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宝物 (阅读280次)



    有些事情渗入人的内心,然后在身体里积淀下来,不时像气泡一样浮出意识的水面,让人惊奇甚至是恐惧。在我童年的经历中,有一件事总是萦绕不去,纠缠着我们这个当时四世同堂、有着四十余口的大家庭,引起了无数的猜忌和隔阂。事情是这样的,早年(也就是民国37年秋季),我的祖父经过长达四十年的积累(从我的曾祖父开始),终于购置了数百亩良田,并且准备修建碉堡,购置火枪,祖祖辈辈的佃农生活终于可以画上圆满的句号了。我们的家族眼看着就要翻身解放了,据说,祖父已经野心勃勃地准备把我的父亲和两位叔叔送进当地最好的私塾,甚至已经筹划好了进入清华大学的前途。然而,这一切还没有来得及付诸实施,家乡已经解放了。由于祖父超出常人的预见力(他观望了两个月,而这两个月是解放军和国民党军队在家乡酣战的关键),再加上他八面玲珑的处事能力,我们家不过划了个下中农的成分。在这静悄悄然而是生死抉择中,我的父亲和两位叔叔还完全不晓得世道变迁的时候,祖父已经偷偷把两大坛子金银埋在了庄园西北方的菜地下。这一过程可能被我家一位远房叔叔瞥见,那位远房叔叔是在祖父的接济下成人的。
  文革期间,大队书记知道了祖父的这一秘密。起先是他们审讯我的祖母,祖母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她天生胆小怕事,惶惶然就用一根草绳把自己吊死在房梁上。书记没有善罢甘休,又把祖父捆起来吊在梁上一天一夜,他的肋骨被勒断了三根,但是始终没有承认有这么几坛子金银。当一切归于平静之时,祖父掘开菜园,然而,土层深处已经什么也没有了。多年以后,祖父说起这事,我们都十分惊奇,对于那几坛子金银的去处充满了惊惧和幻想。据说,金子在土里会随地球的自传而挪动位置,具体挪动到哪里,祖父没日没夜地暗自搜寻,但终无所获。
  祖父并不相信金银会逃遁,他内心里坚持认为,金银被我那位远房叔叔盗了去,而且一定会有家族内部的人做暗线。我的小哥是祖父最疼爱的孙子,小哥反复追问祖父那几坛子金银的去处,小哥也不相信金银会逃逸,他始终认为祖父一直在哪里隐藏着这批宝物,等待他最后时光到来之际,才把这个秘密告诉他。然而,祖父在咽气之时,告诉小哥,那批宝物绝对被我们那位远房亲戚盗走了。
  西北方的那块菜园是我童年最神秘而且是最惊恐的地方。有一年春天,我的堂弟放学经过那个地方,发现一匹白马躺在菜地里。我们那个地方绝对没有马的,那匹白马的出现让家族弥漫在梦靥之中。我的小哥甚至认为那匹白马就是那几坛子金银的化身,它们变成了那匹白马。堂弟在惊恐中结结巴巴叙述那匹白马时,小哥已经悄悄赶赴菜园,他要捉住那匹白马。不消说,菜园里已经见不到白马了。
  祖父去世后,家族就彻底崩溃了。叔叔们围绕着金银的去处开始了无休止的猜疑。有一段时间,二叔家里盖了几间瓦房,亲戚们就开始纳闷,认为凭二叔的能力绝无这个经济实力,肯定是得到了那批宝物。又有一段时间,我的三叔开了一个药店,马上就有亲戚怀疑是三叔变卖了那批宝物。那批宝物像一个不散的阴魂在菜地上游动,在老宅里行走。
  在这期间,菜地里不断发生骇人的事件。有一年夏天夜里,生产队里一个游手好闲的瘸子将一位十八岁的姑娘强奸了,强奸过后竟然丧心病狂地要杀人灭口。据那位如花似玉但也风流成性的女孩向公安干警的供述,就在瘸子抡起砖头猛击女孩的头部之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炸雷,活活将瘸子劈成两半。这件事情成为远近闻名的重大事件,并且得到了公安干警的肯定,他们在案卷里分析,那位女孩绝无杀死瘸子的可能,因为她被强奸后还在回味被强奸时的快感,她已经兴奋得晕了过去,而瘸子也绝无自己劈开自己的工具,因此,瘸子确实被炸雷劈死了,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而更蹊跷的事情还在后头,那年冬天的一个傍晚,那位似乎瞥见了祖父宝物的远房叔叔,去菜园边的水沟里唤回自家的种鹅,天空中大雪纷飞,整个菜园白茫茫一片,远房叔叔没有找到那只白鹅,白色已经消失在白色之中,却看见菜园沟里有一条酒坛大小的黑鱼。黑鱼四周还有一群小黑鱼围着。不用说,那是一条母黑鱼。远房叔叔就想蹲下来抓住那条黑鱼。然而,等到大家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菜园沟里漂起来,身体开始结冰,小黑鱼在牙齿里进进出出。他的死因一直成为家族讳莫如深的禁忌。至于那条母黑鱼,还是我小哥说的,他说有一天那位远房叔叔在梦里告诉了他的遭遇。
  仅仅一米深的菜园沟被抽干,淤泥被挖了三尺,整个菜园都被重新掘了一遍。这些事情都是小哥一人悄悄干的,只有他知道那条黑鱼的来历。按照小哥在梦里告诉我的秘密,那条黑鱼不过是寻找多年的几坛金银的替身。
  我已经在梦里无数次走进那块菜地,其实自从我参加工作以后,再也没有回到过那块菜地。但是,那块菜地的气息依然在我的身体里浮现。昨天夜里,小哥将一口大锅架在菜地旁边,他要在那里吃住,等候那批金光闪闪的宝物。黑夜里我看不清他的脸,他可能并不是我那在稻场上劳作的小哥,也许那是一匹安卧的白马,一声急切的炸雷,或者一条静止的母黑鱼,驮着菜园行走的金光。
2005年10月8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