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阅读笔记:女性(组诗) (阅读501次)



阅读笔记:女性(组诗)
荆溪
 
 
西蒙娜·德·波伏娃
 
 
她扭动腰肢
呼与吸
之间有块空白
我们之间似无秘密
——那自然的秘密链条
齿轮的动作
却不合适于
这辆自行车
以及端居上面的她
在夏天的边界延伸
幸福
她怀里发烫的小石头
升起火焰
——外面以外

不可触碰
所有的黄都在中心沉淀
相反的疼
以坡度和绿叶滑翔
——不在合适的方向上
动作
等于零
但是尸体
并不安静
她遇见站牌
一次一次一次
从不下车
意图相当明显
现在
她扭动腰肢
世界的韵脚
比规定的时间

当硬空气回来
刺入我的睡眠
 
 
2003.9.26
 
 
西尔维亚·普拉斯
        
        
那一天你看见了伦敦
一种雾,来历不明
 
那一夜你看见我
凝结的镜子。父亲在里面慢慢消失
 
那一刻你牵着爱丽儿,你心爱的坐骑
风暴撒开四蹄
        
那一刻你看见煤气嘶叫
成群的孩子蹦落地上像成熟的果子
 
滑进冬天。大雪瞬间撬开了寓所
你寄居的2月10日
 
未凋零的绿叶
来到1963年
 
必定与你相遇
必定与你分离
 
你的双手曾紧紧握住

 
 
2007.6.13
 
 
艾米莉·狄金森
 
 
她正在东边的温室
照料一朵山坡上开败的雏菊
或抚慰从缅恩街小巷逃亡的
一只食米鸟
 
她返回窗户边时与我
有一秒钟对视
然后迅速地跑开了
 
像一枚快乐的小石子
蹦蹦跳跳着穿过了时间的
草丛
 
一枚静穆的小石子
多么快乐。窗外就是
开满鲜花的古中国
晨光与夕晖正从她白袍上缓缓
淌入我的庭院
 
恨与爱
多么渺小
她对小镇之外的命运
了如指掌
 
 
2007.6.16
 
 
安娜·阿赫玛托娃
 
 
美是可怕的——
这是肯定
 
爱是一种距离——
直到一批情人和爱人吞下你
或祖国的子弹
 
而“我爱着那个爱着我的”
你的泪水浸湿我的双唇
 
浑身碎裂
骨头——
携带乌云披肩的月亮
 
夜空迟钝
麻木的独眼
 
另外的眼睛
瞪着彼得堡
一堵石化的墙
 
皎洁的浮雕,“用我的儿子割去
我的舌,斩断我的手吧!”
 
心在十字架上
温柔跳荡——
我爱着你!
 
心脏钉着你名字
俄罗斯尊贵的嚎啕
 
整个时代的遗孀,修女
或荡妇
凝固在家中铁窗旁
 
 
2007.6.17
 
 
玛琳娜·茨维塔耶娃

 
诀别时盛开花朵
并将死神吞噬。小男孩用红唇烙着金色
的吻:一个巨大的叹息
是冰冷的索环,也是热烈的拐杖
在俄罗斯身后,在克里姆林宫的肋骨上
手挽着手
并肩走过狭窄的大地
等肉体挣脱囚笼,阁楼升起无法触及的坟墓
我们就分头去“寻找一名可靠的女友”
在纸上描绘出纯洁的亲吻和拥抱
在男人皮肤上起床
在女人身体中安眠
在唐朝写诗
在联合国拍卖
祈祷吧十七岁
不朽的花篮
尘埃中的玫瑰
在玫瑰中枯萎
火焰
以火焰轰鸣
把死亡的脚掌举得高高
瀑布一样奔跑!
 
