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十六首 (阅读462次)



1、嘘!不需要你出手
 
嘘!
层出不穷的幻象在嚣张,
心的干扰永没有尽头
嘘!
小偷在公然炫耀别人的宝贝!
招摇过巿,一副飞扬跋扈的派头。
嘘!
一些失窃者为逾墙的轻功翘起赞美的指头,
无视屋角行暴作恶的榔头
嘘!
作伪证者众词一口,
沉溺于一点点贿赂的甜头。
噓!
一条弯弯的柔软的马尾
被广告商眼睁睁地说是成两只长角的鹿头,
它的功能居然赢得听众们一阵阵的拍手!
嘘!
当妖精乔装成美女
一个好好的慈面善目的唐僧,
在瞬间的幻觉中昏了头,
居然为真相捻起了紧箍咒。
嘘!
有情有义但好冲动的泼猴,
不得不回花果山原籍
重新为小的们当头
噓!
不要叫屈喊冤,
不要临时抱佛脚,
每一个都是该剐的猪八戒,
每一个都是该绑的沙和尚,
每一个受害者都是被告人的同谋
嘘!
不需要你出手,不需要你出手:
当大海混浊的墨汁退去,
当时间的鲜活被剥去皮,晒成鲞,
诡计多端的乌贼
终究会露出
她轻薄、干瘪的骨头!
 
2014年1月24日早晨
 
 
 
2、画皮
 
一个骷髅
想成为一个美女
已不满足于
复制她的面孔,体形,
还要粘贴她的骨骼,神经
关节脱臼,被拆,一节一节取下来,重新组装出
一模一样的胴体
 
一个骷髅,
想进一步颠覆一个美女
已不满足于借鉴
她的
充满弹性的步法,
挺胸,翘臀
还要模仿这个美女的口红,语气,体味,以及
皱眉头或搔首弄姿的样子
进一步取代
她在T台上亮相的位置与名次
 
一个骷髅
已不满足于抄袭一个美女的头发,
还要剽窃她的眼睛。
 
一个骷髅
想取代一个美女
不仅看上她的纤细的指头,还盯着她的薄而光滑的指甲,
以及在指甲上闪耀的一点点的蓝
蓝荧荧的灯火摇动起来
生命的真实
被反复糟蹋的谎言。
她的脸朝向黑暗的一边
一个骷髅,对一个美女下手了
一刀刀剁下来
血滴下来,
没有一丝犹豫
没有一点痕迹。
 
一个骷髅
已不满足于
成为夜的替身
还要摄取一个白昼的灵魂
 
一个骷髅
镜子里的幽魂
一个人时,她叫东施
在人群里,她叫西施
一个骷髅
千方百计改头换面
想克隆一个美女
一个骷髅
在所有献媚的眼里
已是一个深信不疑的美女
当你的心脏被利刃的寒意顶住时
这才发现
她叫"画皮"
 
一个骷髅
已不满足于抄袭一个美女的头发,
还要剽窃她的眼睛。
2014.7.4
 
3、对白
 
赝品
对一件真品说:
你确实是一件珍品,
稀世之宝 不可多得。
真品说:
我与你有着质的不同
为什么如此赞美我呢
赝品笑了:
因为你我之间的关系顷刻可以颠倒
一锤定音——
珠光宝气的拍卖会
聚焦中心
你成了赝品而我却成了真品
 
2009.10.29
 
4、《原创参展作品》第一百零一号
 
打开一本画集,
取一幅名家A的作品
取一幅名家B的作品
然后复印,放大
放在桌上
分别取一张白纸,取一张透明见底的白纸
先后覆盖在名家A与B的作品上
取一支画笔
沿着清晰的线条与色彩,
作全程式的扫描
将名家A与B的作品,重新组合
然后取一支更大的笔,如法炮制
然后将合成的作品
一丝不苟地移入更大的画框
注明:《原创参展作品》第一百零一号。
落款——另一名家:C
 
2012.5.18
 
 
5、痒之真相
 
是谁?唱着动听的赞歌
一天到晚
围着你的身体转
不顾一切地扑向你的怀抱
一刻不停地哼着恩呀恩呀恩呀……恩呀的
在你的额头,面门
和裸露的臂弯之间萦绕,亲吻
 
“花脚蚊子”的肌肤之爱——
是为了挖取你体内的鲜血!
 
