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俞强二十年诗选(部分) (阅读541次)



 
 
 
大地之舷


满载五谷、风俗与农谚
在流逝的时间里沉浮
梦见弯曲的河道沉积千年的瓷片
被波光磨砺得更加质朴与沉着
发酵的阳光  披裹远方的村落
和每一个孤独的坡面
黧黑的泥土  黧黑的睡眠和古谣
弥漫在大地的肌肤内
祖先的经历被风中的麦芒静静叙述
被犁铧反复咀嚼的泥土
在植物的根须下长久沉睡的泥土
桃花。绿茵。黄叶。飞雪
这四季的波浪
在大地厚实的胸膛上  此起彼伏
饱览沧桑的天空下面
升起一道深黑的脊梁”
 
1993.10.26

钉子的哀歌

我被谁敲打
事物的内部留下了我的烙印
我的另一半断在那儿了
自从被掐住的一刻起
我就有逃遁的欲望
无论我被挤到何处
即使把我的个性连根夯没
我仍然感到自己
被一股相反的力量牵引
即使我被锈蚀的时间牢牢缚住
我仍然有一种向外飞翔的冲动

我的另一半已断在那儿了
谁听见坚壁的内部传来的
那一声撕心裂肺的
叫喊?
         1994.12.3

寓言

一个人用毕生的功夫
打磨着一把刀子
石头和时光被磨成粉末
他的白发雪一样覆盖下来
一把刀子,又亮又快

然后  他站起来
临风而立,刀光和白发
相互掩映
最终 继承这把刀子的
是他仇人的儿子

         1991.5.13

成为一个雨中的中年男人


成为一个雨中的中年男人
从某个童年的日常窗景开始
被溺爱的男孩从姐妹手中一把夺过玩具
在姐妹的哭喊声中,将门撞开
奔向雨中。雨从头发涌向他的额头,眼睛,
流入嘴唇的雨水挤出了盐的苦涩
这个男孩,他占有太多或者份外的爱了
这个男孩,他不知道这是他不该拥有的
他无知地奔向弄堂的拐弯处,
另一端的经历在黑暗中埋伏,等待
这场雨将注定他一生的捆绑与孤独
雨将用更长的迷惘更荒凉的虚无
雨将用更迷惘与虚无的失落
雨将用更密集的手臂向他索取更多的偿还:
有多少颗雨滴,他的内心就有多少忧伤
有多少降雨量,他的记忆里就有多少阴影——
中年比毗连小菜场的街道更暗,雨中一个男人的脚步慢下来了
雨水把他经历里的那个顽梗男孩
早已洗涮殆尽:
雨,盖头泼在脸上,生存的垃圾。
雨,吞没身后的一切,时间的灰烬。
他一声不吭并且脸上没有表情
他的胡子挂满亮晶晶的雨滴。
雨,改变了一切仍没有结束……
而那过男孩早已成为一个雨中的中年男人。
2009.5.22


 
墙与记忆

一道墙的记忆
不等于一个住户的记忆
四道墙站在各自的位置
也许目睹过许多稀为人知的故事

一扇门的记忆
不等于一把钥匙的记忆
四道墙 四个称职的卫士
为它的每一个主人
恪守着缺乏旁证的秘密

一条街的记忆 一个社区的记忆
一份履历的记忆
不等于一幢楼层的记忆
一间囚室的记忆
一座宫殿的记忆 一段历史的记忆
更不等于一道墙的记忆
四道墙
最后 把它的全部记忆
交给了呼啸而来的推土机
           2002.10.16

子夜后的雨

一阵时紧时密的雨声
绷倒了没有边界的跋涉
在一脚高一脚低的泥泞或水洼之上
他踉跄着站起
清晰地看见广场上涌动的他们
是一些晃动的树枝或栏杆影影绰绰的变幻
是走向不同场合的自己
从灯火幽幽的邃道
走在一个人的荒原

