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母亲(三首) (阅读491次)



夜读 

江南篱笆的名字
好几年没碰到
人已经死了 而诗还在
白白胖胖的样子 已成灰烬

诗就在眼前
这很怪异
我一行行默念着
直到念出声响 
好像他在面前说话
他将肤浅的生活展示 
用口水勾兑白干 剪破牛仔裤
但没有咳嗽
他说:“黄明乡从地图上消失”
不 其实是我在咳嗽
字行开始跳动
我几乎忘记他在另外一个世界
窗外树叶簌簌响着
仿佛就要发生什么
 
母亲万岁

母亲唉声叹气
说牙套不好
连抽烟也漏风
她把牙套取下来
我捏着这肉色牙套
感到一阵恐惧
她还用干瘪的嘴唇跟我说
要不是花了800块
真想扔了
一生节俭的母亲
会不会被心疼击倒
我望向母亲的脸
两眼深陷 皱纹密布
两片干瘪的嘴唇蠕动着
我的母亲
好像有一万岁了
 
香港 香港

一匹马  从梦中飞奔而出
经过跑马地
渐渐变成蓝色的飞马
 
在一个街道
飞马驼起五个孩子
一阵风吹过来
吹在马身上
氤氲着一道蓝光

飞马不停地打着响鼻 抖动着鬃毛
不知道要去哪里
不知道要去哪里

2014年 11月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