潮湿
一直到桃花谢了,金桂开了,谁与谁又要下班了
 
我想了很久,但被钉在椅子上,像一个雕塑
我看到桂花树在九月的风中自在的摇摆。风的后面是楼
太古路就在那栋楼的后面,我告诉自己,它是存在的
我能给予它什么,我想索要些什么,这些都不重要
夏天它曾经来过太古路,但现在已经走了
 
 
2、
早八点,人群不断把太古路注满,注满,再注满
空气熙熙攘攘。拎着篮子的人用目光审视蔬菜和果肉
当熟人相遇,当不惑与花甲擦肩,当轻舞飞扬
如果把一个人的一生写进菜市场。如果,有旌旗飘荡
 
有人错过了马铃薯,有人爱上了西兰花。虾皮和土鸡蛋
书生和大妈。你看到的不全是假象,这一幕幕反复上演
就像阳光和雨反复交替。人群拥裹着钞票,钞票拥裹着人群
偶尔出走的魂灵,帮助理想逃出了墓地,生的气息四下散去
 
那个女子,把大片的光阴浪费在太古路上。习惯了天明
习惯了摇晃。连自己的心都管不住了,还要去管菜价
她深藏多年的心事,在这条三百米的小路上碎了一地
她知道,花生米们,是如何一颗一颗,被剥出新生
 
我想了很久,这就是一个灵与肉的市场,孤独与孤独
拥挤与拥挤,嘈杂与嘈杂。当清高与猪肉不期而遇
当庸俗与兰草狭路相逢,总有人期待纵身一跃
他幻想着,能否从太古路的这一头,跳到太古路的那一头
 
 
3、
菜贩子们在谈笑风生,看过往行人如往来白丁。因为
一天中最要命的时刻已经过去。当案板上的猪肉被削去了大半
当青菜们成群结队地奔走他乡,他们在热烈地聊着别人的事
或者想着自己的生意。悄无声息的冷,正在集体袭击太古路
 
我相信那些肉,正在被肢解,分离,各种刀法,各种烹调
我想象一条鱼被一束光击中,瞬间成为一幅完整的骨架
那些绿色的植物,正躺在千家万户的餐桌上,汇成各种温暖
太古路忙碌了一天,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像睡着了一样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愿意为它停留下来,走过来,走过去
当“矮子馅饼”的招牌在半空中漫不经心地摇晃。当
上海牌的缝纫机正在“哒哒哒”地作响,我想起家中那个女人
她从不上太古路菜市场,所以家里缺乏火一般的温暖
 
我想了很久,肯定是那么多故事勾引了我,挽留了我。
我坐在窗前,想着近在咫尺、墨迹未干的太古路。那么多记忆
铺天盖地,来了又走。我想着那个走过来走过去的人
他把太古路当成一卷三百米长的宣纸,沙沙地落下伤痕
 
 
4、
太古路向西,是世贸滨江花园。再向西,是英国海关公署
我执意向南,是狮子山小学。如果把繁杂的太古路倒空
这条路就可以通往长江,想走的人会走得太快
想留的人,会停下来
 
我在寻找活的雕塑
他们怀揣各家的心事,想着别人的女人
找得久了,雪粒子就在窗前坠落,仿佛未曾打过招呼
那些活的雕塑拥挤,擦肩,碰撞,最后归于寂静。污迹横流
 
是的,那个理发店里的女人,着魔似地扫着地上的碎头发
面条摊上的那个老头,仇人般地叭着十三块钱一包的普皖
还有,穿睡衣的太太,拎包的公务员,放学归来的小孩
这些鲜活的雕塑,无一例外地钻进晚上温暖的被窝筒
 
我想了很久,我之所以深爱这条路,不是因为它的名字
也不是因为它的位置。我只是一个想活下去的人
更多的时候,我只是一个想抄近路的人。我端坐在办公室里
看南方的天空枝蔓四散。我生锈的窗棂,只框住了这条太古路
 
 
5、
我是在2011年9月,和太古路发生关系,或者说
太古路和我发生了关系。当艳阳高照,当末路的热流趾高气扬
我站在路后,听江边的汽笛声划破长空
是的,我该回来了,我并不想谈谈那些失去的爱,和简历
 
我一个人穿越太古路,在人群中接踵,像新生儿一般颤栗
那些新鲜的玉米苞、花鲈鱼、大白菜,齐齐停住了谈话
等待我的惶恐、平静、还是从容?我只是喜欢这个路牌而已
哦,你好,太古路菜市场。这一刻的平静,我期待了多年
 
我剪了头发,以为那个剪法一般的小嫂子会和我多说几句话
我下了一碗宽面,因为饥饿,面汤变得美味,并且香了很久
我甚至发现了一个狭窄的门面,一个可以缝补漏洞的裁缝摊子
各色人等,人间杂粮,坊间万象。他想起被弯刀割去的甘蔗梢子
 
我想了很久。是那辆夜间驶出太古路的小汽车,不经意地刺痛了我
那光如炬,穿越瞳孔和胃。太古路上空荡荡的,早来的黑色
蒙蔽了所有人的眼睛。从办公室钻进黑色天幕,再钻回灯红酒绿
我慢慢踱步,想在一场与过往的较量中赢回一个属于自己的墓志铭
(2015.1.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