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诗五首 (阅读595次)



 
诗人藏书
 
 
如季节中相同的红叶或泛青的黄叶
如治疗流感所需的乙酰螺旋素或头孢拉定
如一些相似的死亡:里尔克、策兰、曼德尔斯达姆
或屈原。如一致的癖好,风景中的黑色
……像瘾君子,把思想的药丸藏在最隐秘之处
或放在瓦尔登湖岸边,波浪里迷乱的新思维
称之为词的金属,随时会发生自燃
……
在任何一个诗人那里,都可以找到一条暗道
找到从夜晚蜿蜒而来的流水,唤醒自己的写作
或淹没自己的写作
 
迟早,这些晦涩的人都将被抛弃
连同他们的伟大和傲慢
 
2014-1-16
 
 
经停武汉天河机场去三亚
 
 
冬天里,雾霭中的出发
虽然与一个身影如期不遇
却可与飞落中的大鸟频频相会
并让自己不断产生盘旋的念头
然后像刺客毫无征兆的从天而降
(巨大的轰鸣声
——喜剧存在于冒险)
 
我于两个小时之后飞向大海
在大海的蓝色之梦里摸出石头
摸出狡猾的芒果螺与彩蟹
摸出一首诗纤细而光滑的尾巴
幸运的话,还会摸出海角天涯
(婚姻中被遗弃的誓言
——已接近海水)
 
站在天河机场明亮的候机楼
跑道上是一个个大鸟陆续起飞
它们是海航的大鸟,亚航的大鸟
它们都将钻进云层消失于天空
它们都将飞向共同的目的——
椰子树,海滨,沙滩,槟榔果
(看谁最先变成
——不可移动的黑礁石)
 
2014-2-2
 
 

 
 
正月初六做客黎族青年诗人唐鸿南家
 
 
阳光在芒果树上结出小金豆
比阳光贵重的是带不走的三角土
它在路边,却是一处望不透的风景
我因坐错车而探望到它的茅草屋
一下子就走进这树丛中隐秘的世界
偏甜的微风袅出百年前的人烟
 
放牛翁的歌谣里必定天蓝海碧
放牛翁的锣声敲碎了垂钓者的美梦
我们围绕着村庄,从泰隆水库
走到这干裂的泄洪渠,辨识着台风
在祖居地前用目光祭奠了英雄
——未命名的这些高山都是圣神的
 
我已经喝下三碗山兰酒
我已经咀嚼了槟榔林的风情了
这会儿,从黎语中跑出一只山鼠
它跑到我的胃里,是一个全新的名词
我知道,还有更多的新词需要消化
落马村。古酸角树。清水诗章
 
2014-2-8 
 
 
 
 
机在黑夜里飞行
 
 
飞机在黑夜里飞行
在看不见的高度,如一只神鸟
飞行在隐秘的轨道,飞过国家的上空
飞过庞大的城市和无数渺小的乡村
飞过场景,飞过虚设的制度
 
飞机在黑夜里飞行
一个简单的常识是你看不见自己了
你的诞生地越发变得模糊直至完全陌生
你保持着绝对的静默,甚至是庄严
你第一次发现其他人的不安
 
飞机在黑夜里飞行
它颠簸在南下的气流里,颠簸在天堂
它偶尔下降旋即拉升,带来眩晕
让你冥想,仿佛看见了那些绽放的曼陀罗
你有了恐惧,内心的压力在增加
 
飞机在黑夜里飞行
你反复告诉自己飞越了险峻峡谷
飞越了污浊的河流,飞越了雾霾发源地
其实你正飞行在刚收获过的甘蔗地
你并未向那片土壤致敬
 
飞机在黑夜里飞行
飞抵新的大陆,飞抵蓝湾海岸线
飞机轰鸣着,颤抖着,它那巨大的灯光
如闪电将静谧的夜空分割成明暗不同的世界
飞机降落了,你却仍在飞翔
 
2014/2/18
 

 
 
坏天气
 
 
坏天气,就是好天气
就是一场迟到的大雨或小雨
给灰头土脸的老街带来小清新
坏天气里适合去街上走走
适合打开窗户换一下污浊的空气
在坏天气里买很多好水果
它们会让你自己逐渐晴朗起来
不再一个劲儿的咒骂倒霉的环保局
坏天气里自然没有白云蓝天
没有温暖的太阳,没有风和日丽
但坏天气里空气绝对是干净的
你不必为你的呼吸系统惴惴不安
你大口的吸氧,要置换掉体内的黑霾
你说一定要画下坏天气
画下这些远离了死亡的人的惊喜
画下这些不断发育的乌云
画下这些湿漉漉的人们在遗址里
喝酒,打牌,睡觉,或者频繁的刷网
我在坏天气里跑到六环外的村子
站在高压线下的田野发呆
我在坏天气曾想干一件大事
涂黑了日子,看不见一丝的白色
我还尝试干一些更离谱的事情
比如听古典音乐,搞点雨打芭蕉的名堂
煞有介事的想想浪漫的岁月
但我并没有去实现这些不错的想法
一整天我都在虚耗着时光
第二天还是虚耗着时光
看着电视里关于PM2.5的生成原理
像个学者反复演算到底还能活多少天
其实,坏天气只是连雨天
但你知道如果雨停了
这将意味着什么
 
2014/2/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