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4诗稿 (阅读1394次)



 
梦见父母的墓地
            ——祭如在
 
这是清明节之后,你们离世
已有十年之久
此前我也偶尔梦见你们
六个不同的藏身地
但那仍是一个“家”的所在
 
梦见你们的墓地
这是第一次。新草覆盖旧土
两个大小相似并相切的
土墩,墓碑
——跟其他的墓碑相似
 
被镌刻的生卒时间
一条短短的横线照例压缩了
多灾多难的一生。最后
普通的墓地。多么普通
普通如荒草,普通如露水
 
即便梦里我也惊觉
民俗的发明(多么善于安慰),生前
我,我们,不曾陪伴你们
死后,领着一群名字
日夜簇拥安静的你们
 
你们不会再起身
再迁徙,再流离
你们躺在这里,躺在我上学的路边
仿佛跳下路沿我就会到达你们身边
但我怀疑,你们其实不在这里
 
这里只有你们的骨灰
你们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我活着,你们就没有死去——
正是这样,十年了
没有一起生活,但还是一家人
 
2014.4.25.
 
克里斯蒂•布朗(1932-1981)
 
我知道你太晚。是的,不过是
一首诗让我对你产生好奇。
你:爱尔兰诗人、作家、画家。
出生后就患有严重的大脑瘫痪症。
21岁出版自传体小说《我的左脚》。
(多年后,吉姆•谢里丹将据此
拍摄一部风靡全球的电影。)
另有小说和诗集多部行世。
你:在我这个年龄死去。我的同行,
很难想象,一个用脚趾打字的人。
我们:器官健全,什么也不缺(什么也不缺?)
我想起史铁生,一个在轮椅上度过半生的
思想者。他视残疾为一个隐喻。
隐喻一种局限。一间身体固有的牢房。
克里斯蒂•布朗,这牢房,没能锁住你,
却锁住了我。我在牢里,向你的亡灵致敬。
 
 
事故
 
在运输卡车上
撞上高速路的天桥
一只年幼的长颈鹿
当场死了
 
撞上了高速路的天桥
在运输卡车上
一只年幼的长颈鹿
当场死了
 
一只年幼的长颈鹿
在运输卡车上
撞上了高速路的天桥
当场死了
 
 
读书
 
最喜欢做的事,
还是读书。
(可是,读书能算一个事吗?)
多年前,它曾是你逃避劳动的一个借口。
(好逸恶劳,是人的本性吗?)
相比于读那些终无所获的
大部头,你当然更喜欢小册子
比如《太阳城》或《道德箴言录》,
(身陷囹圄,或者太过逍遥
似乎都不利于长篇大论)。
世界上,伟大的书
往往都是未完成的,仿佛有意
留给后人一些暗示。
……未完成,又有多少是完成的?也许
未完成,即是在完成的途中。
 
 
状态
 
1
天气预报说,今天已是小雪。
年轻人又开始庆祝。
节气不是节日,
神不是神仙,
这些,如何能跟他们说清楚?
2
出门,对着头顶的流云
默默地喊了声:请停一停!
3
总有一些留鸟,在此越冬。
画眉?喜鹊?白头翁?
乌鸦离群索居。
此外,永远有一排瓦雀,
并立电线,展览集体的孤独。
4
每一天都在
变短。每一刻
都在变长。
在每次决定和行动之间
都是早些年,不假思索就能
一跃而过的重山,河流,沼泽地……
 
有没有一种
错误
连改正本身
也是一种错误?
5
再也不能装作感觉良好
出门时少穿一件衣服
再也不能装作热情尚存
却在滥用之后
带着深深的内伤
返回、蜷缩、喘息
(像出击未果的狮子)
 
无思,无欲。
在空房子
空窗子后,你
等待灰尘,在夕光里下落
 
 
陌生人
 
 
入冬,添加一件保暖内衣
出门,藏起
骄傲的坏脾气
 
能走着不站着,能站着不坐着
时间,你是
赶不上的,但也不能轻易认输
 
少去人多的地方,去了也要看好
无人想从你这里
窃取的东西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喜欢事情本身
热爱会给你
容易懈怠的激情上,紧发条
 
能早睡不晚睡,能早起不晚起
日三省乎己身
必要时,给自己重复一遍以上叮咛
 
○○
 
的确,多少人,一辈子
也不会遇见梦想的真爱。
只是在恐惧中,
随便
找个人,互相饲养
 
你以为,你也不会遇见。
你已不堪无爱的生涯。
你来到一个门前,食指和中指并拢。
于是你醒来。又一个冬夜的梦。
 
黎明不为梦醒的人提前降临。
夜游神的脚后跟,却
清脆地敲打着屋外的地面
也无情你敲碎你,继续入梦的可能。
 
○○○
 
垂下你骄傲的心吧
你会好受一点
 
你应垂下骄傲的心
哪怕只为好受一点
 
○○○○
 
 
当问候和回复问候成为负担,
请允许我以沉默表达我的祝福。
 
如果你心里没有我,请不必
费力想起,你没有亏欠。
 
我心里也有一个小小的阁楼,
原谅我小心将你藏匿。
 
一颗无名的星辰指引我的生命,
我们相遇的地方即是我们的终点。
 
2014•若有思
 
发现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也不喜欢我,
顿时涌起如释重负之感。
***
甚至不能赞美——
他的敌人认为你在讽刺,
你的敌人相信你在逢迎。
***
比较高级的职位永远供不应求
任何人都倾向于爬上一个不能胜任的位置。
——但是不能说,这是不当的。
***
与其说我不相信人造的神
不如说我更不相信那些造神的人
***
那些好词几乎全都被评论家抢注
并零售给了一些愿意出价的人。
——我为语言叹息。
***
君不见
诗歌因为友谊被抬价
友谊因为诗歌被玷污
***
自作聪明者,与抱残守缺者
从两方面给我们纠正
***
我在你的爱里
从不寻找我需要的东西
我在你的爱里,发现我渴望而不得者
***
我终归是一个渺小的个人主义者
我爱你,我爱个体的人,包括自己
甚于爱人类。
***
相信我
不朽不值得追求,不朽的是生活
 
傻子颂
 
我给过他一串葡萄
傻子连皮带核,全吞了下去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何况这季节的葡萄,实在太甜
 
我看到他和一个男孩玩耍
男孩摔倒了,傻子率先哭起来
仿佛自己的膝盖
也破了,没人劝得住
 
他喜欢看飞机从头顶
飞过,画出奇妙的弧线
他喜欢端起水枪
朝飞机欢乐地,表演射击
 
他喜欢看电视
《动物世界》却让他萎靡
他在一张局促的床上睡觉
傻子的梦里却有真正的雄狮
 
猫性
 
它盖上自己的屎,仿佛藏匿
羞耻。它与鼠辈为敌,
与犬类保持距离。它转移自己的
孩子,甚至遗弃,如果它们
沾染人类的气息。它从食物
摄取水分,视甜品为泻药。
它有良好的脊椎,以及
流动的锁骨。它有六倍于人类的
夜视能力,却又目迷五色。
它在冰雪季发情,挥霍来历不明的
热力。死亡来临时
它习惯安静地走向,某个无人的高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