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979年》《洒水车》 (阅读369次)



1979年

那年,校园东南角一株桃树
桃花怒放,粉红色
密密花簇,开得不那么客气 

他身体里也有这样一棵桃树
在讲台上要把他对学生的爱
毫无保留地给出,不吝惜 

校园晨读,他时常碰见
草尖发亮的露水;女学生蒋茂珍
低头叫他柳老师,脸蛋泛出

桃花淡红色的光晕,
有时她
头插梔子花从他身边留下

淡淡幽香。他走上砖砌的讲台 

一瓣荷花在讲桌上,当初夏到来
为什么课堂不见她会说话的眼晴
那桃红,那露水,突然跌落 

碧荷连天的返湾湖,她们去采菱
倾向于木船一边,从浮着菱叶的
水面沉溺——他再也看不见她

低声呼唤他脸上出现的一抹桃红
讲台不再有赠送的荷花。十五岁
的女学生——从乡村校园走失 

十八岁身体里的桃树被折断
桃花飘逝。他明白,从那年开始

——他就爱上了死亡

 洒水车 

雨在下。街道上的洒水车
依旧洒水,它走在自己的程序里

某女士还在谈论某人的死
微信中展示和死者往来的信封 

在死亡的惯性里她收不住脚踪
洒水车在雨中的街道洒水

走在自己的程序里 

他一生都在写,写字,没有封笔
的意思,充满幻觉,仿佛可以 

永远写下去。转弯处洒水车在储水
凡布水管连结到椭圆形的水厢 

热爱会议厅的他退职了还在主持会议
他要面对听众不可中断也无法中止 

洒水车必须洒水无论阴晴雨雪
洒水车不得不走在人为的规定里

谁赋予他权利给人们颁发荣誉
他自以为有责任施予虚幻奖章 

你来及闪躲,洒水车抛出的水线
挟持尘粒,溅脏了你低贱的鞋面

从深深的睡眠之中,你醒来
天色未亮,洒水车还没出发 

你还有时间,打量这段暗夜
荧光屏中一张脸还在广播谎言 

冰上洒水。洒水车经过冰封广场
孤寒的子夜,华灯缓缓退色凋谢 

余光之中洒水车消失在梦幻广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