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4年部分诗作 (阅读928次)



隆隆诗

有时,站在360度全视角的空间,
绳子插向梦一般的室内,隆隆,隆隆……
声音混搭了高压电和海浪,像个飓风
席卷而来。哦,今日你便宣称:
飞翔需要约束。我说,其实是没有关系,
一个变体,可以让事物隐密,
稍远一点,也可以让你享受空中的
游泳,对身边的界限视而不见,
这就说明需要更深的暮晚,
掩饰所有角色的互动。我说,
从一个区域到另一个区域,八月
合适无与伦比的沸腾,散发着色泽,
隐身衣从你身上轻轻脱落,仿佛影响了
你对半个神话的感同身受。
隆隆!隆隆!我说,你永远都是这样,
抓不住历史的下一秒,正如悬崖下,
草木抓不住纷纷细雨。我说,
这不可靠的比喻啊,很可能是
飘荡千里的翻转。要不然呢,
盛宴怎么会耗尽了你的
一首诗,就像现在,隆隆……
隆隆……命运在你耳边一再响起,
我说,绳子在混乱中没有误会过全景,
你的自由没有误会过你自己。

(赠田晓隐)

2014年8月15日,下午


失眠诗


我曾有过多次失眠,甚至到
天微微亮还这么有精神,就好像
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但是
我从未想过用一首诗去应付,
何止啊,耳边无端的轰鸣,超过了
我和你的同一个频道,都不会
减少一丝神秘性,所以我理解了
你用五首诗解决失眠,或者说,
五首诗其实分裂为魔术志,
那意思是,魔术加紧了美妙的
节奏,分散你的注意力。
目睹夜色越积越多,在暗中,
失眠原本了无痕迹,以及
化为记忆的冒烟,包括在
里面的自我惩罚,无非是被时间
稀释了。你最不能忍受的是
自行车还在缓慢地往上爬,
尤其五首诗的链条缺少了润滑油,
好像称之为路途中的不顺利,
看上去你比我更显得洞察
这个世界。好吧,提前到来的,
咖啡再次点染看不见的方向,
如同不经意的失眠,遭遇了空闲,
带着从未有过的生活,你继承了
钟表,或许无需传说中的回音。
如果你想探究,就该知道我从未
在诗中提及失眠,更别说
彼此会受到一点影响。

(赠憩园)

2014年8月19日


细雨诗

(游连南千年瑶寨)


或许我用石头般的光滑
来证明围拢在特定场景的旅程,
例如在细雨中的千年瑶寨,
像是一场巨大的安静,充满青草味,
云雾从远处涌上来,显得多么
多余。八月的雨伞寻找罅缝,
这样的细节下,并不意味着我们
会迷途在寨子里,犹如迷宫,
取决于我们有没有判断力,通过
破败的墙壁,也是对身边的孤独
一种确认。事实上,细雨中的语境,
连我把握不住,很可能就是
甜润的倾听,直到它漏出
在我额头上,所以无需打伞。
我在我们之外,如无人之境,
感受到了不易觉察的变化,
这让我有点恍惚,细雨还在下,
下得像是隔墙有耳,几乎
会让我远远地落伍了,是啊,
我落伍在雨的后面,但有什么
关系呢。摄影取景于寂静,框定
一片山色,八月显然是喜悦
和蝴蝶释放出来的时间,
包括行走在石阶中蜿蜒的秘密。
在连南,瑶寨完美了古老对我们
的试探,以至于我不得不用
石头替代了诗的光滑。