梦的疆域要比白昼广阔
也真实得多
每一个人被囚禁在别人的客厅里
他分不清自己在别人的梦中
还是他梦见了别人
而别人也许是潜意识中的他者
或异己部分
在醒来之前
隔着无法证实的忘川或冥河
在醒来之后
面对被雨水冲刷的泥土和石头:
他记不起他们和自己发生了如何的关系
他记不起自己和他们构成了怎样的情景


他想:如果知觉能够像交杯酒一样互换,掺和
或者睡眠穿透床或墙上的钟能够互动
也许一场联欢晚会搬入梦中的场景
但喧闹的人群在梦的暗处只是一个人
每一个人是一只密封的瓮
被曝光的时间深埋
被虚无的潜流劫持
容忍逐渐放肆的雨声,灌入越来越深的耳朵
凌晨1点30分:从睡梦的岸上
投出初春的寒冷和似疏似密的网
在四周布置停当
仅仅开始的似乎与此无关的旅程:
他,一个失眠者,不知道自己是在逃遁还是追寻?

2005.2.18




关系

你是高压线上一股强大的电流
闪烁着愤怒
而我是捆绑你的绝缘体
冷漠得
对此 熟视无睹

你竭尽努力
没有将我击到
而自己
首先短路

我不是你鞋帮上的布
我是无动于衷的塑料 垫在地上
铺在你的面前
拒绝渗透的专注
而你
是激动的水
从桶中溢出

你是咆哮的老虎 龇牙咧嘴
我是铁栅勾勒出的虚无
团团将你围住

2001.4.4


 
影子之歌

我是没有躯壳的影子,我是
四处游荡的影子。影子的心不可触摸
影子常被实体疏忽。哦,你是谁?
你带来的不是温暖,你是暴虐的强光
眩目得令我浑身不安
鲁迅说过:阳光使我消失,
黑暗也能将我吞没

实体是影子的前提,影子害怕实体,
影子不得不追随实体的身后
亦步亦趋

1997.6.7



迷宫

有时候在两条通道中间。
在拐弯处,你不得不接受一种选择。
一个偶然的想法改变了必然的途径
要去的地方被一条无关紧要的走廊
拖延或者否定
你的脚要是能服从建筑的布局
从墙到墙,从门到门
从一条路返回到另一条路

也许你摸索着
真的到达目的地
你早已忘了出发时的动机

1996。6

小刺与疏忽

一声惊叫
心疼的神色
涌上了她的眼晴:
“哎呀,你受伤了!”
她捉住你的手臂
把全身的注意力
集中到一条小小的指缝
一枚小刺
从你的疏忽里
脱颖而出

充满爱怜的眼神
使你感动
又久久叹息
她一脸漠然
“你怎么了?”
心底的呼救没法听见
你的敏感是她的疏忽
一颗心密布
更多更隐秘、锋利的刺
她根本没有看见
1992.9.7







挖掘

整个冬天
我用一把铁锹
朝一棵树的根部
挖下去

旷野上,
再没有第二个人了
只有我的铁锹 在固执地
和下面的泥与岩石 叩心交谈
火花迸溅 并发沉重的回声
我知道 缄默的土地,
总爱把有力的诗句,
埋在那些最深沉的地方

黝黑的根须终于裸露
时间的棱角和重量
已在铁铸般的造型里
烙下了无法磨灭的沧桑
线条的扭曲 姿势的张扬
仿佛是穿越重荷之后
痛苦与欢乐的合唱
在积雪覆盖的泥土冬眠的黑暗之下
我看见了
另一种飞翔

1999年




最后一根火柴


一盒火柴
到我的手里只剩下最后一根了
空荡荡的盒子
一根火柴    如同一个矮小、寡言的孩子
终日畏缩在房间里
使领养他的人    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想    我的手里只剩下这么一根了
我必须用食指和拇指
将它的末端握住    然后小心使用

