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封闭:家及家的一些影子 (阅读375次)



封闭:家及家的一些影子

让记忆回到记忆深处
长发的男孩在往事里奔跑
一些叶子鲜亮
在更远的云烟深处
足迹在宿命的里程上闪光
在漆黑的夜晚
兰子看到了她早逝的母亲
一天她听到失语的母亲突然说话
那个早晨,她的母亲在无声的寂寞里
彻底出走……
但是有温暖。像潮湿的墙角
而孩子们,一些年轻的孩子们
早已习惯了与记忆与亡灵对话
没有也不会有人去注意他们
他们将注定一生孤独
无边的雨夜
一些人从记忆的家园走出来
一些人消失

我的父亲是个细腻汉子
他中年丧偶,在一天夜里
他在民办学校的矮房里见到过长长的影子
他一口咬定自己遇到了幽灵
在古老及更古老的家谱里
我们看重宫洺、利禄和女人
没有交叫爱情的东西
一个沉默的家族注定将长期沉默
而宿命,就是家族长期运转的惯性之咒么?
一些少年人和一些少年人会在暴风雨中
寻找并走失
当然,你得清楚
我写这些句子,并不是为了时髦
断掉句子我就可以省些力气
免得把句子写得更长

这时候我得回到刀剑中去
一些古老的破烂被称作古董
爱情也是,可爱情也真的像古董一样可爱么?
没有单相思,只有倾慕和表演
从来没有苦难
有的只是吃力。有人承受三斤重的压力
有人却要承受三吨
我听见旋律响起
我听见歌声响起
我的妹妹兰子的一个同学
昨天还在大马路上蹦蹦跳跳
可今天她让大卡车把记忆给撞掉了
还有我的音乐老师
他的手指也很长,是某音协会员
会谱曲会弹唱
可现在他只是生物机器。不
他连机器也不是了至少他现在不能做弹曲子的机器了
当然,他从此再也不必为难自己做点什么了
也是种酸酸的幸福吗?
我喜欢女人,从她们身上找到甜蜜的记忆
这时候,一个女人走过来
把对着我的那扇门关上了
欲望,欲望,随他妈的穷人消褪吧

                           1997年4月1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