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4年诗歌小辑 (阅读463次)



   ◎这个人,站在那里
  
    这个人,站在那里
    我说的这个,相距遥远
    没有清晰的人称,无法指代
    而那里,就在对面,相隔一条河流
    仿佛伸手可及,又难以触摸
    你看,语言多么模糊而游移
    远不如一座桥,能够抵达
 
    在某一位置,我们看到了什么?
    键盘一次次敲击对岸的风景
    比如西西弗斯的石头
    小美人鱼和快乐王子
    而真实的风景从不在场
    比如春天的垂柳
    穿过柳叶的一丝微风
    在石桥上停栖
 
    我们与生俱来被言词塑造
    被安放,被驱赶,被填充
    时间和空间都被整齐排列
    甚至连孤独都没有立锥之地
    此时此刻,我能看到什么
    黄昏在河水里缓慢流淌
    而黑夜,即将淹没那座桥梁
    以及对岸,层层堆积的影子

    2014-07-26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
  
    在阿尔弗雷德,一个边境小镇
    我专注于即将到来的秋日
    没有热闹的人群、争吵的情侣
    只有一个异乡人踽踽独行
    此时,桦树剔除了聒噪的蝉鸣
    在等待中倾听第一片落叶的声音
    云朵在天空自在而缓慢地流淌
    仿佛不曾有过夏日驱赶的鞭痕
    而大地依然辽阔宽厚、沉默不语
    飞鸟和蚂蚁,都在享受田野的丰盛
    阿尔弗雷德,一个虚构的去处
    我需要背负多少苦难才能来到这里
    那些爱我的和我爱的人啊
    我已远离你们并请求宽恕
    在这里,语言不能敞开更多的事物
    即使在林荫道上来回徘徊
    我也无法写下,那些忧伤和孤独

    2014-08-21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之二
  
    有时,我们要虚构一件事物
    在那里,恰好容纳秋日的天空
    以及天空下自由的飞鸟
    阿尔弗雷德,秋天即将来临
    我们要准备好简洁的仪式
    比如仰望,沉思,无需说辞
    也不要奔跑,一切都在那里
    比蓝更蓝的蓝天
    与飞同飞的飞鸟
    阿尔弗雷德,秋天即将来临
    我们要远离喧闹的世界
    倾听飞鸟慢慢消失
    天空在翅膀里收拢的声音

    2014年8月21日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之三
 
    不用说,你已经猜出
    在阿尔弗雷德
    秋天是一处隐秘的住所
    是酿造思想美酒的作坊
    饱满的果实以谦逊的姿势
    俯身于即将吹过的晚风
    夕阳在天空缓慢行走
    依依告别相伴的云朵
    此时,微小的事物可以忽略
    譬如匆忙的蚂蚁、陶醉的蚜虫
    随着那片树叶一起飘落
    哦,秋天如此宁静
    正是语词安眠的时辰

    2014年8月25日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之四
  
    阿尔弗雷德,秋天越过沉睡的山峰
    挂满低垂的果实。每一粒果实
    都是世界的真理。或许有一场雨水
    穿过岩石,带走时光缝隙里的灰尘
    所有的生长,那时都归于纯净
    清凉散落在半坡,包裹隐秘的小径
    每一条道路都是秋天的竖琴
    它们弹奏的,是云朵,还是月晕
    今夜,阿尔弗雷德雨过天晴
    月亮缓缓升起,星光点点闪烁
    仿佛一双手,轻拂歧义交叉的花园
    在那里,我们有着相互纠结的迷宫
    以及迷宫里无法言说的睡梦
 
    2014年9月8日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之五
  
    秋天终将离去。阿尔弗雷德
    落叶层层堆积,时间的灰烬
    日渐冰凉。孤独的种子
    留下思想的温度,孕育更大的孤独
    大地沉默不语,泥土自我翻耕
    花朵在凋零中等待绽放
    四季在向死中追溯自身
    只有流水决意而去,不再回到源头
    此时,我站在河边,河流穿过岩石
    坚硬的心肠也会柔软。我知道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就此结束
    那些虚构的事物不会重生