2014年8月23日


漂流诗

河道的确汹涌不止。野岭利用
怪石嶙峋,比一份指南更为迷人,
就好像天然的涛声只服从秩序,
所有的乐趣在和上帝比速度,并带来
有限的幻象。如果有条件的话,
橡皮艇先于我们,和我们大脑中的
翻腾,在落差与落差之处合演了一场
不带偏见的探险戏,根本不等
我缓过劲儿。犹如起伏不已的遗址,
它还有一个名字叫玄真,但不
受制于遗址本身。在漂流之中,
要说渡它还不如被它渡,换句话,
漂流不限于我们的终点,好似
延伸到我和汉语之间的灰色地带,
衡量九曲十八弯的徊旋,即使偏离
叙述方向。我承认,我比我们
体会到神秘,它其实更像一波未停,
一波又起,远远胜过诗的颠簸。
或者,需要腾空汉语的身体,
才能有水流湍急,在那里,才是
不可测度,远观怎么可能会
漏掉美。当我在瀑布插身而过,
不必回神,凭着从未有过的缓慢
和微妙的忘怀,在浪尖中完成了
从诗到深渊震耳的短短一瞬。

2014年8月24日


遁世诗

比夜更深的是失眠,经过了
玻璃窗的光线,在你的一首诗
不动声色地闪耀,带有隐居的特色。
如果不跑调,雷电也会拥有不止一次
的邂逅,随时遭遇你的写作,
就像挖掘内心的秘密,但你不迷信,
即使是考验你的耐力也不迷信。
所有低音的风景即将耗尽,
也是因为遁世的漫步,你迎接了
一场雨,从来不是倾听的问题。
通过淘淘*滤出你的孤独,正如它的
孤独延展在海天一色的辽阔。
哦,免费的波浪,替代了旧日的
喧闹,有时沉默不会给你判别出
价值,需要适应乏味的距离;
有时翻阅书籍保留少量的走神,
甚至暂停到云朵的一道裂痕。
淘淘趴着一动不动,是你熟悉的
片刻安静,围拢在身边,如同
生来俱有。或许,出于见证,
你居住在同一个靠山近海的地方,
每天写相同的诗,但不意味着失眠
会借用你的双翼在头顶兜圈子,
光线最终沦为累赘的低音。如果可以,
你用一首诗瓦解了一块石头,
并且嵌入到比夜色更深的咳嗽。

(为孙文波而作)

注*淘淘,金毛犬的名字。

2014年8月28日,凌晨


昔日诗

仿佛在悬崖的浩瀚中才有
一次堕落,衬托出我们不妥协的
底线,它有一个好处是:不会
背叛你的记忆,可以不考虑
昔日的缝隙;说到第二个好处是:
你无法察觉细微的声音,
就直接无视它,无视身在异处
的语法,甚至不需要气候的有效性。
以往的日子总是热情不减,
相比之下,身边的猫睡成了
沙发上的一团寂静,而我们则
多了预料的机会,但黎明和傍晚
并不提供尺度。或许,要描绘
缝隙中的风景,必须始于
在梦境之外的清醒,就好像你坚信
你的预料:靠岸的倒影,
会把我们的波浪推得更远,进行
暴雨和小剧院上座率的类比。
当然,前提是你从未输给
你的招数,在那里,刀子不止一次
昔日的锋利,熬夜的报告随时修改为
鬼话连篇,这就意味着我们的
宇宙找回最简单的解脱,每一天
就是反讽性的新相识,彼此
吐着泡泡。要是换作我,手里有
足够的租金,我会从你身上
租借照亮黑夜的堕落。

2014年9月1日,下午


早安诗

最先看见早晨凭借鱼肚白找回
松弛的树冠,越是现实,越是
说不出的孤单。陷入沙发上的
烟雾缭绕,变换着外面无尽的
荒凉。与我想象的不同,它介
于肉身的慵懒和预知之间,仿
佛自由,暂时从写作的驱赶挣
脱出来,它茫然四顾,天空的
波浪不知去向。如果我不提及,
我身上的早晨兴许会被蛙鸣打
破,它其实意味着时间不分快
慢,在交融中吐纳自如。如同
一个不曾有过的默契,我从它
的庇护找回了我,它也从我的
遗忘找回了历史,甚至坐地分
赃。这让我有些慌张,比平时
需要更多的机会抹掉共同的痕
迹,就好像阳台下有无数条藤
枝从早晨走过,至少经过我的
细心修剪。早安,完美的招呼
来自一首诗,完善了我的恍惚。
早安,在我和自由之间,一场
与失眠的斗争就一笔带过,仿
佛不这样,容易会被梦境吞没。

