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荆溪的诗(五首) (阅读335次)



荆溪的诗(五首)
 
 
在白昼与夜晚消失之所
 
 
勇敢的花朵像一碗热汤
地上只有树影伏在背上
 
稻草烛台铺厚房屋花园
眼睛里珍珠,一片岑寂
 
流水在石头里面的生长
光明河满满的臂膀之上
 
——风儿,它吹得轻快
 
 
二十年前
 
 
拿什么拯救?胃里毕加索
和达利,罗马和希腊,和雕塑
总在中午一点
研究一些梦。哦,案牍,敲敲波斯菊
 
被拥堵的汽车噪音啃,捏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竹浦村口烧水墨
尺幅扑哧乐了:鱼的翅,被雾霾
扎了
我们可以到哪里去呢?
 
 
可是
 
 
我又收到了
一封信
没有地址
没有邮戳
藏着
深深的
未来——
一枚崭新的树叶游弋
春光里
 
 

 
 
回忆
是前进的
仿佛未来
一种熟悉的
汽水味
睁不开眼

当动作停顿
侵袭

这仍不能构成最初的
名字——
因谁而起
于是
皈依了谁
在双翼着陆的地点
成为
自己的回忆
 
 
画册
 
 
白已发黄,葡萄中间穿孔,——有个陡峭的岸
跑到储藏间咬着手指的火车震动的睡眠最后达到
一只暖热的手
 
不曾接触
任何
 
一枚树叶
即便,罗兰·巴特,下午时分
或乱伦
 
弥漫的干活儿的人
柞木的性感气息,那种遗忘
和遗忘的形状

直到周末,她变成了一只枇杷,春天
沿着枇杷树怒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