 
2007.6.21
 
 
英格博格·巴赫曼
 
 
给我一秒钟
但我将出现在
别的一秒钟里
 
三十岁之前
我是我的玫瑰
尚未知晓
隔墙的暴雨
就在枕边
 
假如一块石头能够感动
另一块
我就放声哭泣
 
我就放声大笑
或沉默
以告别为荣誉
追随永恒的河流
消逝在远方
 
尽管我是我主演的悲剧
而在下一秒钟
必定成为喜剧
 
一个生还者的行姿贯穿所有死亡
并通知:爱人!
你要提前到来!
三十岁之后
有人会把河床悄悄填平
 
正像窃走我们共同的棺柩
而窃贼,多么像,我们自己
太阳底下乌黑的身影!
 
 
2007.6.22
 
 
奈丽·萨克斯
 
 
逃离
或被驱逐
生还者举着黑夜的烟囱
坚持祖先的拼写
 
希伯来,阿拉伯,鲜卑,
雅利安……
是的我看到
大海在收缩
 
黄昏
以苏美尔人的眼
或computer注释
《黄帝内经》
 
——中医学院的选修课
 
为古琴戴上金属耳环
进行昆曲的摇滚
小心!
土耳其被撕裂了
 
一座象形的尸骸
我的爱
葬入优雅的粗砺之中
我还将看到:
 
多少死者的死
多少生还者迈着邯郸步法
天亮时
谁回到了家乡
 
 
2007.6.24
 
 
作为信条的信条及其意象

 
hi,Ezra Pound,你是否说过“一生
只呈现一个意象”?柔和的语词蹲下身来
按圣伊丽莎白的标准姿势交给H·D
三十年、绿斗篷、黎明的纺织机、喷雾剂。
 
她嗅出一座大海,提早抵达
一天的终点。毫无疑问,有不可替代之旋涡
充满夏季的松针之池。
 
波浪是伸进夜晚的手臂——我悄悄进行
一个发明,与潮汐签署的秘密契约要在
白色纸张白色字迹里边找到一项绿专利!
 
hi,坐下来,H·D,我们并非窗沿那里
耷拉着脑袋的一块
冏冏
世界并存着两座坟墓
一座叫黑暗一座叫光明,头顶上方倾泻月光
像你的英文一样忧伤、迷人
——正是,植物的气味
使狩猎者平静
捉住狐的语调脱去森林的豹皮
 
H·D,汉字与它的情人嬉戏如蛇
海豚的乌青的皮肤晾晒之岸
像死神
口吐白沫
 
H·D,请坐,我们离开这座碎裂的火炉
喝杯和气的酒并给幼稚的Pound套上时间
这匹小马驹好吗现在它被叫做car
或吃燃油的畜生
以后说不定叫做光——
三百年,或1800年,眨眨右眼皮就会看见
空空之佛
 
H·D,父亲是一名不断发育的女性吗
会计算机会刺绣会缝补他的湿漉漉的脚印
拉着一根绳索穿过地板的针眼,三百岁!
H·D,他的海水扎进我的松枝
眸子发绿身体发绿胆汁发绿,请看
独自旋转的春天把葱绿尽数摔在
岩石上!
 
H·D,避免窃贼与模特穿上你
甘甜苦涩举案齐眉的身体
灵魂的隐身术分身术炼金术巫术
整体的发明招摇过市
 
H·D,意象之唇吐出巨大的Pound爸爸妈妈
“他死后,我夜夜都梦见他。”
新鲜的叶丛关闭海水
赫赫作响
我们总被绿漩涡淹没也紧随它升起
第三批松枝一条条宽敞的臂膀
H·D,此刻我们一心一意这片蔚蓝扔出绿色
之墙!
 
