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存近作 (阅读712次)



《失眠曲》
 
这个夜晚弹簧一样被拉长,手指是无辜的
它只负责指认
那个蹲在暗处的吸烟者
正是她前世的亲人
她轻易就剥开这个夜晚如一个裸露的橘子
一边咽下它饱满的汁液
一边攥紧干燥的被单
 
但天亮是一场迟迟不肯到来的阴谋
她怀疑闹钟是主犯
彻夜在心跳与“嘀嗒”声中辨认线索
昨天已到今天
今天已是明天
她要关闭窗帘,熄灭身体
还是解放袍子的蕾丝花边
放纵月光流窜作案?
 
第一次,她感觉自己被一个连环案套住
并非不想道“晚安”
“晚”在枕畔,“安”在橘子州头
她徒有一颗隔空取物之心
夜的茧还在继续裹紧缩拢
直至将她还原成最初的卵
仍无人知:为了偿还你当年那颗子弹
她已私藏火药三十余年
2014.11.20
 
《我想对自己来一场起义》
 
我想对自己来一场起义
一个人的战争
并不比千军万马的搏杀来得轻松
暮色四合的广场
我不断掏空自己
像要倾空体内的弹药库
 
积蓄了三十多年的热血
浇灌任何一株草木都是值得的
我将邀请一场暴雨加入
指示闪电见证
被流弹击中和被风暴掀翻
哪种痛更深刻持久
 
不妨再增加火药,流星雨,煤气罐
化突围的可能性为零
平静太久
是该对自己狠一点的时候了
如果一个血肉模糊的现场
能还原某些真实的片段
我不惧将自己肢解得更破碎
 
战场准备好了
这一刻有别于电影情节
无任何铺垫和背景
我两手空空
只交出那具初到人世的干净身子
“开枪吧!”
2014-11-21
 
 
《我和我的肋骨相认了》
 
坐阳光下发呆
总觉身体有所缺陷
这导致我仰望对面楼房恐高
看路上车辆飞驰有晕车感
午睡翻身坐起难辨梦境人间
顺手抓起杯子想从其裂口处辨认完整性
腿上抽丝的长袜又将我带入细节
随手写下纠缠不清的诗句
修剪吊兰的手却总想尝试利刀斩乱麻的痛快
秋风一起我就希望自己是截木柴被随时点燃
 
直到今天,我与你相认,我的肋骨
我身上所有凹处都找到对立的凸点
作为暂时的异物移植我体内
你重新定义了坚硬这个词
与皮肤、毛发、血液一起命名我为完整的女人
就是你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无需说什么肝胆相照,骨肉连心
对我这习惯摸黑上路的人而言
其实是额前安放了一束光
2014-11-22
 
 
《秋天何其辽阔》
 
秋天何其辽阔
锦被下的空虚因此更显饱满
此时再微小的不洁念头也会异军突起
惟有反复拧开水龙头
过滤掉所有的皮肤鳞屑
才有勇气在它身体里安置我的平原河流
 
当那些植被重新丰茂
田野上的裂缝像伤口闭拢愈合
溪涧游鱼安静如等待注解的偏旁
我缩回颤栗的手
不忍将它们从源头活水的母体剥离
 
只紧了紧裙摆,专注于一种温度的感知
从微凉到温热
手脚并用,上下求索
从轻风拂柳
到雨打芭蕉
峰回路转处攥紧昂首的向日葵
却舍弃不下它背后的阴影
 
一个贪心的人想要收编整个秋天呐
直至它倾空全部色彩和重量
抛出一枚浆果般的叹息
我希望接住这叹息
用仅剩的唇
2014-11-23
 
 
《卡布奇诺之夜》
 
月光泼洒门口吊兰时
水的持续滴答
并未缓解唇之焦渴
路灯醒来,照亮对面麻将馆
不安的大海
骰子起伏将持续到深夜
我还有大把时间感受潮水涨落
鱼跃水面
 
偶有勇士冲浪
泅渡时,他两肋挟裹的闪电
将夜撕开一道口子
体积正好容下一杯卡布其诺
 
磨豆机的运转早被熟知
合适的力度
顺时针方位
原地画圈的重复
直到你的手,被卡在凹凸两个齿轮之间
而我也穷尽了所有比喻:
咖啡已接近沸点
下一秒,在一个密闭的容器里
她将以液体的形式
度你重返人间
2014-11-24
 
 
《梦游症患者》
 
鼾声将兴奋剂灌注到空气中
肢解着一具身体
它听任发夹、肩带、裙摆劳燕纷飞
只跟随月光的白色绳索
一路飞奔,越跑越快
它甩掉了鞋子,甩掉肩上视若珍宝的文字包袱
最后甩掉那具
靠生产诗歌的狂风暴雨,来贿赂内心的躯壳
 
幸福啊,一个赤条条无牵挂的魂魄
在深夜的大街上两肋生风
越过紫荆,白鹭,鱼
广场,体育馆,袁筜湖
过尽千帆皆不是
直至重心不稳地撞上一根带电的线杆
她颤栗了
一股脑儿交出姓氏,血统与履历
只留下性别
 
