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史蒂文斯诗选(11) (阅读393次)



    另一种历程
 
古老的岸,粗鲁的海无声翻滚,
就像一只耗竭的鸟,
徒然向巢边挣扎。
 
张着翅膀却不能飞,
爪子抓划光滑的页岩
发出声响,直到被海水荡除。
 
世世代代的鸟都这样被荡除。
彼此追随,
相续在荡除里。
 
若非不能归巢的鸟,
若非它们世界里的代代相续,
这扑向空空的岸的海只会是死的地貌,
 
而不会属于他们行走的大地,
他们活的地方
就不会渗透他们的生存,
 
没有学者,分离而居,
涌出精致的鳍,笨拙的喙,
就不会像人一样感受:万物是他的。
 
※译注:原题为SOMNAMBULISMA,这是一个造词,即在SOMNAMBULISM(梦游症)一词的词尾加一A。中文改译为:另一种历程。这首诗基于对达尔文理论的冥想:谁梦游?谁出壳?
 
 
    人类的绸缪
 
 
夜雨中被包裹的地点和被包裹的时间,
是被一个不变的声音包裹的,
 
除非其开始和结束,
再次开始和再次结束——
 
雨不变,于其里或其外。
就在这地点,这时间,
 
这声音里,不变,
雨一直是同一事物,
 
空中,一把想像的木椅
是一个宏大体系的清晰点,
 
升起在虚无中,夜的椅子,
蓝色踩踏最高之真实——虚幻,
 
那变化之核心,
为变化而生的变化,
 
其间闪耀的是一种生命,
存在之金,意志,命运。
 
※译注:人类的绸缪,对人来说是主观的,但在另一个层面上,却是人之所从由来的显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