 
2008年底
注:H·D:Hilda Doolittle,美国现代著名女诗人。
 
 
1928:一月或六月的汉娜·阿伦特
 
 
看,马保上空云彩璀璨
约定灯光,但变黑,溃烂
 
宽与长的议题,溅下水来
每当水龙头洗碗的哗哗声生长一寸
一个女人就会弹出镜里,催促我
快给身体套上又快又忙的大腿
 
假设脆弱像个窃贼横行街市
拐弯的巷弄怯怯,潜入夜店
她从镜里盗取火烛、棉花和糖果
 
这窃癖多么奇特:当把阴郁的脸
覆盖马保,她穿过巴黎为我打伞
 
不。马保将座落我的视野之外
在那个日子之前在那面镜子之前
她凝视我死去,她再凝视我活着
 
亲爱的马保,美丽的校园
我的翅膀被套上我的马鞍
她从窗户甩出的灯光
紧紧,裹住我;随即,拧灭我
 
啊,这块土地遍植橄榄树!
而我的幽灵将携带永生的友谊
使一个宇宙改道
使春天挂满葱郁的叶片
 
 
2009.1
 
 
汉娜·阿伦特的一个瞬间
 
 
安蒂格尼,亲爱的,树叶发亮
电线杆后涌动绿突突的小脑袋
涂满怀旧
腊梅跟风雪交谈之夜
时光欢喜缓慢
词越来越亮
直抵思想的隐秘和短暂
经典春天口语春天亚伯拉罕春天
弹珠般跃动
 
 
2009.1
 
 
玛丽·奥利弗
 
 
一枚恬静。是秩序
银灰色。是寂静
吹拂

墨绿色的菩提树
也在世界之外
吟唱
 
而这是一位少女。
并非最初,十九世纪
的蝶
 
睡莲投下一个乌托邦
横斜长椅
人间:越来越远一只鱼*
 
 
2015.1
2016/3/20
*玛丽·奥利弗著名的诗歌《鱼》。
 
 
读梵高《残缺的女性石膏像》时
 
 
她出现
维斯瓦娃·申博尔斯卡,万籁
轰鸣
阒寂
跪着的女士
没有头颅,手臂 
 
“没有防卫的技巧,我。”
“废弃物不会矫饰,显得自己
是更好的什么东西。”

她的小碎花
不是求爱的花束
维斯瓦娃·申博尔斯卡,万籁
阒寂
 
 
2015.1
2016/3/20
 
 
附:
 
    这组诗初为九首、收入民刊《女子诗报2008年鉴》。2009年7月发现诗人孙慧峰(至今还无缘与之结识、只听子梵梅讲过他是个优秀诗人)曾写过短评,照录如下:
 
    她(荆溪)的写作,不能用任何人任何写作和比较。她完全是她。在诗歌与人的关系上大体有两种情形:
    一、大多人的写作,是人附着在诗歌上,是人在为写诗而殚精竭虑。诗坛和论坛上绝大多数人都属于此列,他们总在找诗歌,结果只找到只鳞片爪貌似诗歌的东西。
    二、有极其少数人,是诗歌附着在他们身上,是他们生命的不可或缺,甚至是命中注定。对他们来说,诗歌是表达的必须,因为诗歌已占据他们的身心,驱策他们去写。德国的策兰等人就是例子,而荆溪也是。
    在这个浮躁加浅薄的年头,诗歌的娱乐性一直大于精神的完全抵达,因此荆溪的诗歌的重要价值不仅难以被及时看到,也鲜有人会对她诗歌里那种超越俗常的灵魂悸动有深刻的共鸣。但这些无法否定一个有真正诗性的诗人的存在,有诗歌良知而深知诗歌为何物的人,总会在荆溪那里,被震撼到哑口无言。
    荆溪的诗,充满激烈的问责和尖锐的自我翻找,是相当突出的精神冲突的产生物,不是那些享受之心可以接受得下来的。它们超然独立,描画的是人类精神境遇的惨烈,这在那些赞美与耽美不止、以小情调的汤匙来搅合语言,获得瞬间快感的轻松做作的写作者面前,是他们不敢探视的深渊,他们稍微一探头去看,就会头晕目眩,弄出若干小资的神经痛来。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荆溪的写作是不是一种神启?是不是一个真正意义的诗歌是来自血肉的磨折与困顿?真的是苦难,尤其是精神的苦难出诗人?如果是,那么我们就很明白,那些搅着咖啡,在安闲生活里自在舒坦的人,写的根本不是诗歌,不过是赋了些小巧心思的内心扭捏与半推半就的语言享乐而已。
 