2014年9月4日



远景诗

(widest vistas)

也许是相对于热烈的下午,
但你不介意,旧镇绝无到此一游。
阴影中的波浪,一层一层推进我们
之间的一个界限,或者说,填满
我们和鸥鸟之间的缝隙,仿佛胜任
一切渺小。如果再远一点,你会
找回最简单的快乐,紧接着
从我身边掠过的风吹拂着你的帽子,
并未输给远景。在那里,再脚踏实地
总会有一次伟大的飞翔,就好像
松开了另一个自己,所以沿途
慢慢变小,不是你的问题,而是
大海之处的一个远景,仿佛人生的
宇宙,可以疏忽波浪的缝隙。
九月的海划过直线,不向磅礴
借口气势盛大,甚至不与渔船借口
顺水推舟的比喻,这意味着
从完美的控制挣脱出来。波浪
推进你的背景,在你的眺望中
寻找深渊,寻找我们的一个共同点,
但它混淆了孤独和遥远,通过
我和你的沙滩漫步,才有了
可能的默契。下午在大海之处
即将结束,你是我们的倾听,
就如同你不介意我是我们的倒影。
这里,也许我说;从前,以旁观者
惊心于远景像一种空寂。现在,
溶解于波浪更像一种爱,
消失在晃荡的远景中。

2014年9月11日


海鸥诗

(Kalmaegi)

这并非真正的鸥鸟。只是披着
台风的外衣,穿过云层,好动如游荡的
身姿,试图挤进你的生活。它忠于
当世暴雨,一点不奇怪,我们的确
看不见迷人的羽毛,它比你
更容易环绕着真实,也只有在真实中,
才可能获得人生的功课——
那些咒骂的永不过时,以至于你会想到
那些盛赞的同样也不过时。
它不着迷于这样的命名,但不得
不借用风力,感召我们的近邻,
例如,海浪带着震耳的新方向,
转移你遥远的凝视;而热带其实
和你保持着正儿八经的陷阱,
仿佛不这样,在圈定之前你就
不能自拔。所以,真正的海鸥
会如此稀少,几乎难得惊艳,乃至
惊艳到向下的纯粹,并不取材于
自己的偏见。从天黑到
被压弯了的树冠,它不可能绕开你,
在你身上辨认出奔跑的欲望。
多数时候,我们活在整个世界,
它却活在我们的世界里,这涉及到
微妙的关联,足以令盛大的前景,
被真正的海鸥出卖,就如同
它的飞翔,出卖了你的照耀。

2014年9月16日

秋色诗

秋风淅淅吹我衣,
东流之外西日微。
          ——杜甫

沉着的湖底,或处于失重漂浮,
就好像你遭遇到秋天的碾压,显得
比其他人若无其事,那感觉一定
不是真的,牵扯到金黄的落叶越过底线
自觉向你发出邀请,你才有机会去
判断猫在树上的技艺,其实比你想象
的更容易;真正的秋天,节省了
占据天空的时间,潜入我们的谈论,
或者反过来,一旦触动事物的
隐密性,说明了唯有沉寂配得上
猫的尖细的叫声。要么就是,秋天
游牧于大地并留下粗砺的痕迹,
不意味着会和你划定界限,
甚至不以你兑现一笔礼物而要挟。
相比之下,你所看见全是
淡而无味的赞美,很多细节都是
经过了瞬间,不涉及真相,看上去
仿佛我们早已习惯了。这也难怪,
原本是一场虚无,随着秋天
进入寂静中心,以至于你越来
越分不清今日是何日。或许,
当角色恢复了自由,真正的孤独
到了一首诗必须介入的地步,就像你
需要攀上树枝介入秋天的修辞,
完全不必在意多出来的棘刺。