一朵苍白的火苗终于升起来了
嗫嚅着
吐出幽幽的光晕
落在巨大的风口和空虚里
但它那虚弱的歌声
免不了渐渐暗哑下去

点燃然后蜷曲
化为灰烬
这就是最后一根火柴的命运
我还没有从抽屉深处
摸索到自己的蜡烛
它就在我惶惑的双眼里枯萎了
并留下灼灼的痛感

  1994.10.20  




采石者

绳索犹如抛物线
优美地 垂向悬崖
接着 一个身影鹰翅般展开

三维空间 一面是绝壁
另一面是令人胆颤的虚空

他用錾子和铁锤
一句一句和岩石倾心交谈
岁月和环境
雕凿出他古铜色的背脊
和从容不近的胆魄

孤独 终于上升到
被仰望的高度
坚实的质感受被充分地凸现

看风景的人 清晰听见
阵阵铿锵的回声从半空中传来
2000年



 
家园

连绵的丘陵
掬起了
握镰刀的父亲 抬头时
那一缕深沉的目光
山那边 是蔚蓝的大海呀
风静静吹过
起伏的稻浪 牵动着膨胀着的曲线
犹如一个高大农妇的孕期

炊烟消散了
黑沉沉的屋顶
显露出来
像鱼脊
漂浮在淡紫色的夕光里

1994.7.3


夹在旧书中的信

一本红封面的旧书曾在樟木箱里放过
很多年了,仍然发出奇异的清香。
这是一本诗集,题目:《从彼得堡到斯德哥尔摩》
书中第428面到429页之间,
不经意翻出了一封信
雪白的信封已布满发黄的霉点。
信中夹有一张女孩的照片:
脸含微笑,腰系橘黄色嵌纹短裙
娴雅的体态侧身而立。
左手执着黑边白格子贝雷帽
右边地上摆着一篮好看的花:
红的是玫瑰,黄的是向日葵。
在忧伤的日子里,她的微笑含着鼓励和期待
你几乎忘了那个细雨迷蒙的早晨
四月的店铺。一顶黄色的雨伞,闪亮的燕子
晃过公园空寂的蒙满铁锈的栏杆
栏杆上爬满带刺的蔷薇
那个早晨,也有着安静的樟木的清香
当然,这本书的作者是约瑟夫·布罗茨基
——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一个苏裔美籍流亡诗人,他的糟糕经历
与这封信无关,这一封信是1995年4月
一个下雨天早晨对你一个人的记忆
在生命的内部贮存过,
散发开来的清香——历久弥新。
                              2011.4.23晚


 
把一种岩石搬进诗歌
 
我要摈弃被歌颂过数以百计的月亮和花朵
把岩石搬进诗歌
它们久被抒情的苔藓埋没
更多的是在泥土和水的内部
正是那些笨重的事物
构成了大地的骨架
 
岩石在肉体中为骨  在诗歌中是金
无论裸露和隐匿
雪与火
都无法改变它的品性
把岩石搬进诗歌
是为了抵抗外来的诱惑和内心的毒
拒绝锈和倾斜
 
在一首久被遗忘的民歌中
一块岩石在文字之外平静而卧
我准备好马车和铁锹
独自上山
1991.4.9
 
 
梦见老宅
 
许多来历不明的人,面目模糊
在一幢砖木结构的宅基下面
挖掘出许多方形冰块
说要搬去加工成金币或者商品
 
老宅的地基是古遗址的最高一层
好像在吃晚餐
空中突然飞碟的强光一闪
原来的场景已经不在
 
一截巨形的罗马式的浮雕石柱
你紧紧抱住柱子
发现父亲站在十步之外,表情冷漠,古怪
石柱不住地摇晃起来
你说:父亲,救救我吧
声带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写于1988.6.24,早晨梦后)
 
 
 
神秘之地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记忆中的阳光突然中断
前身是谁?最后又会沦为什么?
流失,一片沼泽翻滚的汪洋
塌陷,一堆大厦瓦砾的破碎
推开冰冷的器械
你不需要强加于身的治疗
 
