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河北大旱》 (阅读377次)



《河北大旱》
 
雨在逃,在异乡,趋向静止,和荒谬。
河北大旱,几个月了,连云朵都很稀少。
看看田野里的那些庄稼吧,像得了小儿麻痹症一样,让人心痛,和无助。
大街上空无一人,太阳底下没有影子,敢于出门的人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否则一晒就把肌肤晒黑了,甚至脱了皮。
如果有点风,那就是上苍的恩赐了。风走的很慢,我们追逐,甚至很快就超过去了。风的浓热度很大,那是一个团,很不容易破解。
河见底了,鱼跳出来,已毫无意义。
此刻接近于真相,我们期待救赎,所有的等待都是真诚的。一切都慢了下来,连串的动作被分解的支离破碎。
 
《夜行》
 
夜行,意欲避开了喧嚣。
只有自己的脚,和大地在频繁的摩擦,撕扯,碰触,那些都是必须,必须让自己把这一切搞得连贯,自然。
而非做作。
如果没有月,黑就更像黑了,就会黑得一塌糊涂。如果有雨,黑就变得可怕。如果有闪电,黑就陷入狰狞,张牙舞爪。如果再有风,风就是帮凶,风就会把脚步的真相埋葬。
或许是一场梦幻,我总在跑,却总是跑不出脚下的影子。
 
《叙述》
 
絮絮叨叨,像个痴呆的老年人。一定有什么,比如侧重点,比如敏感部位,还比如念念碎。
顺畅些就好,可以放弃使用修辞,或者长时间的停顿。
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纸张受到了考验,它承受的压力简直就是一场杀戮了。
请保持安静,如果有一声怒吼,天会毁灭,地会塌陷。
脚步轻落,脚步在时间里不断的复制,发光,无边无际的扩散。那些都是憋了很久的心事,像山洪暴发一样,用什么也是堵不住的。
比如信仰。
 
《久违的雨》
 
终于来了,畅快淋漓,像矜持的少女大胆扯下了娇羞。
空气也清新了,凉爽了,钻进了鼻孔,侵入了肺,浑身有了质感,力量,精神。
来得太及时了,田野里的庄稼快成标本了,一度被太阳折磨得死去活来。
城外的小河已经断流,远行的鱼儿已经回不了家,此地不是龙门,跳跃也无济于事。
雨来了,一切得以改变。按部就班,恢复了秩序。
没有到最后,一切都不是定局。久违的雨,将重新启动一些被搁置很久的议程。
比如倦怠的激情,还比如不再光鲜的肉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