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对白地的一次删改和解读 (阅读547次)



对白地的一次删改和解读

    酷暑中翻书,偶尔看到白地的早年旧作《陪穆旦旅行》。
    细读之下,我禁不住挥动铅笔,果断地删去了这首诗的后半部分,使其成为一首独具风格的十四行。删去的那部分,属原作已完成的诗句胡乱生发开的废话:多余、杂乱、不成体统。其实,整首诗作为十四行,已经完成,只是作者像大多数写作者一样,在写作过程中,意识不到它的完成,仍在尽情抒发她的读后感。
    原作使这首诗(不客气地说)显得很乱,既庞杂,又臃肿,充其量是一首缺乏节制和修改整理的草稿而已。经过这次砍去后半部分草稿,使其成为一首独立完整的十四行。这样,才与《车过石家庄》相匹配,无论是作为旅行,还是作为十四行写作。因为,《车过石家庄》恰好也是十四行,尽管不是那么标准,但它十分真切地展示了一个过客(即女诗人)在旅途中的形象。‍
    写十四行有种种好处。且不说它是形式谨严的世界通用的古体诗,适宜于发展和发挥各种题材的写作,单单就一种主题的写作,你就可以充分调动集中展示一首诗歌的主题,而不至于毫无节制的自说自话,分散跑题,将其写成漫无边际的多重主题的自由诗。并不是说,这种多重主题的自由诗不好。
    现在,我越来越自觉地陷入十四行这一写作形式中,尤其是中国当代诗人所建立的新的十四行,这与传统的十四行在内容上是有所脱离的,正在逐渐引起人们的广泛兴趣和关注。
    下面,我把删改前后的《陪穆旦旅行》原文抄出,并附作者同时发表的另一首诗《车过石家庄》。

删改前原文:

陪穆旦旅行

                       自爱上诗歌,我从未想到,
                       今天会和穆旦发生关系。
                       他年轻英俊的脸庞充满词语,
                       蓄满时代的水。 

                       丢掉名字,来,轻装而行!
                       瓯江那么优美动听,
                       她在葱郁的地腹上一路弹奏‍ ,
                       哦,老友,那是第几张黄叶?

                       多么洪亮的赞美,赞美庄严的旗吧,
                       星星多少和眼睛有关,
                       太阳多少和人群有关。‍

                       来,帮你剥开老友的那枚糖,
                       教他不必独自欢吃 。
                       甜蜜的方式还有许多,
                       我们不与小孩抢夺。
                       趁这个机会见见这个世纪的新友,
                       他们衣着不一 ,笑容不一。
                       “没有人看见我笑,我笑而无声,,,,,,”  
                        你的宣言与海无关——

                       来,暂时放下译本,放下朗读,
                       与我依肩而靠,坐到黄昏的声音中。
                       说说奥登,艾略特;说说唐璜;
                       说说丰富和丰富的痛苦。

                       把眼眸里多余的光递给我,
                       到我的手心,与我心心相印。
                       趁着月光未散,水还在流,
                       抓紧时间赶路,我们赶——  


删改后原文:

                
                                       陪穆旦旅行
        
                      自爱上诗歌,我从未想到,
                      今天会和穆旦发生关系。
                      他年轻英俊的脸庞充满词语,‍
                      蓄满时代的水。

                      丢掉名字,来,轻装而行!
                      瓯江那么优美动听,
                      她在葱郁的地腹上一路弹奏‍,
                      哦,老友,那是第几张黄叶?

                     多么洪亮的赞美,赞美庄严的旗吧,
                     星星多少和眼睛有关,
                     太阳多少和人群有关。

                     来,帮你剥开老友的那枚糖,
                     教他不必独自欢吃。
                     甜蜜的方式还有许多。‍


附:车过石家庄

                     我就要离开石家庄,‍
                     这里没有一个亲戚和朋友。
                     宽阔的站台灯火明亮,
                     它和别的站台一样,
                     都属于火车。

                     这里的铁轨将被黑夜擦亮,
                     那奇怪的建筑泡入了月光‍。
                     月啊,弯弯地,
                     倒在我的倒影中。

                     我这样坐着:
                     黑衣,长发,握着笔和书;‍
                     左边是过道,右边是车窗;
                     车窗那边,落满了
                     成群的滑行物。


    读白地这首十四行,就像是读一幅典型的德尔沃的画作。诗中恰好出现了他画中常出现的火车站、站台和火车,在月光中浸泡的奇怪的建筑,倒在我的倒影中的弯弯的月亮,以及车窗那边,落满的神秘的滑行物。而诗人则更像是他画中的原型,冷静地注视周围神奇的幻象,梦幻中的一切。
    面对旅途中出现的石家庄,这个短暂停靠的陌生车站和地点,由于“这里没有一个亲戚和朋友”,诗人一下子就被冷处于一个冷眼旁观的过客的境地。尽管,这里的站台与别处的站台没有什么两样,但“都属于火车”,加深了诗人与站台的双向疏离和冷漠。这里,短暂的接触和别人送别的亲和力,都与诗人无缘,更突出了火车作为物和机器的巨大的冷漠。即使火车站的站台,似乎也蒙上了一层超现实主义色彩,折射出那种极端写实的陌生化:“宽阔的站台灯火明亮,它和别的站台一样,都属于火车”,愈加透露出诗人深沉的孤独感和无奈。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诗人出现了幻觉。她看到并预想到“这里的铁轨将被黑夜擦亮,那奇怪的建筑抛入了月光。月啊,弯弯地,倒在我的倒影中”,让人油然想起德尔沃那冷冷的有些怪诞的画面。
    我们完全不必要设想,作者是否看到过那个比利时画家充满梦幻色彩的绘画,而是坚信,纯粹是语境,将‍作者推向一个超现实的氛围。由此,诗人的奇特的想象力,使诗中自然而然地出现了那些幻觉。
    而第二组画面,作者就“这样坐着:黑衣,长发,手握着笔和书;左边是过道,右边是车窗”,在这里,诗人不惜非常写实非常具体地描述自己存在的位置,即在火车上,在自己的座位上,显得不动声色,正非常冷静地处于观察、想象和构思中,内心却经历了一场不为人知的超现实的变化。而“车窗那边,落满了成群的滑行物”,这一景象的加入和发现,使整个画面突然变得生动起来,令人动心而又笼罩着一层神秘色彩。这是整首诗,继“月啊,弯弯地倒在我的倒影中”之后,最出色的地方。
    这首十四行,应该说是白地写得最好的代表作之一。是她最早的描写超现实状态的成熟作品,通篇都是幻觉和梦境般的变形。因此,这首诗最准确的读法,就是像欣赏德尔沃的画一样去欣赏。这是两种不同的艺术经验的相互对应和认同,是诗歌与绘画,在超现实主义道路上的巧妙汇合和神奇一致。‍
    需指出的是,德尔沃通常所画的人物,大多是裸女,但也有例外。缪斯不正是一位这样安静坐着的神秘女子吗?“黑衣,长发,握着笔和书”。

(冯新伟解读) 2013、8、5。09:0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