午夜的湖面安静如少女的子宫
这个梦游患者终于重新躺下来
月光照着她如一枚轻薄的卵
似乎随便一个浪打来,就能将她溺亡
2014-11-25
 
 
《未竟之旅》
 
11点,是两个单数相爱后
卧成铁轨形状
隐身于夜的黑色屏风
占领各自空出来的领地
 
那时火车还未到来
我们只能像涉世未深的孩童
在想像中描摹它的速度和震颤的频率
偶尔放空身体
一种平稳的单调将生命拉得很长
从未有一个被碾压的世界
如此感动我
 
有时我怀疑自己还活着
看着窗外匀速后退的背景
像看着被丢弃在人世的一件件遗物
 
死亡在前方挂起一盏灯
我以为就要接近它时
其实是一次斜坡前的减速
当它拐个弯后重新提速
我已如经历一次自杀未遂昏昏欲睡
 
事实上,动车站已搬到岛外
我把自己搬到深夜的阳台
2014-11-26
 
 
《芭蕾或陀螺之夜》
 
十一月突然到来的寒冷
将夜晚削得十分陡峭
同时加大了
一个芭蕾舞者锥立的难度
 
眼看支撑溃散在即
一个适时到来的高手
用一枚陀螺
接应她旋转
 
他们共同将死亡之舞
推向高潮时
一个以手抽打
一个以足丈量
谁也不想独自承担
停下来的代价
 
绳甩动越快
他们赴死的决心越坚定
而当它放慢节奏转为拉扯
反而被绷紧
夹在两个战争的国家中间
无法收,也无法放
那种将断未断之痛
是两具身体
在玩锤子与钉子的游戏
 
舞毕,她不动声色收好
舞鞋与陀螺
平静如收藏
给自己量身定制的棺椁
2014-11-27
 
 
《雨夜》
 
雨夜。想像自己如天气骤变一样
颠覆身份
为什么雨下在我的土地,只是受潮
下在农民的田地,却是受孕?
其中奥秘永远是参不透的剧本
 
索性做个观众
看导演怎么利用一伙暴徒
平息另一伙
从月黑风高蒙面人探路
到刀光剑影出生入死
最后天空关上水龙头山河太平
我将自己肢解了一遍又一遍
 
好多年了。我惊讶于自己
还能和雨一样投入
当乌云撤掉幕布
我已无力收拾满地腐叶与落花
抹掉它们来过的证据
只得裹紧睡袍
棉被太小
捂不住花伞下
粉身碎骨的世界
2014-11-28
 
 
《诗是体内多出来的血》
 
诗忍在体内像血液忍在血管里很久了
它眼睁睁看着血细胞和血浆
如病毒繁殖般
拱动、萌芽、 裂开
想把所有溃烂的部分挤压到一个甬道
集中释放
 
雨没完没了地下着
继续做着浇透和膨胀的工作
它的下一步是将一枚花骨朵打开
 
诗的主人:一名资深血液病患者
终于等来了内科大夫
给出的诊断是血量过满
需要放血
剖开后
沿着血脉喷张的经脉
刀尖探到病源的盲点:
血涌出来
手术刀感动得哭了
 
这些曾被剔除在生活之外的液体
在体内憋太久了
直到这首诗被接生
就再也忍不住了
2014-11-29
 
 
《折腾不止》
 
无诗时
我专攻小饼
揉、捏、挤压、拍打
每一个动作都被发挥到极致
写诗剩余的力气
用来蹂躏一堆面团刚好
 
我的十指越来越灵巧
除了去爱,我还从未如此用心过
像对待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
我小心翼翼又全身投入手中的活计
 
该切块了。刀锋亮出它的刃
接上插头,烤箱瞬间炉火纯青
一个渐入佳境的乌托邦正在形成
里酥外焦之际
先生们,请备好你们的唇
2014-11-30
 
 
《渐冻人》
 
爽啊,温度一夜骤降
降吧。再冷些
要是再不冷,就让人疑心不是冬天了
低些,再低些
让小炒店那些频频爆炸的煤气罐
找不到燃点
逼一首诗的身体追着另一首
靠近取暖
 
在此之前你快热得不像个人了
手烫、脚烫、皮肤烫
骨头滋滋冒烟
像渴望一根火柴一样
渴望一场洪水
你被迫活成奋不顾身这个词
不是焚烧,便是溺亡
 
直到今夜,好一场及时冷
你再也不用担心身体
会像烤箱里的饼干一样焦糊了
再也不用在高烧不退
感觉和死亡只隔着一枚纽扣的距离的夜里
被系上等死
还是解开求生
的问题弄得心力交瘁
 
