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片面的佛头》、《小调·途中小憩》  (阅读383次)



小调•片面的佛头 

中午十二点。你在开会。五六个年轻人 
眼神像鸡尾酒,缠绕着你写写划划的铅笔 
价格 
广告设计图 
目标销售 
投放计划 
笔势力透纸背,刻在米色的会议桌 
像你利落的短发和白色的小西装 

休息区的玻璃墙后 
我与佛头相向而视。青铜佛头 
微笑,收眉,眼观鼻,鼻观心 
长耳垂肩,脸部丰臾 
青黑的发螺 
在日光灯下勾出古门椒图的影子 

身体里的河流,瞬间安静下来 
几十个办公格子桌“嗒嗒”响的键盘里 
你的动作也安静下来 

门侧。武财神红脸大刀 
供台上电子蜡烛和线香时暗时明,像我们 
手指烟头的下一个议题 
渠道发布 
广告 
转介销售 
成本价格拉着市场价格的手 
合同0.1米长的未来 
  
            2014年7月某日中午,等候客户谈业务,其休息室里置一佛头,极美。




《小调·途中小憩》 

樟树在40℃的太阳里闪着白光 
影子和我 
行走在阴影里。喘气。 
高出二伏天的暗蓝玻璃幕墙和 
彩色门面招牌一步步向后 
银行大门前蹲着的石头狮子能点着火 
而空气沉甸甸 
宽阔的大街。路越走越长。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 
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我这个宋朝农夫,且往生辰岗走一遭 
酒店大堂的印度门童 
微笑着,为我开门 
他眼睛里有金色的光 
公子王孙不摇扇,空调凉爽 
放下汗汵汵的身躯和柏油粘鞋的脚步 
放下枯焦的野田禾稻思维 

就这么坐着 
等候再次出发,目的地在千米以外 
某个格子办公桌,那里 
会有一个长发女总监,身着 
新款素色连衣裙,或者 
是一位干练的短发女经理 
电话里,她的声音很柔软 
不像见多识广的职业人 

白胜挑了一担水酒 
唱啊唱 
前程与身后,有七个合谋者 
他们身藏蒙汗药 
腰挎宝刀 
向你捧出香甜的大枣 

不确定。千米之外,在日光下烧灼的 
客户。合同。 
工资。提成。 
给日益冷却的你我搭一线桥 
走进40℃的二伏天 
——芙蓉北路大街很长 

     2014年7月 长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