2014年9月19日


新月诗

月亮纳入山腰上的白云,
为你挖出半个绚烂,乍一看亏大了,
好像你见过的完整在别的地方
表现得月满则亏;而剩下的
半个黑暗,背着你兑现了
独特的整容术,看不出任何漏洞。
只能说你的认真不过是
给足生活的面子,唯一的流淌,
仍在波浪的光线里。寂静
依然是金黄色,有意思的是,
出于对孤独的尊重,你从不挑剔
蝴蝶有没有古老的口音,
以及月亮的意味指向附近浩瀚,
甚至,指向微妙的光影斑驳。
结论是,山顶不乏出色的夜色,命运
更像一个念头,潜伏着闪电,
在你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从而
缓解了自身的压力。或者,
这么说吧,新月的新,越过记忆,
取决于天边上的弯细如钩,
也取决于你眯起眼对黑暗背面
隐秘的见解,即使白云
热衷于时间的疏通。这时候,
如果你还在眺望,表面上,你欠它
凤毛麟角的未来,倒不如说,
你实际欠它一首诗的完美。
至于宿命,你说了不算,
它在偏向早晨的同时说了算。

2014年9月23日


风景从你开始,或九月诗

假设你理解了我的沉默
全赖声音的突破,那么我更好理解了
你迷恋于帝国般的秋天,随便
你扔出一块石头,丝毫不会走漏
半点风声。譬如,我擦拭镜头是为了
比任何声音更接近精确,
仿佛为了稳住恍惚。

风景从你开始。或者九月的美艳
单独停留一会,但你有太多的考虑,
涉及到更多秘密。我必须看待
一个事实:你稍微躲开了秋天的猛烈,
以至于我用镜头不得不召唤
飘香的风景,它在大雁的飞行
探索时间仅剩下的半个悬念。

九月的意味里不乏我们扩大
树下领域。通常情况下,你和草地
之间的完整,取决于你在孤独中
有没有见到大雁。如果不如此,
它可能不会注意到你,更不用说风景
因镜头而误会你。但你不因镜头
而误会过风景,所以我的沉默

排除了天黑之前的悬念。
这九月的少数确实没有其它的请求,
如同你理解了秋天的弦外有音。
它还有一个含义:满坡的植物
替你度过九月,就像那么大的宁静
阳光般地照在你身上,尘世的爱
使你秘密得完好如初。

(致X·X)