2012.5.21
 
 
6、不用草稿,就
 
描红:描上一些口红
不用草稿,就将卖弄风情的妓女
装扮成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点彩:点上一些水彩
不用草稿,就将滥竽充数的小贩
吹捧成一位高深莫测的学者
 
抹黑:抹上一些内心的黑
不用草稿,就将别人原创的白鹭
颠覆成一只自己画册里的乌鸦
 
2012.6.6
 
 
 
7、这群饕餮者啊
 
你敲碎了我的壳
你吃掉了我的肉
在生活的餐桌上,在
现实的砧板上,在无意识的
牙齿里:
一只被被劫持的海螺,远离大海
被蒸煮,挑剔,剁烂,蘸上调料
壳,在一块块碎裂
肉,被一撮撮咀嚼
你腌制了海的声音
你封锁了浪花的消息
你榨取了我的一切
还吞食了海的声音
那是梦的声音,亲人的消息
铁锤沉重
无路可逃
齿缝坚硬
无话可说
你把痛苦扔得满地都是
冷漠的大海却不吐一个词儿。
你敲碎了我的壳
你吃掉了我的肉,
你还剥夺了我的潜意识里的蓝色
与最后一丝对鲜活的留恋
2012.6.25
 
 
 
2012.6.27
 
 
 8、主人与影子
 
影子从早到晚缠绕着或匍匐在主人的脚底寸步不离,
是为了等待那么一刻疏忽将主人踩扁成脚底的影子。
2012.7.6
 
 
 
 9、影子代替不了别人
 
迈开步履,
你学着别人走相,摇摆,口气
学着别人表情里的一颦一瞥
你甚至学着别人的口臭,哈欠与放屁
别人一点点地将你变成另一个人
你在别人的形象里一步步地丢了自己
你成了自己的别人
你以为成了别人
就可虚张声势
就拥有了具体的一切
当别人回过头来
你只不过是别人的影子
在别人与别人之间
别人的真
永远是你的空缺!
 
2012.6.4
 
 
 
 10、野兽与面具:那些人类黑暗时代的记忆
 

我遇到了披着人类面具的野兽,
不是一只,而是一群
并且越来越多
它们臭味相投,揭开面具
在寻找,舔吻,各自的股缝
很快嗅出特有的气味
确认自已的同类
它们在天空下面公然地撕裂与践踏
有关人类的定义
毁坏人的形象
当人的尊严被一张张地揭开
被踩在地上,
鲜血滴落
和垃圾粘在一起
每扯下一张,大地就疼痛一次
孤独,就像一个人
看见动物园里没有围墙
那些曾经的人类啊
到哪里去了?
人从野兽中走来,
难道仍然要变成野兽?
其实野兽就在每个人类的心里
稍不留神,
就露出了原形
 
 
2014.6.25早晨
 
 
 
11、寓言新传
 
1
一只狼把东郭先生
从无垠的沙漠
逼到悬崖的边缘
它的目光突然露出笑意:
你的心还不够大
送你一句话:
退一步,就海阔天空了
 
2
撑饱了没事干的狼
要寻找娱乐和刺激了
它找到了东郭先生
于是出现了
刚才的一幕
 
 
3
紧要关头
农夫在干吗?
他目睹了一切
似睡非睡
把一把锄头
当作了超级粉丝
抱在一起
似笑非笑
狼早已把他收买
绝招不是砒霜
而是"迷魂"
 
4
惨叫,从深处传来
不像是梦中
我们并不是我
你也好像不是你
突突的马蹄声
早已被错过
 
5
东郭先生变成了狼
狼变成了农夫
接下来的情节
会不会另类?或演绎成
另一则故事?
6
即使将一种恶
追到绝境
一根绳子,一只麻袋,一把锄头
陷阱虽严密,
受困的狼,
再也不会自己钻进去。
 
7
东郭先生,狼,农夫
谁在我们内心的悬崖上
导演了这一场戏?
谁又变成了东郭先生?
 
8
这一刻
仿佛已经停格
永远也不会发生
因为东郭先生,狼和农夫
永远是同一个人
在各自的位置
交换角色
 
 
9
最后一刻
如果让东郭先生
挣扎着
和狼一起
跳下绝壁
又会出现什么情况?
 