最荒凉的钟点到了
在无人供奉的颓败的神殿上,谁在窃笑?
一群捉摸不透的幽灵搂着骷髅
祼体狂舞
挤破一切的冲动使你陷于犯罪的绝望      
你多么渴望堕落,死死掐住一个无辜者的咽喉
又想扑到牧师的怀中失声痛哭
你比皈依的人更加真诚
 
你,一个无处言说的地狱:
维吉尔死了,贝亚特利齐也另嫁他人
早已被阎王的刀斧锯成了两半
鲜血淋漓,又衣冠楚楚
支离破碎,又完好无缺
你的自我比别人少了一对天使的翅膀,
你的心灵比别人多了一副沉重的镣铐。
谁梦见了你,你就成为他
本该是给予太阳的地方,对于你
却是一个寒不可测的黑洞。
挣扎,逃离,你越这样,恐惧就越抓住了脚跟
你惨叫着
除了自己,再也不会有第二者听见。
1993.5.30
 
 
履历
 
迷失于半途的蝴蝶,在寻找
另一对翅膀,
美丽的夭亡,在夕阳中一闪
跃出黑暗的深穴,比翼双飞的仍然是形与影的苦恋
遍地的流失,青春献祭上的最后一滴血
失真的面容屈从于人造的镜子
器皿,无法容纳昨日汹涌的一切
窗口依然在窗口的位置上
依偎的灯光已非当初的那一对背影
 
岁月的双脚漫无目的地落在尘土上面
潮湿的鞋内一粒硌人的沙砾在尖叫
渐渐被一路风景吸引的天堂
不过是一堆荒芜烧焦的废墟
寂静在昨日的残骸上蔓延
众魔乱舞的欲之火,使你与她顾此失彼
在火光中,变形的脸,一下子认不出对方
惨烈的声音,空寂,像整捆布匹被斯裂
满地都是你一个人不安的心跳
这时候谁还在回头,留恋与挽救昨天的记忆
简直成了不可宽恕的共愤,免不了
被砌进僵住的冰柱。
 
结满盐花的滩涂,从沉淀的海水中起伏
虚无与恐惧在四周砌起
了坚实的高墙,你像影子一样被囚
举烛无火,热泪滴成琥珀,被时间冻结
你退到了自己的边缘
即使拒绝加入合唱
一种更深的孤独,也会使岸崩溃或者迷失
就像安泰的脚跟在悬空中被大地遗弃
就这样你抱着心灵的碎片
坠落
抛向更蛮荒的大海
或者,干脆送给路口拾垃圾的人。
 
这是怎样的梦魇
一杯无法推却的苦酒,可以一饮而尽
而一颗心要越过自己的苦难
需要的,也许不仅仅是个人的漫长的一生。
 
你的身体,像一只被浆糊粘住双翅的另一只
不可抑止地滑向最黑暗的区域
滑向一个人的地狱
前面,没有共同的约定
双手,没有攀扶的地方
你在彻底的陨落中高喊:“爱人,爱人!……”
而浑浊的寒流早已吞没你的身影
 1994.10.4
 
 
 
夜色温柔
 
闪烁的星空,在街上一簇树叶的反光
与钢琴的旋律里绵延或弯曲
年轻的母亲在教女儿练习《蓝色的多瑙河》,
沉默少语的父亲在一旁喝茶,沉思。
一只猫突然在酒柜边蹲下来
夜,仿佛被驯服,在膝前或者怀中蜷曲可感可触
远方的山岗或小村,有凉亭,寺院或教堂,
并不相识,但一条相同的路
可以引领夜色通过遥远的旅程指向它们。仍然留下
足迹与想象无法攀越和抵达的匿名区域。
跳健身舞的人群与喧嚣一起渐渐退潮,
从娱乐场传递过来的五彩光柱测出空虚并搅拌着
人们的梦境。
广场,带着广袤的黑暗与宁静的听觉,慢慢走近
一扇灯火闪烁的窗户:
夜的深度甚至荒凉
为日常情景中的一个小家庭作注。
2007.11.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