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献给小小 (阅读376次)



    ◎献给小小
  
  我想,那就是小小,飞到树叶上的一粒灰烬 
  玫瑰的裙裾,火光的热度。在夜晚,在幽暗的琴房 
  柔软的腰肢,一小块冰。在手指间融化的水 
  
  春天的水,在指甲上荡漾,火红的指甲 
  她就要戳开一些隐蔽的乐谱,盛开的歌声 
  奔跑,跳跃。在露水里,在小小的唇上 
  
  有无数的蝴蝶飞舞,有爱,有恨 
  前世的犹疑,今晚的约定 
  在小小的房间里。出走,消失。
  
  夜晚的风声越来越急,就要吹开一首诗歌 
  在那里,小小,小小的身体,还在孕育 
  
  2005年3月8日
  
  ◎小小之二
  
  我想,小小,你一定知道克娄巴特拉
  你就是克娄巴特拉,一朵玫瑰里的王冠
  一株雌蕊里的安德雷森,一片落叶
  在尼罗河,在长江,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
  你一定知道,星空为你而铺设
  恺撒为你而生,安东尼为你而死
  
  今夜,风为你而吹,灯光为你而亮
  你守护的窠巢,为你而倾倒
  
  而我,就是急行军的渥大维
  角奎蛇的一道寒光
  
  2005年3月
 
  
  ◎小小之三:放牧流水
  ——香格里拉的分水仪式
  
  小小,你看,群山之巅的那个影子
  她手中的琴弦,就是我们身体的源头
  
  她的手指分辨出山峰的高度,岩石的硬度
  指引流水的速度,安放抵达的脚步
  
  她注视那些,细致的梯田,纵横的阡陌
  一群绵羊围绕的草地,草根下躲藏的蚂蚁
  
  她指引流水穿过岩石,越过堤坝,绕过草地和羊群
  来到这里,在黑夜里停留,在窗外徘徊
  
  小小,你看,群山之巅的那个影子
  她已经率领流水,来到这里,找到了我们的身体
  
  2005年3月
  
 
  ◎小小之四:呼唤
  
  小小,你是一个词,两个单字
  还是一只鸟,一个女孩?
  一个词,你来自哪一个更远的词
  两个字,我们又将组成什么样的家庭?
  
  一只鸟,你是南飞,还是北回
  南北之间,我们有没有擦肩而过的时候?
  
  一个女孩,你的唇咬紧谁的梦
  梦境里,是你的琴声,还是我的雷鸣?
  
  小小,我在说什么?是呼,是唤
  是呼喊小小,还是唤醒自己?
  
  2005年3月31日
 
 
    ◎小小之五
 
 
  隐秘的小小,从大海深处浮出水面
  一条柔软的鱼,她的身体,残留着厨房的香气
  而她的手指,已经触摸到海边的琴键
  
  游动的美人,黑是她的夜晚,白是她的小脸
  她的腮,她的鲮,她饥渴的眼睛,环绕着淡水的皮肤
  曾经的流水,被古老的房间收藏
  
  小小,你的身体里隐藏着太多的声音
  此刻,她们纷纷绽放,在厦门,在钢琴博物馆
  我用击音锤一一敲打,引来海潮的愤怒
  
  2005年9月20日
 
 
    ◎小小之六
 
 
  我看见小小的长发,在黑夜里盛开
  一团金色的火,照亮我的身体
  我身体里最隐秘的河流
  
  就要与她相遇,成为流沙、砾石
  在水中翻滚,推搡,或者沉入宽阔的河床
  为蚌,为珠,为我的新娘
  
  而小小,不过是一位童贞女,一位伴娘
  一个梦里的影子,一张笑脸,一小段歌唱
  水中沉浮的一支火苗,在手上,在渐渐死去的身上
 
    2005年9月27日
 
 
    ◎小小之七
 
 
  小小的词语扮演了我的生活
  我生活在词语之中,从复杂向简单的回归之途
  
  我们绕过了多少事物?事物的目的,以及它们的成因
  这些诗歌注定要发生,为了小小,一个即将到来的人
  
  也许就是追问,你的生着的死,死着的生
  生生死死之中,一个词语,才会露出她的本性
 
    2005年10月4日
 
 
    ◎小小之八
 
 
  小小,请挪开你的双手,在古筝上
  在我的身上,请挣断最后一根弦
    
  夜深人静,虫儿已经睡去 
  请高山退回,让流水重返
      
  而你,应该回到小小的墓穴
  看在秋天的份上,藏起那声哀叹
 
    2005年10月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