要冷就冷到彻底
冷到骨头错位器官分离
好让你借着冷的名义
将自己在人间活得不完整的部分
再拼凑一遍
2014-12-01
 
 
《登高赋》
 
要逆天吗?气温从冬窜回秋
此时宜登高
运气好的话
还能遇见菊花
正被阳光拨弄得通体舒展
无论萼或蕊
都似要将吟唱进行到底
 
作为伴奏,河的喘息恰到好处
它早过了澎湃的季节
水位与日俱低
不比夏天,已禁不住那些燥热的身体
在其内部一波又一波折腾
 
加油。别驻足
一步一景
登峰在即
今天下巍峨山峦,低凹平原
尽属君矣
看江山何其浩荡空旷
江山早被拔光了所有农作物
无论你踩不踩空
都必须在当了君王之后再当农夫
2014-12-2
 
 
《失眠颂》
 
被失眠逼得无路可逃的夜晚
持枪瞄准比死亡更疯狂的世界
扣动扳机,是需要勇气的
 
更多时候需要盘算
把身体交给安眠药和交给红酒
哪个更有效
 
其实十天不睡
和一夜连睡十次都不是问题
现在纠结的是
那些身体真正任性的时候
算不算睡呢?
 
不在床上
而是沙发、阳台、山坡、草地
不是常态的仰
而是卧、侧身、半坐躺
变换一切令自己舒服的姿势
只为了将睡觉这件事情
进行得更持久
 
又到十二点
睡已备好,觉未来
拉锯游戏刚要开始
2014-12-3
 
 
《在龙岩看月》
 
今晚无诗
但月光滴水
你期待的湿
和我理解的诗
不是同一个
 
月光,我从南到北来看你
你却自西向东公转
在人间,我还不曾像今晚这样
丧失方向感
 
我总是这样,容易被圆状的东西套牢
像这个一脚踩空的夜里
一个圆柱物抵住了我
因此免于失声  
2014-12-5
 
 
《山中采果小记》
 
深入一个村庄
挺进一座山的内部
你吃惊地发现
果子红了
那种腐而未烂的成熟
将一座山接近中年的母性
诠释得恰到好处
 
像一个被充满的轮胎
在人间闲置太久了
我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
当身体被太多甜占据
一声鸟鸣就能将我送上云端
 
但我想下坠
要落地,生根
稧子一样
钉入夜的左心房
天亮还得飞过另一座山头
但今夜我被没收了翅膀
2014.11.06 
 
 
《在土楼看红灯笼》
 
在人间
有时,感觉天亮太早了
以至你只能动用所有器官
投入其中
让它住在眼内,含在嘴里
握在手中
淌在汗液间。感受比死亡更纯粹的美
如何排兵布阵,占领所有屋檐
逼退那些喷火的眼睛
 
我们是惟一,如此近距离
目睹它用整个生命
熬制一种颜色全过程的人
也是惟一,将看红灯笼当成毕生夙愿的人
 
如今,火触手可及
我们却只能眼睁睁看它就这么红着
红到似乎要胀破
流血
红成一首悬空的绝唱
以至再也承受不了自身热度
而烧灼成灰
你我却无力
捅破那层纸
熄灭它
2014-12-8
 
 
《钉子》
 
钉子有它自己的选择
坚硬,尖锐
头一次刺探就坚定了方向
只要出路不问出口
 
那些站着坐着躺着都不适的夜晚
木头是惟一的知己
想板上钉钉,就索性再用力一点
入木三分还远不够
抵达身体里
预留的位置
 
那天,在木工房
木匠动用了他最大的一枚钉子
并将它们吻合得浑然一体
技术之娴熟
好像那钉子原本就是他自身一部分
他只是个将舌头当成钥匙
轻易就撬开别人嘴唇的惯偷
 
她有作为同伙的慌乱和羞愧
直至抹除所有残留木屑
发现阳光很好
她庆幸无人发现身上的光芒
来自体内的钉子
2014-12-9
 
 
《震后关键词》
 
转身离去的夜晚
像水手冲浪后的大海
潮湿的沙滩,裸露着余波饱满的线条
它起伏的频率
取决于此前搅动的力度
 
相比你来时刚发生的一场地震
应该庆幸
摸摸唇,唇是湿的
摸摸皮肤,皮肤是热的
摸摸心腔,心脏凸凹有致
一场毫无预感的意外将你们掠夺得一无所有
但留下了器官
和那些在几乎被一夜摧毁的音乐厅里
弹奏身体交响曲的人们一样
都在用大难不死后的汗液和心跳验证生命
 
当那些裂缝神奇地重新合拢后
世界依然完整
它戏剧般地指出了:
你们是活过一遍的人还在活着
爱过一遍的人仍在爱着
前半生经历的一场地壳运动
足以擦亮下半生几个关键词:
余波,余震,余生,余爱
2014-12-10
 
 
《亲爱》
 
三十年苦练口语
仍惮于说出一个词
反而强化了与它的关系:
含在嘴里,捂在怀中
刻在骨上,淌在血液间
 
晨起上班,像怀揣煮熟的山药和手雷
捧着怕烫,摊手怕爆
遂拆开。端上午餐桌面
昨晚的剩饭上
躺着今晨滴水的蔬菜
亲在下,爱在上
诗歌的刀叉进进出出
裹腹和尝鲜
它都想试试
 
