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雪来了》 (阅读257次)



《雪来了》
 
沙沙,沙沙。
雪在窃窃私语。
沙沙,沙沙。
雪的脚步匆匆。
 
不要在室内饮酒写诗了,也不要在梦幻中等待什么了。雪已经漫山遍野,用反反复复的白在练习着比喻,超越着孤独,覆盖着蜿蜒。
 
有着亲昵的肆意,雪和天空,雪和枝叶,雪和大地,雪和风,雪和行走、飞翔。
雪用盛开,潜入坚硬的墙壁。
用绽放一点点划开了黑夜。
 
还是把所有的雪收入囊中,即使时节变化,即使没有收信或寄信地址,即使打个电话长途加漫游。
得到了雪的全部,就是另一种新生。
雪来了,它收放有度,我却乱了分寸,坐立不安。
 
雪在追赶光阴,收藏伤口,在新鲜的风中,像我随手写下的诗句,那么自然。
 
《离别》
 
回过头去,如果眼里有泪水就擦一擦。
走就走吧,如果一旦走起来,就不要回头了。
 
时间缓慢,却也巨大,一场考验才刚刚开始。
白天黑夜,黑夜白天,无缝链接,每一天,我都在煎熬中度过。
 
孤独寂寞不可言说,唯有思念,能释放一切。
思念有翅膀,能飞翔,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
你在哪里,就去哪里。
 
我是风,或者一种无名的乐器。
我吹拂,或者弹奏。
那些看不见的风景,到底是什么呢?
 
《某个夜晚》
 
那些灯光就在那里,那些黑暗被刺得千疮百孔。
地面上有影子,我看到刺骨的冷漠和飘忽不定。
 
如果黑暗有预谋,那么灯光就会遭遇强大的对手。
它们厮杀。
我是见证。
风是证词。
也是一种伤痕。
 
所有的事物都变重,慢慢下沉。
我看见黑在离场,消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
越来越静,逐渐丧失了形状,没有挣扎,没有了疼痛,也没有了坚硬的钉子。
 
曾热情的发出很多的邀请,但是参与者寥寥无几,兴趣不高。
除了虚无,除了面具,别无他物。
 
《今天天气不错》
 
今天天气不错,我的心情就会很好。
我不由自主地唱出一些曲调,自我感觉很是委婉动听,音韵甜美。可惜我不会填词,否则一定会成为千古绝唱。
 
风轻轻,感觉很是柔软,像是温暖地抚摸。
自由自在,多么惬意,多么简单。
完成了一次穿越,那些色彩开始背井离乡。
 
阳光射下来,像离铉的箭。
大地上的阴影,或者潮湿,或者坚硬,一下子就没有了知觉。
相互允许,获得了形状。
 
车水马龙,密密的,厚厚的。各有所属,各奔东西。各行其道,互不干涉,却暗合着某种节拍。
这样的日子永远在路上。
只能分享,不能占为己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