2014年9月27日


南方诗

广场在流逝中。死掉的植物
重新回到我身边,碧绿面目全非,
但仍然过滤掉口号的重量。

阳光打在我们的脸上,
好像人生的底线,需要讲究
历史的阴影,又好像迷失于新的气氛。

南方接近金黄的自由,
在那么长的时间,一旦显露出认真,
催泪弹便稳稳接住了礼花。

以至于我抬头看见秋天尚未
松绑内部的激进,反而更像广场里
时间的穿越,不能代替绳索。

仅就汹涌而言,我们无非
学会把完整的身世留给未来,
或者更信任的,其实是要学会

在绽放的礼花中提炼出
翻滚的大海。事实上,我们缺少的
只是技艺上的通达,并且可能,

我几乎没有机会接触
别的秘密,这不涉及雨后的沉默。
有时胡椒随意喷雾,就表明

美味被可疑地掉了包。或许,南方
是南方唯一的伏笔,令黑暗越来
越贴身,广场的缝隙卷入

一首诗游行的杂音。那时我
陷在沙发,猫咪干掉了沙发的睡眠,
大海掠过了沙子的死角。

2014年10月1日


暴雨诗

每一滴雨,致不朽的辉煌。
像是偶然的突破,等待着更大的沉默,
在我们的身边,还会有日复一日的
闷热,仿佛越过了秋天的底线。离最近的夜晚,
它在我们看不见的前方经过
灯火通明,隐现在可疑的生活,
然后就是雨越下越大,大到事物的本身,
在寂静中完美。当我们热衷于
沿灌木接近帝国般的宇宙,
始终是,一次明晃晃的谛听,
遭遇到另外时间的围殴 。更深的
是睡眠,缓缓围绕在更严格的尖叫,
尤其出自于十月的秘密,的确是架不住
我们的感叹。换句话,我们是
暴雨里的又一次轮回,才会触动很多细节,
从远山到近水,潜入古老的自由,
就像一阵风吹过的涟漪,在广场的
不远处,学会永久性遗忘。暴雨
走在街道,无意于昏暗的灯光,
包括暧昧的余音缭绕,也许下一刻还在
虚无,或是现实的寓言。
我们消失在我们宽阔的视野,
这就涉及到我们的孤独消失在世界……

(赠马金山)

2014年10月4日龙岗


慢行诗

(甲午年与田晓隐、辚啸秋游鹤薮古村)

仿佛再也平常不过,
新建筑和破败的房屋之间,
青石板铺就的径路缓缓得好像
在我们的倒影中试探脚步。
旁边的一只狗表现出友善,叼来阳光,
偶尔懒洋洋兜着圈,似乎无视
浮生流年。从侧面上看,
墙壁的斑驳贯穿了整个村落,
但你最先看到的却是宇宙的花纹,
很难理解青山掩映的消失和永生
各占一半。从古树到鹤的环绕,
隔世的典故仍然滞留于迷人的格局,
不涉及我们的无知。或者,
我们在自己眼中的村落漫步,意味着
我们在自己的情绪里,配合了
时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我们
只是在它的前世的倒影,仿佛
加深了隐身于栈道的记忆,
一旦显现,它的世界就会缩短
我们和海之间的距离。所以,
你所熟悉的地气,在最东端的偏僻,
比秋天的风情还深陷其中,
它还用它的面目全非纠正我们
小小的偏见:即将消失的,并不是
它的本身;声名鹊起的,也更
不是它的本意;最重要的,
它的宇宙,就像在我们中间
等待着一次返回。

2014年10月6日


单车诗

靠山的路,行驶如清晨
刚刚拂过十月的南澳,旁边是海,
且只能看见荡树尖的风,
替秋天验收了深渊。我们租来的单车,
意味着向时间租借了
数十公里路程,杜鹃花和岩蔷薇
有些新鲜,像是要通过我们
行驶的间隙进入瞬间,至少甩掉
臃肿的化妆。涛声偶尔在
一首诗响起,在清澈见底的
最蓝中,单独完成僻静的流向,
绝不小于外面的无底洞。
或者说,它让我看见它身上的
一望无际,仿佛我和我们的影子,
全部集中在海边的辽阔。
所以,我们追赶我们的空气,
并且可贵于我们的年龄。必要的话,
我们抛弃我们的错觉,
不管有什么想法,诗,总会
有路的终点。此处有榕树和槐树,
都经历过坎坷不平的人生,
即使在其他地方,也成为它的背后撑腰。
当我们需要慢下来,新的天地将我们
最好的时间完全覆盖,如同
从一开始,被遗忘的肉身安宁
从天而降,就体会到诗伴随景物,
有很深的因果关系。

2014年10月8日


与余丛登梧桐山,或山泉诗

此地无梧桐。以黧蒴为正确,
因酷似梧桐,我们得以渡过绵延。
依照下午的绮丽,攀登沉得
像脑海中隔着一块铁板,人不断地
加深渺小。不合时宜的重口味,
踏叶而行只为嗜风,和嗜山泉,
即使树杈混杂其间也算不了什么。
而下午暗含了亲密的遥远,以及
我们不止一次寻找。稍微泄露
一点天机,它的奇妙就体现
在碧蓝下,委身于幽邃的孤独,
或藏有贼冦的万年草木,委身于
上升的仙湖,甚至胜过途中
那浓密的绿荫,不限于被风吹,
我触摸它身上的遗址,毕竟,
它知道时间的洞穴在哪儿。真正的,
出入溪涧,每个山阪秘而不宣,
就好像天底下从来没有绝人之路,
泉液透澈,大美于暮色的
底蕴,可以无视我们和灰尘
之间的区别。随后,所有的寂寥
落后于光影斑驳,也就意味着
站对了峭壁就是远眺,站错了
边界就唤作春秋的轮回。很多时候,
潺潺的流水,沿在落叶满地上
就是落叶的价;或者反过来,搭在
山势落差上就是山势的价。
见过的烟云也还算繁茂,所以,
它完美了蝴蝶,以至于我们
在蝴蝶的记忆里独处得何其漫长。