但夜霸道地竖起了隔离墙
命枕畔那个
自我训练人工呼吸能力
另一个率精兵十万
占领黑暗的山头
当红旗插上最高峰
他享受这一刻:顾此失彼的跷跷板游戏王国里
管什么亲上爱下
还是爱上亲下
最后统统跌落吃饭睡觉的人间
 
那已是三十年后。那时的人间已无风月
像一个人了关闭了泪腺,缝合了身体
她将至死对这个词守口如瓶
像服毒一样吞下
永不为人知的真相:
亲完,用力爱
爱后,未必亲
2014-12-11
 
 
<<峰吧之夜>>
 
他们头一次尝试
将夜安置在跷跷板上时
发现世界简单到只剩下性别
有时男上女下,有时女上男下
起落的幅度
决定着游戏的刺激程度
 
诗歌接龙同时进行
酒精将词语发酵得很舒服
接下来只要将夜再稍微拨开一点
就能看清楚舞台上那束垂直的光
眼前的混沌,是因为他们
喝得还不够用力
 
于是定规则
谁先说杯莫停
谁就得被酒弄一下
第二个,弄两下
第三个
一下一下又一下
 
最后玩魔术
他的五指间突然多出一根皮带
将它弄松垮
展开压薄后
用擀面杖卷成酒杯形
杯深颈长
正好容纳这个夜晚所有多出来的液体
2014-12-12
 
 
<<草原>>
 
我有万亩草原
和一个隐形的你
那些草在天边筑成无数堤坝
每当它们深夜里波涛一样翻滚
你都说那是我们在这世上
最后一道屏障
不知深浅的马,羊群和牧民
他们没想过贸然闯入草原的内心
会被卷入漩涡之中
下落不明
 
惟有你
春风一样深入过每一株草的死亡与新生
我躺在契约一样庄严的星空下
看着你被另一片草原认领
明知伸手与放手
都是抓空
在每个坟茔一样覆盖下来的夜晚
我放任那些草自生自灭
目睹他们饥饿的嘴唇
将原野啃得遍体鳞伤
 
当你终于现身
肩负返绿草原的使命
出现在这首汁液饱满的诗中
已是冬天
我无力再生长一遍
2014-12-13
 
<<鱼歌>>
 
给我一块砧板
好让我在上面鱼一样
练习腾空,侧翻和仰卧
你手起刀落的利索
将斩断我与这世界纠缠不清的关系
完整的死亡,同时带走你刻在我身体
图腾一样的印记
 
一池鳞片,新鲜得如同刚从你手指间
流淌出来的音符
爱与死,被如此完美地安置在
这个夜晚的G点
让人几乎遗忘了通往黎明的途中
有比一条去鳞的鱼
更残苛的等待
 
那时,东方尚未亮出它的鱼肚
油锅也未支起
剩余的时间足够
你慢慢打磨手中的刀
2014-12-14
 
<<摇滚之夜>>
 
天生五音不全
只好在多数K歌场合选择闭口
羡慕那些喉咙张弛有致的高手
他们嘴唇的每一次开合
都显示喉道良好的弹性
 
似乎随时可以将世界咬进
一声悠长清晰的”啊”中
或是短促含混的”哦”中
无论G调或是F调
和声都配合得恰到好处
当一个高音被飙到极致
却又在急转直下的低音部停住
每次高潮前的完美噤声
都让人揪心他们的生死
 
我曾亲历两个摇滚歌手
仅凭手势就毫不费力地挖出一个大海
前浪扑打后浪的过程中
海面所有船只都悄然拉紧了桅杆
连滩上贝壳也屏住呼吸
我深知此曲已完成得严丝合缝
无法再加入任何一个音符
 
但他们泪流满面的瞬间
却成为我心头一个永久的悬念:
那晚他们到底忍没忍住
将活着的真相一语道破?
 
2014-12-15
 
 
<<登机前夜>>
 
“别人的幸福在打桩”,这是你说的
那么,不如与我同去看红高粱
在这个穗子正饱满的冬季
穿过机场的安检通道
如通过庄严的教堂甬道
接过神父手中
递过来的高粱杆
一起驱赶到白云之上
 
虽然我丧失一飞冲天的豪气好久了
但在空中,更容易将身体放轻
让羁绊之物勾结彩虹
将云雨之事涂抹得有声有色
 
明知见证红浪翻滚时辰未到
一只等待天亮的公鸡
还是没能按捺住翅膀
仿佛从未有一种相认
如此紧迫地需要一声打鸣
 
我手中这柄寻根的榔头
挖出的清泉
是来自你当年不遗余力打下的那口井吗?
如果是
我将用下半生的全部经血
作为偿还
不安如今夜.即使我将出生地迁到床上
还是无法阻止棉被下蠢蠢欲动的蚕群
啃噬,要让东方提早见红
 
2014-12-16
 
 
 
<冬笋记>《失眠曲》
 
这个夜晚弹簧一样被拉长,手指是无辜的
它只负责指认
那个蹲在暗处的吸烟者
正是她前世的亲人
她轻易就剥开这个夜晚如一个裸露的橘子
一边咽下它饱满的汁液
一边攥紧干燥的被单
 
但天亮是一场迟迟不肯到来的阴谋
她怀疑闹钟是主犯
彻夜在心跳与“嘀嗒”声中辨认线索
昨天已到今天
今天已是明天
她要关闭窗帘,熄灭身体
还是解放袍子的蕾丝花边
放纵月光流窜作案?
 
