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立春》 (阅读354次)



《立春》
 
之后,春天义无反顾的来了。
但之前,冬天太惨不忍睹了。
没有雪,确切说就是没有盛开。
枝头都是干巴巴的。
 
我衷爱的风,也是懒洋洋的。
它吹拂的力度,只能让孤零零的叶子小声地响。
像呻吟,或者呼救。
也像一阵突然慢下来的时光。
 
这里是平原,立春之后,仿佛打开了一片巨大的废墟。
没有出口,也就没有逃。
没有祷告,也就没有对词语的信仰。
 
在梦中挣扎而出,黑已经供养我的身体很久了。
我的肉体却不是黑的,肉体里的血永远是鲜红的。
在立春之后,即使时节发生了变化,风向也会改变。
 
我不回头,我也不轻易许诺。
我有个愿望,也许在立春之后,马上就会实现了。
 
《某个夜晚》
 
某个夜晚,我会失眠。
失眠是蓝色的,我关上窗户,插好插销,不让其他的色彩靠近。
或许因为那些沉静的植物,我总是内疚。
 
黑,依旧悬着,在半空,或者说在高于头顶的地方。
我伸出去的手什么也抓不住。
其实,我一再试图想要抓住什么。
确切说我有时几乎抓住了黑。
但是面对黑,我始终有着强大的孤独。
 
很多人离场。
很多人离开了黑。
很多人在黑里就是一块不发声的石头。
做一块石头,就会加重夜的痛苦。
 
扔出去,砸向夜晚之外。
黑就会归于平静。
这样的黑还需要修复吗?
吱吱呀呀的床,像是做了回答。
 
《空杯子》
 
什么也没有。
它是安静的。
 
如果放了茶水,或者其他的液体。
那么,那些都是一种伤痕。
 
可以一饮而尽,喝个精光。
但一定有什么留了下来。
 
到底是什么呢?
只有杯子自己知道。
哪怕是轻轻的附着,哪怕是微乎其微的碰触,或者欲言又止。
它关乎着整个事件的走势和意义。
 
《在路上》
 
在路上,走着就是一条直线。
走走停停,就会断断续续的,坑坑洼洼的,不是平整。
看起来,很是费劲。
时光不会停止,与你千里相认,需当心风打湿你的眼。
 
错了,不是你的意愿。
重新选择,需打破日渐萎缩的矜持。
坚持走,坚持到中途,就会有文字或者符号跳出来,换一种方式,或者节奏。
 
走在路上,脚不知疲惫。
留下众多不同的脚印。
路通向四面八方,习惯了走路的人,似乎更在意翅膀,或者飞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