    2015年初,再写了两首,以及整理了2011—2012年间的十首,汇为二十一首。
    记得十多年前读西蒙·波伏娃《第二性》时候,印象深刻的一句话:“一个人之为女人,与其说是‘天生’的,不如说是形成的。没有任何生理上、心理上或经济上的定命,能决断女人在社会中的地位,而是人类文化的整体,产生出这居于男性与无性中的所谓的‘女性’”。
    生命神秘之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道德经》提出“玄”的概念,“玄”的本义“黑色”。老子将“玄”特征归于物之初态,即物无差异。虽然道家思想中“玄”的概念神秘而难解,从阴阳学说和《易经》看“玄”,还是可以获得较为清晰的认识。在《易经》,“道”指阴阳、男女、黑白的相互转换。“黑暗”的伟大之处在于涵盖一切,包容万物。“黑暗”不仅体现生命神秘,也体现死亡神秘。正是有“无穷”的包容性,“黑夜意识”成为众多女性诗人选用的宇宙本体形象来象征女性精神意识和性征意识,将女性生存本能的一面,女性与大自然的神秘和谐的默契关系予以揭示,从而升华了女性精神意识和性征意识的中心含意:女性的伟大、残缺、并与“黑夜”联系一起。发自女性、艺术、生活、人生、人的观察,观看事物,纯粹、端庄、严肃的态度,他者观你,你也观他,不免面面相觑。
    我以为,女性的本质魅力在“无性思索”,即纯粹的“中央位置”的盘旋、飞行,终端本质显示包容“物我同一”的诗性内涵,有如大自然不可或缺的一个部件。女性的本质魅力其根本还在“母性的统观”。任何时代都可能已经产生、存在着“女性”,概念提出、固定、不断丰赡是后来的知识和需要。  
对女性或女性情感的庸俗化理解即混淆“女人”与“女性”的区别。女人作为女性题中应有之义又被“居于男性与无性中所谓‘女性’”自我消解。“作为一个女性,对于自己的文化身份必须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同样的,作为一个现代知识男性,也应对女性有一个基本的文化态度。”(《庄伟杰、荆溪:70年代末以来华文女性诗歌窥探》)女性作为自身和女性内涵本身不可冒犯。关于女性诗歌作品,写作个人化,有的诗人如郑敏先生不同意与西方女权或女性搅混,有的则认为不作为框条,写作即“解放”。
    20世纪90年代中期“女性写作热”不仅与其自身发展有关,且与消费、商品需求有关。“身体写作”、“私人化写作”等概念的女性写作表现女性受压迫损害和男权话语压抑的历史记忆,试图颠覆男权文化对女性的控制。“女性写作或真正意义的写作应是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写作这是任何写作的本质追求,女性写作应在反思和创造中开拓具有东方特色的文学风采。”“一个人的屋子”,或“倾向”,女性意识拒绝历史。“男的是诗人崇拜者、女性尊重者。”(鲁迅)女性特有的生理、心理体验不被侵犯,女性作品不应(凭借任何理由)被作为消费品。
    2007年初,康城认为我的特点之一,“语言倾向的纯诗”。(《康城:清冽荆溪行》)
    至今,我最关注的仍是语言。
    郑敏先生《诗歌与文化:诗歌·文化·语言》对诗歌语言的有关哲思,即:写作的个人化语言是诗人的故乡,诗歌存在的居所和形式,潜伏发现经验和悟性的宝贵资源,唯有从语言切入方可抵达诗歌本质、本性和本体所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