第一次,她感觉自己被一个连环案套住
并非不想道“晚安”
“晚”在枕畔,“安”在橘子州头
她徒有一颗隔空取物之心
夜的茧还在继续裹紧缩拢
直至将她还原成最初的卵
仍无人知:为了偿还你当年那颗子弹
她已私藏火药三十余年
2014.11.20
 
《我想对自己来一场起义》
 
我想对自己来一场起义
一个人的战争
并不比千军万马的搏杀来得轻松
暮色四合的广场
我不断掏空自己
像要倾空体内的弹药库
 
积蓄了三十多年的热血
浇灌任何一株草木都是值得的
我将邀请一场暴雨加入
指示闪电见证
被流弹击中和被风暴掀翻
哪种痛更深刻持久
 
不妨再增加火药,流星雨,煤气罐
化突围的可能性为零
平静太久
是该对自己狠一点的时候了
如果一个血肉模糊的现场
能还原某些真实的片段
我不惧将自己肢解得更破碎
 
战场准备好了
这一刻有别于电影情节
无任何铺垫和背景
我两手空空
只交出那具初到人世的干净身子
“开枪吧!”
2014-11-21
 
 
《我和我的肋骨相认了》
 
坐阳光下发呆
总觉身体有所缺陷
这导致我仰望对面楼房恐高
看路上车辆飞驰有晕车感
午睡翻身坐起难辨梦境人间
顺手抓起杯子想从其裂口处辨认完整性
腿上抽丝的长袜又将我带入细节
随手写下纠缠不清的诗句
修剪吊兰的手却总想尝试利刀斩乱麻的痛快
秋风一起我就希望自己是截木柴被随时点燃
 
直到今天,我与你相认,我的肋骨
我身上所有凹处都找到对立的凸点
作为暂时的异物移植我体内
你重新定义了坚硬这个词
与皮肤、毛发、血液一起命名我为完整的女人
就是你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无需说什么肝胆相照,骨肉连心
对我这习惯摸黑上路的人而言
其实是额前安放了一束光
2014-11-22
 
 
《秋天何其辽阔》
 
秋天何其辽阔
锦被下的空虚因此更显饱满
此时再微小的不洁念头也会异军突起
惟有反复拧开水龙头
过滤掉所有的皮肤鳞屑
才有勇气在它身体里安置我的平原河流
 
当那些植被重新丰茂
田野上的裂缝像伤口闭拢愈合
溪涧游鱼安静如等待注解的偏旁
我缩回颤栗的手
不忍将它们从源头活水的母体剥离
 
只紧了紧裙摆,专注于一种温度的感知
从微凉到温热
手脚并用,上下求索
从轻风拂柳
到雨打芭蕉
峰回路转处攥紧昂首的向日葵
却舍弃不下它背后的阴影
 
一个贪心的人想要收编整个秋天呐
直至它倾空全部色彩和重量
抛出一枚浆果般的叹息
我希望接住这叹息
用仅剩的唇
2014-11-23
 
 
《卡布奇诺之夜》
 
月光泼洒门口吊兰时
水的持续滴答
并未缓解唇之焦渴
路灯醒来,照亮对面麻将馆
不安的大海
骰子起伏将持续到深夜
我还有大把时间感受潮水涨落
鱼跃水面
 
偶有勇士冲浪
泅渡时,他两肋挟裹的闪电
将夜撕开一道口子
体积正好容下一杯卡布其诺
 
磨豆机的运转早被熟知
合适的力度
顺时针方位
原地画圈的重复
直到你的手,被卡在凹凸两个齿轮之间
而我也穷尽了所有比喻:
咖啡已接近沸点
下一秒,在一个密闭的容器里
她将以液体的形式
度你重返人间
2014-11-24
 
 
《梦游症患者》
 
鼾声将兴奋剂灌注到空气中
肢解着一具身体
它听任发夹、肩带、裙摆劳燕纷飞
只跟随月光的白色绳索
一路飞奔,越跑越快
它甩掉了鞋子,甩掉肩上视若珍宝的文字包袱
最后甩掉那具
靠生产诗歌的狂风暴雨,来贿赂内心的躯壳
 
幸福啊,一个赤条条无牵挂的魂魄
在深夜的大街上两肋生风
越过紫荆,白鹭,鱼
广场,体育馆,袁筜湖
过尽千帆皆不是
直至重心不稳地撞上一根带电的线杆
她颤栗了
一股脑儿交出姓氏,血统与履历
只留下性别
 
