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悬岩(五首) (阅读440次)



悬岩
 
当所有的东西浮泛上来
相互混淆,否定,嘶咬,漠视,
就像真正的海啸来了
即使你的位置没有动或者没有下沉,
一切的流失已经失去了衡量与观察的尺度
灵与肉已经没有界限:
你将苦于你的坚持
你将湮没于更深的区域。

2012.5.28
 
对白

一件赝品
对一件真品说:
你确实是一件珍品,
稀世之宝,不可多得。
真品说,
我与你有着质的不同
为什么如此赞美我呢
赝品笑了:
因为
你和我的关系顷刻可以颠倒,
一锤定音:
珠光宝气聚焦的地方,
你成了赝品而我却成了真品。
 
2009.10.29
 
 
影子,你真的对我太友好了
 
影子像恶梦一样紧跟着我
撕不去,抛不掉
我进一寸,它跟一尺
我退后一步,它一个趔趄,我差一点
被它绊倒,像真实被一种虚假出卖
我感冒,它咳嗽
我喷嚏,它哈欠
我叹了一口气,它打了一个噎
我结结巴巴,它吞吞吐吐
我飞跑,它踊跃
我转身,它回头
我激情澎湃,大江东去
它船随浪高,泥沙俱下
我绉绉眉,它挤挤眼
我望着它似笑非笑,它看着我嘻皮笑脸
我心生懊恼,它反咆哮了:
谁叫你总是纠缠着我!
我被它反咬一口,有口却难以诉说
只好停下来对影子说
影子,你真的对我太友好了。

2012.7.4夜
 
忠告
 
对于不断膨胀的氢气球
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2012.4.28
 
嘘!不需要你出手
 
 
嘘!
 
层出不穷的幻象在嚣张,
 
心的干扰永没有尽头
 
嘘!
 
小偷在公然炫耀别人的宝贝!
 
招摇过巿,一副飞扬跋扈的派头。
 
嘘!
 
一些失窃者为逾墙的轻功翘起赞美的指头,
 
无视屋角行暴作恶的榔头
 
嘘!
 
作伪证者众词一口,
 
沉溺于一点点贿赂的甜头。
 
噓!
 
一条弯弯的柔软的马尾
 
被广告商眼睁睁地说成是两只长角的鹿头,
 
它的功能居然赢得听众们一阵阵的拍手!
 
嘘!
 
当妖精乔装成美女
 
一个好好的慈面善目的唐僧,
 
在瞬间的幻觉中昏了头,
 
居然为真相捻起了紧箍咒。
 
嘘!
 
有情有义但好冲动的泼猴,
 
不得不回花果山原籍
 
重新为小的们当头
 
噓!
 
不要叫屈喊冤,
 
不要临时抱佛脚,
 
每一个都是该剐的猪八戒,
 
每一个都是该绑的沙和尚,
 
每一个受害者都是被告人的同谋
 
嘘!
 
不需要你出手,不需要你出手:
 
当大海混浊的墨汁退去,
 
当时间的鲜活被剥去皮,晒成鲞,
 
诡计多端的乌贼
 
终究会露出
 
她轻薄、干瘪的骨头!
 
 2014.1.24日早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