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姜里乡愁 (阅读404次)



【姜里乡愁】
 
清明节春阳高照,应刘亚武、夏杰约游昆山张浦姜里,张浦二同乡诗友树枝、进进俱往。姜里傍大直江,通航船,其内河塘村居有八卦图阵之称也。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钱,尽毁江南祖屋院落而起楼,但地貌俱在,水尤清澈,船鸭花树,仍可观赏。村人杨老师邀至堂屋闲坐,述村史野老之闻,檐下归燕呢喃,已筑泥巢二也,喜而记之。
 
 
看大直江里的行船,有着逆光的背景
越来越近,又突突远去
像出自一部创收无多的国产电影。
 
我们都走不快了,已不似八十年代的兔子
那样年轻。
老保长的二儿,还记得东岳庙
破碎的对联,他看门前水波也上了
九十四岁糊涂的年纪。
 
桃李花谢,转瞬即逝许多花瓣,和土改小组
记在账本上,被花家一双小儿女
叫过的姓名。
旧时堂前燕飞回生产队,水杉的阴影
已是一座风水故居。
 
走上响铃桥,回乡的驸马爷会望见阿娘塘
新来的共产党员,没有约会
也没有补药。
一些开得正好的晚樱,不循我们的私有感情
忙于内衣凌乱的婚礼。
 
水面上的鸭群,除扎猛子已经不会嘎嘎说话
而仓庚喈喈,仿佛每个词都能被五千年时光精心梳理。
如今,一尾虎头鲨游进水塘,必定会被众多健康的
涟漪欢迎。来到这里我们
必定爱上某人某事某物,否则我们就在生病。
 
来到这里,我们都不算失魂落魄
江流,道观,寻常巷陌,适于春光弥漫的午后太祖母
在尘世坚持得更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