午夜的湖面安静如少女的子宫
这个梦游患者终于重新躺下来
月光照着她如一枚轻薄的卵
似乎随便一个浪打来,就能将她溺亡
2014-11-25
 
 
《未竟之旅》
 
11点,是两个单数相爱后
卧成铁轨形状
隐身于夜的黑色屏风
占领各自空出来的领地
 
那时火车还未到来
我们只能像涉世未深的孩童
在想像中描摹它的速度和震颤的频率
偶尔放空身体
一种平稳的单调将生命拉得很长
从未有一个被碾压的世界
如此感动我
 
有时我怀疑自己还活着
看着窗外匀速后退的背景
像看着被丢弃在人世的一件件遗物
 
死亡在前方挂起一盏灯
我以为就要接近它时
其实是一次斜坡前的减速
当它拐个弯后重新提速
我已如经历一次自杀未遂昏昏欲睡
 
事实上,动车站已搬到岛外
我把自己搬到深夜的阳台
2014-11-26
 
 
《芭蕾或陀螺之夜》
 
十一月突然到来的寒冷
将夜晚削得十分陡峭
同时加大了
一个芭蕾舞者锥立的难度
 
眼看支撑溃散在即
一个适时到来的高手
用一枚陀螺
接应她旋转
 
他们共同将死亡之舞
推向高潮时
一个以手抽打
一个以足丈量
谁也不想独自承担
停下来的代价
 
绳甩动越快
他们赴死的决心越坚定
而当它放慢节奏转为拉扯
反而被绷紧
夹在两个战争的国家中间
无法收,也无法放
那种将断未断之痛
是两具身体
在玩锤子与钉子的游戏
 
舞毕,她不动声色收好
舞鞋与陀螺
平静如收藏
给自己量身定制的棺椁
2014-11-27
 
 
《雨夜》
 
雨夜。想像自己如天气骤变一样
颠覆身份
为什么雨下在我的土地,只是受潮
下在农民的田地,却是受孕?
其中奥秘永远是参不透的剧本
 
索性做个观众
看导演怎么利用一伙暴徒
平息另一伙
从月黑风高蒙面人探路
到刀光剑影出生入死
最后天空关上水龙头山河太平
我将自己肢解了一遍又一遍
 
好多年了。我惊讶于自己
还能和雨一样投入
当乌云撤掉幕布
我已无力收拾满地腐叶与落花
抹掉它们来过的证据
只得裹紧睡袍
棉被太小
捂不住花伞下
粉身碎骨的世界
2014-11-28
 
 
《诗是体内多出来的血》
 
诗忍在体内像血液忍在血管里很久了
它眼睁睁看着血细胞和血浆
如病毒繁殖般
拱动、萌芽、 裂开
想把所有溃烂的部分挤压到一个甬道
集中释放
 
雨没完没了地下着
继续做着浇透和膨胀的工作
它的下一步是将一枚花骨朵打开
 
诗的主人:一名资深血液病患者
终于等来了内科大夫
给出的诊断是血量过满
需要放血
剖开后
沿着血脉喷张的经脉
刀尖探到病源的盲点:
血涌出来
手术刀感动得哭了
 
这些曾被剔除在生活之外的液体
在体内憋太久了
直到这首诗被接生
就再也忍不住了
2014-11-29
 
 
《折腾不止》
 
无诗时
我专攻小饼
揉、捏、挤压、拍打
每一个动作都被发挥到极致
写诗剩余的力气
用来蹂躏一堆面团刚好
 
我的十指越来越灵巧
除了去爱,我还从未如此用心过
像对待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
我小心翼翼又全身投入手中的活计
 
该切块了。刀锋亮出它的刃
接上插头,烤箱瞬间炉火纯青
一个渐入佳境的乌托邦正在形成
里酥外焦之际
先生们,请备好你们的唇
2014-11-30
 
 
《渐冻人》
 
爽啊,温度一夜骤降
降吧。再冷些
要是再不冷,就让人疑心不是冬天了
低些,再低些
让小炒店那些频频爆炸的煤气罐
找不到燃点
逼一首诗的身体追着另一首
靠近取暖
 
在此之前你快热得不像个人了
手烫、脚烫、皮肤烫
骨头滋滋冒烟
像渴望一根火柴一样
渴望一场洪水
你被迫活成奋不顾身这个词
不是焚烧,便是溺亡
 
直到今夜,好一场及时冷
你再也不用担心身体
会像烤箱里的饼干一样焦糊了
再也不用在高烧不退
感觉和死亡只隔着一枚纽扣的距离的夜里
被系上等死
还是解开求生
的问题弄得心力交瘁
 
