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冷冬——兼悼陈超 (阅读477次)



               
                冷冬——兼悼陈超

 
茶水在震荡,秋意里的寒,谈话时一层薄冰
俯身时,头颅露了底,是白话还是翻译体?
从乡村叠加的经历,骨子里的文本,草木之灰
又恰逢大地临时拼凑了落叶,踢在脚下如草书
是漂流之书,彼此的中年心境,枯坐多于发呆
城市涂脂抹粉,东方西方,夜,仍旧持诗夜行
 
低处是高处,赌博的骰子掷向黑暗的光。
奋力一跳,就跳了下去,冬天用凛冽谈论你
往日孤独而清澈,电视里花边仍旧艳如糜烂
遗照,岁月冗长中的爬行,肯定非黑即白
不要谈论我们,从北方到中原,有血和云烟
诗集评论集,诉讼,聋,听不到幽微的声音
 
伪造春天是可耻的,小书房里需要四外漏风
语言驱逐着冬天的马群,美学是污泥和茅草
轻之又轻,为流弊所破,没什么是坚实的
抢掠身体的斑点,放纵德行的溃疡,呼啸过后
大地枯萎,词典中苍白的一朵,血不会白流
该置一份田地,两脚黑泥,却可以依凭着白云
 
渎神,白纸上雾气茫茫,羔羊们迎头而来,
别再婆婆妈妈,拿起我们的鞭子,抽,抽打
那个暮气的我。高处总要堕落,电流是自己的
推倒如山的阴影,要放射闪电和清白的决心
万圣节万圣降临,低处的尘土提练着鬼神,
传说,从黑暗深渊里升起,曙光将大白天下
 
2014/10/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