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是小——献给阿才的情歌 (阅读3132次)



“我的恋人,我将没有声音再为你歌唱,
因为你刺伤了我的喉咙,连着我的心。”
(巴布里亚新几内亚民谣)


一,作为会飞的鸟

在世界的寓意,表面,
啊,你尖叫着!
多么像一只我叫不出名字的雀鸟:
你飞,但是你往往落下来。
一枝玫瑰也可以让你无所是从。
你停栖的树木,却往往让你厌倦;
甚至,你寻找的也不是玫瑰。
多少人为了玫瑰,这种传说中的植物
倾倒,于你的矫揉……
你掠过风平浪静的我们,
使我们惊诧于自己的惶惑。
这是一种陌生的感受,
而你,总是在陌生中一再熟悉起来。
犹如半斤基围虾,
就要爬出即将腐熟的巢穴。


二,作为悲伤而死的小女孩

这么说,你终于开始反抗了。
揪着衣角的手指,绞出你的汁液,
和你的轻蔑。而你几乎没有时间蔑视他们。
还没开始,我就猜到你必定缺席的眼泪。
你抽噎的样子根本比不上她们的斥责,
这时候我觉得你好象我的妹妹,
发生在我身上的,马上就将发生。
是谁?聪敏地掐断你的泪腺,
阻止了一场未遂的谋反?
你的眼睛从未如此明亮过,
那些烤鹅在我们转身的一刹那起飞了。
让我横穿马路去为你买一匣火柴吧,
如此,我们就是英雄的小姐妹。


三,作为传说中的花卉

我热恋于你的拖鞋,正如你反感我的猫。
你在我的幻想里瑟瑟发抖,
你的情人在你的水晶花瓶上方,
弹掉他第一百支烟的烟灰。
真的那么与众不同吗,你的幻想
其实只存在于我的幻想。
“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甚至,我幻想出了你的激昂。
我所摸不到的现实,你负责呈现;
当然,你有义务!他们把你放到领奖台上,
你四下张望,发现我是待发的奖品。
终于,你一步跨进自己的后半生,
留下我在台上放声大哭。


2002-6-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