要冷就冷到彻底
冷到骨头错位器官分离
好让你借着冷的名义
将自己在人间活得不完整的部分
再拼凑一遍
2014-12-01
 
 
《登高赋》
 
要逆天吗?气温从冬窜回秋
此时宜登高
运气好的话
还能遇见菊花
正被阳光拨弄得通体舒展
无论萼或蕊
都似要将吟唱进行到底
 
作为伴奏,河的喘息恰到好处
它早过了澎湃的季节
水位与日俱低
不比夏天,已禁不住那些燥热的身体
在其内部一波又一波折腾
 
加油。别驻足
一步一景
登峰在即
今天下巍峨山峦,低凹平原
尽属君矣
看江山何其浩荡空旷
江山早被拔光了所有农作物
无论你踩不踩空
都必须在当了君王之后再当农夫
2014-12-2
 
 
《失眠颂》
 
被失眠逼得无路可逃的夜晚
持枪瞄准比死亡更疯狂的世界
扣动扳机,是需要勇气的
 
更多时候需要盘算
把身体交给安眠药和交给红酒
哪个更有效
 
其实十天不睡
和一夜连睡十次都不是问题
现在纠结的是
那些身体真正任性的时候
算不算睡呢?
 
不在床上
而是沙发、阳台、山坡、草地
不是常态的仰
而是卧、侧身、半坐躺
变换一切令自己舒服的姿势
只为了将睡觉这件事情
进行得更持久
 
又到十二点
睡已备好,觉未来
拉锯游戏刚要开始
2014-12-3
 
 
《在龙岩看月》
 
今晚无诗
但月光滴水
你期待的湿
和我理解的诗
不是同一个
 
月光,我从南到北来看你
你却自西向东公转
在人间,我还不曾像今晚这样
丧失方向感
 
我总是这样,容易被圆状的东西套牢
像这个一脚踩空的夜里
一个圆柱物抵住了我
因此免于失声  
2014-12-5
 
 
《山中采果小记》
 
深入一个村庄
挺进一座山的内部
你吃惊地发现
果子红了
那种腐而未烂的成熟
将一座山接近中年的母性
诠释得恰到好处
 
像一个被充满的轮胎
在人间闲置太久了
我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
当身体被太多甜占据
一声鸟鸣就能将我送上云端
 
但我想下坠
要落地,生根
稧子一样
钉入夜的左心房
天亮还得飞过另一座山头
但今夜我被没收了翅膀
2014.11.06 
 
 
《在土楼看红灯笼》
 
在人间
有时,感觉天亮太早了
以至你只能动用所有器官
投入其中
让它住在眼内,含在嘴里
握在手中
淌在汗液间。感受比死亡更纯粹的美
如何排兵布阵,占领所有屋檐
逼退那些喷火的眼睛
 
我们是惟一,如此近距离
目睹它用整个生命
熬制一种颜色全过程的人
也是惟一,将看红灯笼当成毕生夙愿的人
 
如今,火触手可及
我们却只能眼睁睁看它就这么红着
红到似乎要胀破
流血
红成一首悬空的绝唱
以至再也承受不了自身热度
而烧灼成灰
你我却无力
捅破那层纸
熄灭它
2014-12-8
 
 
《钉子》
 
钉子有它自己的选择
坚硬,尖锐
头一次刺探就坚定了方向
只要出路不问出口
 
那些站着坐着躺着都不适的夜晚
木头是惟一的知己
想板上钉钉,就索性再用力一点
入木三分还远不够
抵达身体里
预留的位置
 
那天,在木工房
木匠动用了他最大的一枚钉子
并将它们吻合得浑然一体
技术之娴熟
好像那钉子原本就是他自身一部分
他只是个将舌头当成钥匙
轻易就撬开别人嘴唇的惯偷
 
她有作为同伙的慌乱和羞愧
直至抹除所有残留木屑
发现阳光很好
她庆幸无人发现身上的光芒
来自体内的钉子
2014-12-9
 
 
《震后关键词》
 
转身离去的夜晚
像水手冲浪后的大海
潮湿的沙滩,裸露着余波饱满的线条
它起伏的频率
取决于此前搅动的力度
 
相比你来时刚发生的一场地震
应该庆幸
摸摸唇,唇是湿的
摸摸皮肤,皮肤是热的
摸摸心腔,心脏凸凹有致
一场毫无预感的意外将你们掠夺得一无所有
但留下了器官
和那些在几乎被一夜摧毁的音乐厅里
弹奏身体交响曲的人们一样
都在用大难不死后的汗液和心跳验证生命
 
当那些裂缝神奇地重新合拢后
世界依然完整
它戏剧般地指出了:
你们是活过一遍的人还在活着
爱过一遍的人仍在爱着
前半生经历的一场地壳运动
足以擦亮下半生几个关键词:
余波,余震,余生,余爱
2014-12-10
 
 
《亲爱》
 
三十年苦练口语
仍惮于说出一个词
反而强化了与它的关系:
含在嘴里,捂在怀中
刻在骨上,淌在血液间
 
晨起上班,像怀揣煮熟的山药和手雷
捧着怕烫,摊手怕爆
遂拆开。端上午餐桌面
昨晚的剩饭上
躺着今晨滴水的蔬菜
亲在下,爱在上
诗歌的刀叉进进出出
裹腹和尝鲜
它都想试试
 