    2014-09-19
 

    ◎云朵低垂 安静慈祥
  
    秋雨过后,天空澄明开朗
    云朵低垂,安静慈祥
    仿佛我刚刚逝去的姨娘
    我是在秋雨声中,听到她的呼唤
    看到她最后的一抹余光
    几个月前,我曾在乡村养老院
    握紧她的双手,九十年的光阴
    象流沙从指尖倾泻,柔软而冰凉
    远处的高岗,有人刨开泥土
    为她量身定制安居的梦乡
    高岗之下,白鹅拍打着池塘
    不知道这即将到来的哀伤
    密匝匝的红麻站立多日
    就要俯身于广袤的原野
    炊烟升起,在村庄上空飘荡
    姨娘,你被炊烟熏黑的脸上
    留下多少祖先的影子
    你可否认出,我那逝去多年
    却依然活着的亲娘
    此时,秋雨过后,天空澄明开朗
    云朵低垂,安静慈祥
    我在仰望中,听到她的呼唤
    看到那无限眷顾的夕光
    (附记:9月2日凌晨1:30,大姨离去,享年90岁。母亲多年前先她而去。一对姊妹终于团聚。)

    2014-09-04
 

    ◎秋雨写满了高岗
  
    秋雨写满了高岗,不愿停息
    那是我的高岗,我此生的归宿
    秋雨中,有谁能翻开沉睡的事物
    又有谁能猜透村庄的谜底
 
    我们的位置已经确定,日渐清晰
    没人能夺走,即使真理也要退缩
    而秋雨,以及文字,不会逃走
    我相信。即使美好的爱情终究散去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秋雨中相遇
    请撑起你的雨伞,照看一生的眷顾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秋雨中消失
    请带走你的雨水,带走这一片泥土
 
    2014年9月5日
 

    ◎对梦境的叙述

    必须对生活警惕,与言词保持距离
    而梦是可靠的,不会背叛自己
    在梦里,迎面的人多么熟悉
    可能是我们的祖先、父母、孩子
    也许碰巧就是来世的邻居
    我们惊异于梦中的相遇。握手、寒暄
    却怎么也叫不出对方的名字
 
    梦是一种形式;真实不会依附于内容
    在梦里,我们有着白纸一般的脸
    紧贴黑暗的墙壁,等待被人阅读
    大风吹起,梦中的酒杯叮当作响
    饮酒的人酩酊大醉,或者早已死去
    只有我是清醒的——时常梦见自己
    张开翅膀,沿着故乡的草屋低低飞行
 
    2014年9月6日
     

    ◎陈述
  
    我想,这就是黑夜的帷幕
    即将拉开。事物带着面具
    等待出场。我所说的事物
    不过是未曾破壳的语词
    意义终将呈现,在时空之外
    更大的帷幕,将世界遮蔽
    仿佛歧义重重的迷宫
    一张张清晰的脸庞
    在相互摩挲中渐渐锈蚀
    此时,如果有一双手
    擦拭语言的浮尘,我们会看见
    流水与流水纠缠,堤防与堤防对峙
    而黑夜,在河床里沉没
 
    2014年9月26日
 

    ◎白桦林
 
    如果我有一片白桦林
    月光下的白桦林
    浸润在水中的白桦林
    亲爱的,我能对你说些什么
    说些什么?月光融化了身影
    只有那些孤独的白桦林
    它们向往着天空,夜晚
    那些孤独的白桦林呀
    就在我的心里,在月光下
    在水中,在最深沉的梦境
    在我们的墓碑旁,多年以后
    是否还有一片白桦林

    2014年10月19日


    ◎无题

    我想,世界就是一粒灰尘
    我们就是那最卑微的部分
    但是,请相信,会有一朵霞光
    照亮这低贱的生命。一粒尘埃
    必须对她致敬。她已融化在
    我们的肺里。蛛网交叉的迷宫
    我一咳嗽,她就吐出殷红的血
    在歧义重重的花园,我们的秘密
    宛如冬季的腊梅,春天的桃花
    我曾经在家乡,在老家的渡口
    看到她,看到她咳血的样子
    一个古典主义女子,那么卑微
    请记住,卑微的女子,就是我们
    真实的血脉,前世或来生的爱人

    2014年11月29日


    ◎无题

    时间的齿轮加速转动
    我们一同等待新年到来
    有人在钟声里复活
    有人在敲钟前逝去
    真理照出镜子的谬误
    欢乐重复哀痛的悖论
    此时,夜色温柔,江水涌流
    万物都在不舍中匆匆而去

    2014年12月3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