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位古代书生的来信 (阅读366次)



一位古代书生的来信


 

岁在甲午,秋光宜人,晴和普被,实负暄之良日也。

一日午间酒后,拥被而卧,梦一古代书生,以长札见示,满纸古奥,字迹类陆机平复之帖,墨绿如茶,潦草难辨,梦中释读多时,不忍弃之,遂录所忆,不计文白,仿佛如下。

 

莼蒲小友足下 

忽焉千载  不免怀人 

你是我挂怀不忘之俊友呀

说不清是庙堂还是江湖风度

秋风已起故园莼鲈之思  你在武昌

吃得这么好  以江汉物产而奉一己之口腹

当罚后世为奴为驴  我亦酒客常思饮

但无知己一觥倾  竹林人不见

琴罢叶还鸣  竹叶在风中翻身而走之后

我去亲吻一个邻家女子的嘴唇

她石化为一株夹竹桃  我徒生幻影

醒后星沉水静  身无碎银

我打了一辆牛车出租回家

病酒一旬  你们都不够朋友

不闻不问  各各寻欢作乐去也

老婆爆栗  罪我痴人

想吾侪之相遇  本性情相投

不意相处多年  把日子就过成了肉与竹

以江左风流的面子  夹酒色财气的里子

用所有的借口  去遮蔽本能的爱欲

实不如当初之未遇也

我等翩翩少年  而今已老  江山依旧峥嵘

那名教的模版  一套接着一套  何能自然

我们热爱的道  像癌症  只堪自伤

只堪自我复制和自我扩散  当初和如今

裸体去游泳  和裸体去嫖娼  像同一件事

玄学的事情  只能体验  无法言说

我们热爱的自然  翻罢身体的山

内心的山  政治的山  文化的山

前面  还是一座不能辨认的山

风雨在蕉叶上写字  像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我撰一篇养生论  再谱一曲广陵散

此即为我之鼎镬  亦为我之斧钺

言说之外的形而上学  或许只有音乐

抽象之物  皆为陷阱

我有无象可辨之优雅  和不能认识的恐惧

我死之时  这有关死亡的美学  亦无可传

小友小友  吾与汝

与此世间万物  都是一张紧绷着张力的弓

美学和暴力必须并生

凡是好的  必被抢夺

凡是稀有的  必被过度消费

吾之风标  胜过汝时代之E奶和长腿车模

然此为吾人感性之宿命  人性之局限

亦为命运之毒品

吾侪亦为嗑药之人  音乐  玄学  书法  美风度

皆如也  如山涧在溪  其纯素清凉入骨

如孤松立绝顶  独揽星月夕光

这自然的生成  胜过所有的人为的设计

造化之美  美在其无所目的

吾侪欲去除这人为之规定

不期然因此  而被完全规定

你们现代的生活啊  有何滋味可言

我欲成仙而汝无所意会

纵然是情欲  也有雅俗之分  文野之别

莼蒲吾友  汝堕此世  已去吾日远

我们当初之焦虑  是名教虚伪的枷锁

我们都清楚  这所谓堂而皇之之物

除了吃的方便  吞噬的方便  夺取的方便

控制的方便等等方便之外
不过只是方便  仿佛如厕

不是么  尿点  就是这般的自然

而不期自然是另一把斧子

而音乐之无所指  也是杀戮的理由

如此世间  有一味普遍的药  如我之散

虽可医人无数  却不免遗祸自身

美和才能  都可被归罪

但无人能辨谁是被选中之人
这个所谓的文明或社会的有趣和可怖

正在于此  哪怕出身贵族  也命如草芥

铸铁和铸剑  既是技艺  也是帮凶

意识形态的牙齿和舌头  闻香即至

汝生不幸  作了那一块荤腥

因只有你  才滋生此种滋味

似鸡  似鸭  似鱼  似蟹  似龙虾

当思汝之所食  即汝之被食之因由也

不一  某某顿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