2014年10月9日


仙湖诗

(甲午年和育邦、谢湘南、吕布布、余丛夜游仙湖)

夜色似有足音,但足音
尚未被我们试探出古老的微茫。
湖水避开了世俗,但它的原生态保留了
灵魂,用沉默突出我们闷热的背景。

珍稀树木依然碧绿,晓月的波浪
匍匐在天边,它参与的传说不必跑题,
仅围绕我们宽大的叶子,如同固定的老年
强调我们为数不多的时间。

山风仍在倒放,用它的不规则
溅起冰凉而又神秘的斑点,从棕榈到竹林,
其实还有好多椰树,分布于我们路过的
半山腰上,转向到紧闭的庙门。

仅指望天上人间实际不靠谱,
借着湖水的仙气,它懂得死寂,偶尔
颤粟出尚未被我们看到的绚烂,剩下的
本地孤单加剧了我们的走神。

它用虚构交底。出于对阴影的信任,
表面上,留给杜鹃的现实最简单,私下里
我们选择了从前的迷宫,就好像它
毫无疑问动用了出色的骄傲。

有时还真是就地取材,但看起来远远不够,
完全因人而异。至于更深层的隐秘,对比不了
别的地方,乃至斜坡上的荒芜。这不同于
遥相呼应,我们的蜿蜒永无终点和起点。

2014年10月13日


假日诗

本该及时写一诗回赠你,
但一到假期,车辆不在乎排队长龙,
好似你用望远镜,赤裸裸讽刺了
此地交通。一首诗几乎谈不上
有什么顺利,假如你凑巧介于山林
和浩瀚海景之间,见证到
攀登本是它的一种病,甚至
完全占据了巨大的停车场。这难怪,
它并不以时间的秩序解决一切,
也不顾及我对黎明时分的
足够耐心,以至于我想谈论的,
那就是孤立在风景无处可藏的可能性,
实际上,很少有机会在一首诗
达成妥协。所以,一到深秋,
遗忘就那么短,而远眺那么深长,
即使你理解了这一点,
也不意味着可以盲目醒来。
偶尔蝴蝶站在杜鹃花一边,避免了
冒险的代价,除了风声寥寥,
从外面上看,它更接近在
你脑海里蔓延着的雨气。此外,
我看到的半月湾,很像永生的鲸鱼,
在一首诗闪着一缕幽光。好吧,
如果不介意假日的堵塞,你可以
把自己交给它,从中学会漂浮
和舒畅的深呼吸。

(兼致赵目珍)

2014年10月16日


饮酒诗

地铁的速度中,它追赶着我们,
从未耽误同路的时间。一如前提是,
我们从未耽误过饮酒的欢愉。

我们的醉好像是我们身边
汹涌的波浪,确实尚未降低下来。
没错,波浪令隧道越来越长。

假设置身在它的怀旧,舌尖
通常会摸索着美味的政治。当我们
谈论大海时其实是在谈论孤独。

即使如此,哦,酒是好东西——
它有唯一的立场:暗流中它把握了
我们永不降低的雄心。

或者,仿佛与秋天的代价无关,
它凌驾于我们的假象,从而进一步
拓展了器皿里的世界。

而你随时提前下车,在夜色成为
肉身的出站口。我不担心在最清醒的
状态下,尚能分辩出深渊的左右。

需要限制它的坠落,这就牵扯到
它的喷发。我猜,肯定不止遭遇过
红树林和木棉,寂静得可怕。

(给太阿)