10
沙漠和大海是画上去的布景
悬崖已成为一件道具
每一个人都不是无辜的
沉溺于自己的演出
习惯于将每一天的凶险
当作虚拟
 
2014.7.3早晨
 
 
 
 12、天使
 
天使从天上而来
郭美美们在微博里歌颂处子的纯洁
晾晒仿写或抄袭来的情诗
刚刚擦去血迹的刽子手
用掌心的玉米
喂食从屋顶飞来的无知的鸽子,
天使从天上而来
盗贼们穿上道貌岸然的外套
以慈善家的名义
将窃来之物的一滴
捐献给无辜的孤儿园
天使从天上而来
已经无法摆脱
假真,伪善和臭美的纠缠
 
 天使从天上而来——

 
 
 
 
13、目睹一场火灾
 
 
凭借一根短短的火柴头
一朵火苗蹿起来了,像一次出人意料的蹦高
瞬间成为聚焦的中心
她左奔右突,气焰嚣张
对渐渐弯曲,萎缩成灰的火柴根早已不屑一顾
她径自向四面伸出无数的触手,
她竟然盯住了天边的火烧云,
不断攀援,不断进军
高些,再高些、向高,再向高
她认准的梯子是衡量一切的尺度
一堆稻草垛的高度已经不能满足她的欲望
她巧舌如簧,以希特略演讲之激情
利用他人搭建的制高点
模拟着云的盘旋和一群鸟飞翔的姿态
泼出:矫揉造作的形容词和空心的虚词,副词
将一些名词们的虚荣实词们的轻信团团捆绑
也许被黑暗压抑已久
小小的机巧引发剧烈的地裂
一些干躁,易燃的木爿
一些浮躁,苍白的俘虏
听命于一次意外的事变
屈从于一场集体大屠杀
她要尖叫,她要颠覆一切
享受着发泄与报复的快感
风,闻声而来,终于被激怒了
风咆哮着,展开双臂跳起来
越想熄灭她,她从风
凌历的巴掌下避开,反戈一击
反而蹦得比风更高
风被呛得浓烟泛滥,碰了一鼻子的灰……
 
不要理睬,看她张狂到几时!
只有高得不能再高同时低得不能再低的空气
冷静地对众生说:耐心些吧
因为火柴梗、草木灰留在地上的长度
已无法继续提供她自我膨胀的能量。
 
2012.6.20
 
14、影子与光亮
 
势利的影子亦步亦趋
在光亮前的曲意逢迎
是为了黑暗里的自我膨胀
或者虚张声势
她不惜委屈到地,将自己的个性折叠成别人的尾巴
与前进中的铺垫
是为了有一天等到你的一个趔趄
像一根标杆杆步与取的倒下 被颠覆,取缔
在夜的沦陷里,浑水摸鱼。
是为了有一天等到你
像一条灵活的蛇一样被笨重的车胎碾过,
在路面上不留下一溜淡淡的痕迹
但影子不会知道,
只要心存光亮,她就无法靠近
她的阴谋就不会得逞。
影子无法取代
鲜活的真实,无法取代
身体行走的弹性与眼睛的魅力
无法取代即使一丝微弱但仍然坚韧的气息
光亮如同坚壁
影子萎缩下去
一个人的尊严
从被踩的脚底高高地站起
凛凛地挡住了一念之出差的天壤之别
以及企图将白昼混淆成夜的放肆。
2012.6.15
 
 
15、途中所见
 
虚无,不是一个地方
 
最后我们都寄身在那里
一个也不漏:
还没到达时,都以为奔赴不同的地方
然而,我们,作为我们
并不在那里
仿佛我们根本没有存在过
但在生前,虚无,通向各色各样的地方
路过一座公共的建筑叫巴别塔
 
2012.10.15下午14:19
 
 
16、美女,绯闻与真相
 
听到的她,
与看到的她,
想像中的她,
和真实状态中的她,
并不是同一个她。
 
各色各样的传言背后,
有着各色各样的目的。
幼稚者
迷惑于它的炫目;
老练者
轻信了自己的经验。
 
同一个她
可能等于听到的她,
看到的她,
或想像中的她,
但是,无论如何
不是真实状态中的她。
 
 
2010.5.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