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五月 等五首 (阅读390次)



小调·五月

五月是天空的宝石
随雨点落在地上
那些值得回忆的人们
在上面走过

而你,蹲在檐下,看
月季红,湿漉漉地
挂满五月的缩影

                2014年5月13日




小调·六月

六月站在门外
点缀几个雀斑的明快的额头
粗壮的眉毛,黑白分明的眼睛
他的手在空中迟疑
汗水沁湿了白色衬衫
像初次相亲的男孩,不知所措

曾经爱过的,现在爱着的
值得重拾心境
把它们排列在明晃晃的阳台上
细细捡点。喝酒,抽烟
开一个中西合璧的音乐会
或者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任六月在之间流动

六月坐在沙发上
眼睛明亮地看着阳光闪耀的窗外
一团浓荫的樟树
一汪碧油油的池塘
无数在社区道路上奔跑的小朋友
金色的宁静安抚着他的紧张

他的手缓缓抬起。收回。
像是要抓住那稍纵即逝的穿堂风

                    2014年6月1日




小调·七月

整整一天,我在丝绸般的
时光里度过。这座城市
在炎热的柏油街道上显示出
她从未有过的安祥

弧形的观景木桥静卧在椭圆池塘
我掰下小面包,看金鱼争食
如同一场华丽的表演
七月在它们背上闪烁金黄的光
两只小喜鹊在栏干跳跃
唱着波光粼粼的歌

紫色的花开了。紫色的葡萄熟了。
白衣蓝裙的女儿,坐在木桥上
翻看她的彩色幼儿书本,一字
一句,像是读出她的信仰:
草丛里,蜗牛的房子变绿了

儿子在怀里睡着了
我抚摸他细腻的背部
我抚摸七月熟睡的手臂,像抚摸
一个纯粹的暗示
忘却了种种困苦的记忆

             2014年7月 于社区




小调·登杜甫江阁

大雨落在江阁屋瓦
不朽的暴戾把世界撕成碎片
我站在大唐安史之乱的三楼
与阁顶飞檐螭吻,看山河飘絮
浑黄的江水像一匹粗糙的亚麻布
在脚下翻滚
雨,在上面书写有力的神秘符号
却不留一丝痕记

我看不见江中橘子州
更远处的岳麓山,藏在雨的阴影之后
我的眼睛被四十不惑的疑惑所伤
一只灰麻雀被雨点击乱找不到方向
城市水泥街道便于地鼠四通八达
而大雨为山河隐藏了众多事物
我爱过的月夜水牛反刍稻草叶的清香
清晨镰刀割草染绿手指的汁水
夏雨聚至打在久旱禾坪扬起尘土
赤脚跑过水田禾兜扎在脚心的柔软疼痛
仿佛它们并未存在过

一艘蓝色的挖沙船,逆流而上
像一头拉旱犂的水牛用尽了力气
黑色的烟仓冒着蒸汽时代的滚滚黑烟
它的与世无争的缓慢
与蓝色亚光的玻璃幕墙格格不入
大唐气象挂在江阁的琉璃瓦当
杜甫隐藏在辽阔的暴雨里

潮湿的国土在他的词语里愈来愈重:
客子庖厨薄,江楼枕席清。
衰年病且瘦,长夏想为情。
滑忆雕胡饭,香闻锦带羹。
溜匙兼暖腹,谁欲致杯罂。
那也是一个雨天吧
一位贫病的小老头,在湿润的草纸写诗
诗歌像雨的呼啸穿过有唐以来的距离
却无法穿透一碗米饭的藩篱

时间漫长,如同遗憾
江阁是漂泊者的土地
我们在三楼看雨,江水滔滔
一只白色的鸟穿过大雨落在阁顶飞檐
然后,毫不犹豫地飞进雨中
仿佛另一场暴雨将从这里开始

     注:杜甫江阁,为纪念诗圣杜甫而建,临湘江,与橘子洲头、岳麓山隔江相望。

        2014年5月 应友人之邀登杜甫江阁后两日,写于韭菜园



小调·随夜晚慢慢深入的未来

不能确定,这安宁是否属于我们
池塘蛙声,石头上蟋蟀的鸣叫
夜色里安静耸立的建筑,和
雨后清凉的风

更多缠着我们的,是
随夜晚慢慢深入的未来
像熟识水性的人,被河底水草缠绕

无数时代过去了
一个时代正在老去
我了解他们大同小异的遗言

而我们,这个时代的继承人
过着与他们并无二致的日子:
怯懦,深惧生活的无常
怀抱一腔与生俱来的爱国之心

也不断寻根,通过族谱与文字
寻求昔日和现今的荣耀,可
拥有荣耀和尊严的事物
人们只关心它的价格和未来升值空间

我们以“针挑土”的精神
种下爱与福田
却屡屡被“水淘沙”的恨与祸水冲走
只能弯腰继续劳作,依旧是
在盐碱地和水旱地里讨收成的农民

在敌我死活中争斗
在达济穷善中进退
在“物与我皆无尽藏”中安身
有人写下忏悔的文字
却无人来清洗他们的罪恶

     2014年7月 凌晨雨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