2014年10月18日


故人诗

这是唐宋,或是元朝。几乎
不留下蛛丝马迹,就像下午的景象。
而下午是你的,是晚来的风,故人即孤单,
从白云的寺庙开始,启发了
冷山水,高妙于纵横和对现实的洞察,
又用神话强调出一条旧地图。
异地的美术馆,绝对不会是唯一的,
还不到喝酒的时间,但最先看见陌生的
怜悯比秋天还漫长,深色的水墨,
竟如同出尘,一点不过时。

有过的深呼吸,最不能忍受
宇宙的破戒。圆形地气配合了美艳,
看上去像是对外界的澄清,
夜行消隐在水里的夜行,亦或叫僧侣,
任何时候不会停下来,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这对你而言,交流全赖沉默,
比如,需要投入精力才能够在内心
见天地,每个坠落经过了早晨,空气
被雾霾做了手脚,形式上只有一个含义:
完整取决于那些树有没有枝叶。

美不缺少日常的细节,也不缺少
干枯下的流动。呈现依然是秘密的方言,
扩大着雪意的绚烂,其实有很多的
东西仿佛不存在。有时,山水的新,
来自比诗更大的偏远;更有时,
周末很可能湮没了此地历史的差别。
所以,忽暗忽明的身影,便会多出了
草木虫豕,相比之下,天赋表明出
真正的裁断,这完全不涉及
古老的风流,且不在意随时鞭打自己。

(给杨键)

2014年10月19日


洞背诗

……由此我想到,很多年后,
我今天仰望的天空,那厚厚的云层,
也会有另一个人仰望……
                     ——孙文波

雨水在粼粼的海面停了下来。
就好像波浪倾听你的宁静,
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人的仰望,
很可能来自古代,也有可能来自未来,
但不是你的命运。事实上,从仰望中
掂量出时间,它的云层,代表了
即将到来的暮色,覆盖你的厌倦,
又被你的厌倦覆盖,仿佛被大海误解,
连同半熟的晚餐。习俗从虚构中
纠结于不虚构的见闻录,最终指向了
洞背村,譬如悬崖的高度,无意
隐瞒大海的背后。所以,另一个人
一到深秋,便逃避了你的孤独,
或者,你的孤独及时逃避了浩荡,
见不得严重雾霾。一般情况下,
荒路从未背叛过生命的漫游,
哪怕日复一日的毫无目的,也先于
你洞悉的一切,包含着另一个人
遭遇的意味。但有时,仅仅路过
还远远不够,迎接你的是仰望,
不同于现实中的古代和未来,
仿佛是最宇宙的深邃,它倾向于
你内心的雨水,也只有在模糊的
雨水中,你才会像波浪秘密
赢得了大海宁静的信任。

2014年10月26日


龙塘诗

生者为过客
      ——李白

早晨首先会到来,谈不上
新鲜的光,然后晚醒。霜降里的
一个夏日,暂居的龙塘,时而像打上了
我的烙印,它允许我融入;
时而又像寂静的别处,辨认出
我对生活的厌倦,其实它的辨认
兼顾了黑暗记忆。即便这样,
也不意味着我会懂得风水。
如果你来过,就知道龙塘本身没有
任何一个池塘,从来就不是它的问题,
这是没法解释的事。接下来,
有关绕几圈的漫步,它的蔚蓝,
又意味着什么?或者,有关流逝,
它本身的空寂,碾磨着实体的风声,
加深了我的失眠,然后是早晨首先会到来。
出于需要,在那偏僻的里面,稍微
提高到我身后的一个试探,但从未
低于尺度:作为过客,隐含着
对厌倦的习惯,甚至习惯了地铁从高架桥
孤零零驶过龙塘。但早晨首先会到来,
这一点毫无争议。有时,它不因
时间的另一面而显得陌生。
也有时,它不因陌生而对众多面孔
显得拥挤。除了少数树木,我只凭晚醒
确认身置建筑的方位,即使延误了
早晨,也不妨碍最终会到来。


2014年10月28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