但夜霸道地竖起了隔离墙
命枕畔那个
自我训练人工呼吸能力
另一个率精兵十万
占领黑暗的山头
当红旗插上最高峰
他享受这一刻:顾此失彼的跷跷板游戏王国里
管什么亲上爱下
还是爱上亲下
最后统统跌落吃饭睡觉的人间
 
那已是三十年后。那时的人间已无风月
像一个人了关闭了泪腺,缝合了身体
她将至死对这个词守口如瓶
像服毒一样吞下
永不为人知的真相:
亲完,用力爱
爱后,未必亲
2014-12-11
 
 
<<峰吧之夜>>
 
他们头一次尝试
将夜安置在跷跷板上时
发现世界简单到只剩下性别
有时男上女下,有时女上男下
起落的幅度
决定着游戏的刺激程度
 
诗歌接龙同时进行
酒精将词语发酵得很舒服
接下来只要将夜再稍微拨开一点
就能看清楚舞台上那束垂直的光
眼前的混沌,是因为他们
喝得还不够用力
 
于是定规则
谁先说杯莫停
谁就得被酒弄一下
第二个,弄两下
第三个
一下一下又一下
 
最后玩魔术
他的五指间突然多出一根皮带
将它弄松垮
展开压薄后
用擀面杖卷成酒杯形
杯深颈长
正好容纳这个夜晚所有多出来的液体
2014-12-12
 
 
<<草原>>
 
我有万亩草原
和一个隐形的你
那些草在天边筑成无数堤坝
每当它们深夜里波涛一样翻滚
你都说那是我们在这世上
最后一道屏障
不知深浅的马,羊群和牧民
他们没想过贸然闯入草原的内心
会被卷入漩涡之中
下落不明
 
惟有你
春风一样深入过每一株草的死亡与新生
我躺在契约一样庄严的星空下
看着你被另一片草原认领
明知伸手与放手
都是抓空
在每个坟茔一样覆盖下来的夜晚
我放任那些草自生自灭
目睹他们饥饿的嘴唇
将原野啃得遍体鳞伤
 
当你终于现身
肩负返绿草原的使命
出现在这首汁液饱满的诗中
已是冬天
我无力再生长一遍
2014-12-13
 
<<鱼歌>>
 
给我一块砧板
好让我在上面鱼一样
练习腾空,侧翻和仰卧
你手起刀落的利索
将斩断我与这世界纠缠不清的关系
完整的死亡,同时带走你刻在我身体
图腾一样的印记
 
一池鳞片,新鲜得如同刚从你手指间
流淌出来的音符
爱与死,被如此完美地安置在
这个夜晚的G点
让人几乎遗忘了通往黎明的途中
有比一条去鳞的鱼
更残苛的等待
 
那时,东方尚未亮出它的鱼肚
油锅也未支起
剩余的时间足够
你慢慢打磨手中的刀
2014-12-14
 
<<摇滚之夜>>
 
天生五音不全
只好在多数K歌场合选择闭口
羡慕那些喉咙张弛有致的高手
他们嘴唇的每一次开合
都显示喉道良好的弹性
 
似乎随时可以将世界咬进
一声悠长清晰的”啊”中
或是短促含混的”哦”中
无论G调或是F调
和声都配合得恰到好处
当一个高音被飙到极致
却又在急转直下的低音部停住
每次高潮前的完美噤声
都让人揪心他们的生死
 
我曾亲历两个摇滚歌手
仅凭手势就毫不费力地挖出一个大海
前浪扑打后浪的过程中
海面所有船只都悄然拉紧了桅杆
连滩上贝壳也屏住呼吸
我深知此曲已完成得严丝合缝
无法再加入任何一个音符
 
但他们泪流满面的瞬间
却成为我心头一个永久的悬念:
那晚他们到底忍没忍住
将活着的真相一语道破?
 
2014-12-15
 
 
<<登机前夜>>
 
“别人的幸福在打桩”,这是你说的
那么,不如与我同去看红高粱
在这个穗子正饱满的冬季
穿过机场的安检通道
如通过庄严的教堂甬道
接过神父手中
递过来的高粱杆
一起驱赶到白云之上
 
虽然我丧失一飞冲天的豪气好久了
但在空中,更容易将身体放轻
让羁绊之物勾结彩虹
将云雨之事涂抹得有声有色
 
明知见证红浪翻滚时辰未到
一只等待天亮的公鸡
还是没能按捺住翅膀
仿佛从未有一种相认
如此紧迫地需要一声打鸣
 
我手中这柄寻根的榔头
挖出的清泉
是来自你当年不遗余力打下的那口井吗?
如果是
我将用下半生的全部经血
作为偿还
不安如今夜.即使我将出生地迁到床上
还是无法阻止棉被下蠢蠢欲动的蚕群
啃噬,要让东方提早见红
 
2014-12-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