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十四行诗选 (阅读370次)



冯新伟十四行诗选(九首)
 
 
幻灯片
 
从那些模仿者批量仿制的赝品中
你看见叙事的弊端。无灵魂和个性
一味机械的袭,比葫芦画瓢,就是
那么乏味,空洞。近就是远,你领教
势利小人的嘴脸:一幕幻灯片,在
文字的酸雨里抽烟,有霉斑和拒燃点
故,如此安排的作息和自由,最终
仍战胜业余。厌烦了遭冷遇的
体验,应该镀金,转化为调整句
读我的色相不如读我的思想来劲儿
外观裸露的肉体、衣饰,如果不燃烧
提供光和热,化为灰烬,其下场
就是腐朽。或坐等收破烂的上门叫嚷
凭窗呆望楼下的小树林,故意拖长尾音
 
2013、3、6
 
 
杂念
 
菠菜长的像大提琴,我是说叶形
快,快用洗菜的手捧住温暖的
不锈钢快餐杯。傍晚,暂时没下雨
天黑前,可上下左右看一眼
潮湿的地,阴晦的天,树冠朦胧的
绿和美。有些杂念的排除还来得及
近视和夜帮我不把事物看的过于清楚
给想象和回忆,留点空间和余地
所以喜新厌旧意味着改变梦想的结构
这首诗我没打算写多长多久,手机
的彩铃,就可以改变它的倾向
重复一个词不是我的风格,而
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是我永远的渴望
譬如这首十四行很随意的开始和变奏
 
2013、3、16
  
 
双重遁
 
看透,看见真相,看的太清晰
人就无法再活下去。诗人与佛教徒
的不同,仅在于贪杯,爱此生
执迷不悟。你甚至说我偶尔也相信
前世和来生,活的并不轻松,是矛盾体
但解脱怎能长期借助于醉生和梦死
一错再错,将生命的大部分时光交给酒
或所谓的佛?李白借酒浇愁愁更愁
说明他并非总是但愿长醉不愿醒,而是
迷恋幻觉与梦,生活在别处。你也一样
因酷爱写作,不幸再也无法减轻
使汉语超重。你瞧,汉诗的社区里
有几个新面孔敲木鱼,遁入空门
是什么果种下了这些诗人的因?
 
2013、3、16午夜2点53分
 
 
翠鸟
 
不再给别人写,我就是我唯一的读者
治疗失眠,看来已无其他灵丹妙药
睡不着,就听一听夜吧,此刻
正有一列火车驰过,整个夜,室外
全是它。与旅行有关的记忆我开始翻阅
但我头脑里,竟然侵入了黑客
往昔的情景被更改了,有的画面被窃取
几个电视上看来的形象总在眼前干扰
证实,我看电视太少,对她们印象深刻
快看那只树上的翠鸟,是我今夜的创造
讲故事的人跋涉着,远远地走到树下
他咒骂着怠工的笔,倒掉鞋里的土
因跟不上我的动作和头脑的加速度
只好被遗忘在纸上,听翠鸟鸣唱
 
2013、3、17午夜
 
 
一支怀旧歌
 
他唱着,追忆那逝去的,,,,,,
月下,跳舞的人一对对像着了魔
你依旧一个人,在屋顶徘徊
深知,在歌声外,你已经变得无用
一支怀旧歌把你带回往昔这很重要
从废纸篓捡回旧稿,就像回收音符
将思念与悔恨都谱成曲调吧
赶快行动,披衣下床,再展试一次歌喉
舒缓的唱,回忆,重现那些旧时光
你仿佛看见月光里,浮现出她年轻的脸
无私的青春也在中文打字机滚筒上留下
爱的歌曲。冬日的毛白杨在窗外
多次发出疑问:是什么原因使她爱上
一个写诗的穷工人?又为何轻率离了婚?
 
2013、3、23午夜
 
 
绿
 
绿,舒展,比快进还慢
但一夜间,还是将树和草染遍
如果请马克-史特兰德来拍
会不会将绿拍的更舒缓一点
像一首诗歌那样慢?
春天,我醒来,模仿一棵树
抽枝发芽。喜欢说绿颜色的漂亮话
这时你如果看见,就表示也听到
我在从新扩展我的空间。相信
一棵树所说的吧,或相信一棵小草
所说的话,绿告诉你的,没有诗多
却非常直观。在我五岁时,它给我
的好奇心,留下了骑在五金厂木工房
外的槐树上,透视绿,这个游戏的美
 
2013、4、5—4、6作
 
 
一个诗人的精神分析
 
一出川就被解构。看来还是相对
封闭一点好。尤其对一位大诗人
或出色的理想主义者而言,陷入变革
之中流,不如仍面壁一隅,继续
反对,观星象,作白日梦。免得浑身
是嘴。以持不同政见为资本。可惜已回不去
当然你有理由六亲不认,就有理由
将一首纯洁的诗,写的沉重、复杂一点
为自己辩护。但你不。而是干脆
设法将其处理的更轻松、更琐碎,哪怕
用平淡、乏味的闲适语重构传统和绝对
你被迫的迁徙和漂泊,以及满腹牢骚
自公元846年以来,还没有谁如此写讽喻体
所以你批完京城批山水,看哪儿哪儿不称心
 
2013、4、8下午
 
 
致某君
 
在中原,我一般从不无端发幽怨
我的企图是与你建立对话关系
极端的你,却徜徉在汉语的笔画内
一度,只顾听吴越软语
退一步的桥,已被拆除
大不了,我眼巴巴地
看着你登上飞机,再飞回
北方去,脑袋里装满山水风物
以北京为圆心,大西南
为半径,画好你的圆
也许,是你的抱负
而穿着燕尾服,飞临波罗的海
似乎,也并不像你说新疆时太遥远
你只需努力加餐饭,戒烟
 
2013、4、9下午
 
 
死寂的空谷
 
黄昏,借助夕阳租赁的余晖
我独自走进一条凄凉的河谷
看眼前狼籍的景象,白天,河谷分明
遭到一场洗劫,那些人刚刚散去
河已断流,不见鱼虾
积水的河滩上有一堆大鸟的羽毛
残骸。在一个接一个死水湾
我一再伫立,失望,注视着浑浊的水
继续往河谷深处走,我似乎
知道一个源头。最后,爬到崖顶
在一株L形生长的粗壮的胡桃树下
我发现崖下清澈见底的深水潭,晃动着
渐渐晃出:一个淹没的人类穴居的洞
呈拱门,水底散落着泡绿的砌石和砖
 
2013、4、10上午记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